華人世界的悲哀 華人世界的幸運


法輪功學員Willem和平請愿
(2003年6月26日以筆名曹靜發表)

這兩天在網上看到紐約市的「僑領」在唐人街對在此派發資料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的報導和照片,心中不禁既驚且哀。我看到被襲擊的法輪功學員WILLEM手里舉了塊牌子,上面寫著:「江澤民因『群體滅絕罪』在海外被起訴!」
是誰將仇恨種入了這些華人「僑領」的心中?
今日的世界充滿了太多的暴力:恐怖分子撞塌了世貿大樓,製造了巴厘慘案;加沙河的兩岸,巴勒斯坦人與以色列人的衝突連綿不斷;謀財害命的刑事犯罪更似乎什麼地方也不能避免。然而,「體面」的「僑領」在另一個國家的土地上出于無來由的政治仇恨和個人偏見而對本民族的同胞大打出手,甚至忘記了這樣做的法律后果的事情,我還真沒怎麼聽說過。
很早以前曾聽過一句話:三個日本人打不過一個中國人,但是三個中國人卻打不過一個日本人。為什麼呢?因為當中國人多到三個的時候,他們就要開始自己打自己了。
這也許很悲哀,但卻形象而真實。以「窩里斗」的規模和殘酷程度來看,共產黨治下的中國堪居榜首。 「肅反」、延安「整風」,「鎮反」、「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歷次的「運動」,歷次的「窩里斗」中,慘死的冤魂不計其數,父母子女和恩愛夫妻聽信政治煽動而反目成仇的人倫慘劇不計其數。發展到后期,共產黨更將一套「95%:5%」的戰術運用得爐火純青,從而成功地實現了對民眾 「100%」的控制。
何謂「95%:5%」呢?就是每次被斗爭和消滅的對象只是「一小撮」,只是「5%」,黨開動所有的宣傳機器向另95% 的民眾說明:這5%如果不被斗爭下去,就會如何如何殃及另95%的人(實際使用的名詞通常是「黨和國家」或「黨和人民」)的生命財產的安全。于是乎,95%的人在黨的帶領下向那5%的「一小撮」和「極少數」發起「秋風掃落葉」和「嚴冬一樣殘酷無情」的群眾運動和斗爭。
被斗的5%只有兩種選擇:要麼「頑固」到底,直至「自絕于人民自絕于黨」──也就是被徹底消滅;要麼趕快轉向,熱切地加入到那95%的行列──于是95%變成了100%,直到下一次再次選出另外的5%來斗爭,如此循環,以至……無窮了嗎?
法輪功可能是第一個例外。鎮壓進行四年了,不管法輪功的人數是象中國官方所說的那樣只有200萬也好,還是象其它一些報導中所說的有一個億也好;也不管有多少人被送進了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甚至有多少人已經被刑求致死,這5%還始終存在,他們並不選擇要熱切地加入那95%,而讓人難以置信地表現出敢于做 5%的勇氣。「95%:5%」的怪圈第一次被打破。
然而,多年以來聽慣了「黨和人民」、「黨和國家」這樣的宣傳的中國人,已經不覺之間被成功地洗腦到下意識地認為:黨=國家=中華民族,再進一步推演,就是黨的總書記「代表」黨,「代表」國家,「代表」著全中華民族和全世界華人的利益和面子。
我們往好處去想,姑且認為紐約的華人「僑領」襲擊手舉「江澤民因『群體滅絕罪』在海外被起訴!」的牌子的法輪功學員就是多年來黨的愚民政策的后果吧!否則一句「江澤民被起訴」哪能在他們心中勾起那麼大的仇恨?
我再一次感到悲哀,為多年來變換花樣的全民洗腦所具有的跨越時間和空間的效力──這裡可是二十一世紀的美利堅合眾國的土地啊!
如果有可能,我倒想問一問這些「僑領」:當初你們為什麼要選擇離開中國?從上上個世紀最早飄洋過海的華人勞工開始,到二十多年前「改革開放」后經久不衰的出國熱潮,如果把所有中國人為了能夠出國所付出和經歷的一切寫出來,恐怕是讀也讀不完的一部血淚辛酸史。那麼多人削尖了腦袋、費盡了心機、歷盡了艱辛,才來到「資本主義」的「花花世界」;甚至許多共產黨的高官,都在國外為自己和自己的子孫后代留下了后路。大家千辛萬苦的,奔的是什麼?逃避的又是什麼?為什麼要把我們千辛萬苦才逃掉的東西,又搬到我們千辛萬苦才來到的地方?
然而,我又感到幸運,為華人世界出現了一個法輪功。
我注意到被襲擊的除了中國人外,手舉「江澤民被起訴」牌子的WILLEM還是個西人。我想WILLEM不見得能看懂自己舉著的牌子上的中文字,然而他的雙手高高地舉著,那張稚氣未脫的年輕的臉上,滿是莊嚴肅穆,彷彿他是在用他的心,而不是他的手,高高地舉著這張牌子。
中華民族在她一百多年的近代史中,見證過鴉片戰爭的硝煙,見證過火燒圓明園的殘骸,見證過日本侵略軍的燒殺掠奪,見證過國共兩黨三年「內戰」中的血流成河, 見證過馬列邪教對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和傳統理念的野蠻摧殘,當然也見證過西方的傳教士到中國傳播基督的教義。然而,一種起源于中國的功法或思想在短短的幾年之間頂著一個最龐大殘暴的政權的壓力而傳遍全世界並深入「洋人」的心,還是第一次。
不過,也許比這一點更值得慶幸的是,法輪功的「真善忍」 正高度概括了中華民族傳統道德理念的精髓,四年來法輪功學員在逆境之中的表現也證明了他們不是在喊口號,而是在踏踏實實地、身體力行地在實踐著他們的準則。將迫害與屠殺訴諸于法律,更是改寫了中華民族暴力抗爭的歷史,而符合了二十一世紀世界文明進步的歷史潮流。只要他們能繼續堅持下去,必將最終為中華民 族帶來真正而久遠的福祉。
看一看法輪功學員WILLEM那張和平肅穆的面容,再看一看扭打、謾罵法輪功學員的「僑領」臉上因仇恨而發生的變形和扭曲,什麼是華人世界的悲哀,什麼是華人世界的幸運,當可一覽無余。



「僑領」花俊雄在謾罵法輪功學員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Jennifer’s Photo Stories (16) 曾錚的圖片故事(16)

看川普國家祈禱早餐會演講有感

一道簡單而可怕的數學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