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师群被告密,原来是为法轮功和九评!

(该文写于2008年12月5日)
今日有朋友跟我提到华东政法大学教师杨师群被告密事件,随手到网上搜了一下,才发现原来“有关方面”之所以这么重视、“已立案侦查”,原来事涉法轮功和九评!
据报道,杨师群因怕麻烦,已把点击已经超过四万多的“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原贴《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从他的博客上拿下来了,但在删除前,这篇文章已被广泛转载,我随便一搜就搜到五份。头两段为:
“今天被领导叫去谈话,说有上《古代汉语》课的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说我在上课时批评政府,还谈到‘法轮功’、‘九评’等内容,上面已立案侦 查。真令我啼笑皆非:政法大学的学生居然还和文化大革命时的思路一样,为了告发老师为反革命,可以不择手段。可悲啊!这几个中国的大学生。
记得在上《古代汉语》课时,我当然会批判一些与课文有关的中国传统文化,在某些传统文化问题上如果与当今有一些关系的话,我也会联系当今和批评政府。但说我谈论‘法轮功’、‘九评’是不是太离谱了,这有必要吗?何况本人并不懂‘法轮功’,也从来没有接触过法轮功’,一句话我还不具备谈论‘法轮功’的资格。”
如果情况真如这份贴子所说,那么现在网上“铺天盖地”的关于此事的讨论就都没有说到正点上。
告密文化固然可怕可恨;然而,如果事情不是涉及到法轮功和九评,那是很难上升到“反革命”的高度的。
因此,我认为,杨师群的贴子是真实的,他确实是因为法轮功和九评被告密的。但他又说他根本没有谈论法轮功和九评,那么那两个“眼睛里已经含有泪水”的学生与他近日无仇,往日无冤,为什么要无中生有呢?
以目前所能看到的有限资料,我只能猜想,因为杨师群说他“在某些传统文化问题上如果与当今有一些关系的话,我也会联系当今和批评政府”,那么是不是他“联系当今和批评政府”的内容,让那两名学生想起法轮功和九评了呢?
如此说来,那两个“觉悟高涨”的学生肯定是接触过九评,或法轮功学员散发的真相资料传单,却因为惧怕或已经被灌入头脑中的仇恨而没有细看,但却似是而非的知道了有此“反动传单”的存在。
虽然以前已感叹过很多事,但当此“结论”一出,还是不得不再次感慨:中共为消灭法轮功、阻断九评的传播,在国人心中又播下多少仇恨!否则,在如今的年代,还会有哪一种其它的“罪名”能让学生到公安局去告发老师?是公安局而不是校方哎!现在攻击“敬爱的领袖”早已不是罪过了。
其实,若说“告密文化”,它的极致在监狱与劳教所里,特别是每个警察都被强压一个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以后。每个学员被安排若干“包夹”,二十四小时监视贴身监视,上厕所都得绑在一起。
我因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时,也曾经历过因半夜炼功而被“告密”的事。劳教所有一整套制度鼓励告密者,告发我的那个,后来就被提升为“班长”,不必再在厨房做苦工,每日坐在门口专门监视别人就可加分。
当一个国家、一个政(邪)党,为了镇压一亿人的“真善忍”信仰,而能把如此的仇恨、偏见和误解塞入到大学生,以致社会上许许多多人的头脑中的时候,能够调动全国1/4的财政收入以及几乎全部警力加红袖章老太太去对付这个全部由老实人组成的群体,能够以大把金钱做诱饵,鼓励大家都来做告密者的时候,华东政法大学出了这么两名“两眼含泪”的女学生,又有什么奇怪呢?
去看一看明慧网上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抓被打被判十年以上重刑甚至被夺去生命,大家就不会这么“惊诧”了。
真相啊,真相,中国人民何时才能拥有真相?
倒是杨师群老师,坦然的承认他因不懂法轮功,未接触过法轮功而不具备谈论法轮功的资格。仅此一点态度,就够他那两个告密的学生、以至许许多多其他同样“不懂法轮功,未接触过法轮功”,却只凭从中共的宣传中听来的那点造谣宣传而想当然的人,好好学一学了。
说来说去,中共何时说过实话呢?为什么它说的关于法轮功的东西,有些人就想也不想信以为真呢?当有人在心中用中共造谣媒体灌给他们的东西嘲弄法轮功的时候,他们难道不觉得这就是“常在河边走,焉能不湿鞋”吗?

1:网友转载之杨师群原贴: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

今天被领导叫去谈话,说有上《古代汉语》课的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说我在上课时批评政府,还谈到“法轮功”、“九评”等内容,上面已立案侦 查。真令我啼笑皆非:政法大学的学生居然还和文化大革命时的思路一样,为了告发老师为反革命,可以不择手段。可悲啊!这几个中国的大学生。
记得在上《古代汉语》课时,我当然会批判一些与课文有关的中国传统文化,在某些传统文化问题上如果与当今有一些关系的话,我也会联系当今和批评政府。但说我谈论“法轮功”、“九评”是不是太离谱了,这有必要吗?何况本人并不懂“法轮功”,也从来没有接触过“法轮功”,一句话我还不具备谈论“法轮功”的资 格。
记得下课时有二位女同学找我,愤慨地指责我怎么能批评中国文化!批评政府!甚至眼睛里已经含有泪水。这样热爱中国文化与中国政府的同学,我很敬佩,你们有这样的权利!但为什么我就没有批评中国文化和政府的权利呢?所以我告诉她们:我也有发表自己看法的权利,如果你们不愿意听我的课,以后不要选我的课就是了。不料,她们居然到上面去告我,甚至还添油加醋地给加我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真让我大跌眼镜。
要知道,这种事情如果说它发生在清朝末年,可能还会有人相信;而要说它发生在民国初年的“五•四”时期,就不会有人相信了。你们知道那时候的青年,已经基 本接受了“民主”、“自由”、“人权”的理念,所以一般不会发生这样的怪事了。而如今,却依然还会时常发生在21世纪的中国,并且就发生在中国的大学里, 这就太让人匪夷所思了。想到最近中国的学校中发生的一系列怪事,我只有默默地为中国的社会和人民祈祷:什么时候中国社会才能走出愚昧?中国教育才能走上正轨?中国的学生才能比较正常的思维?

2:我随手找到的五份网友转载杨师群的贴子的网址如下。为防贴子被删,本人已作网页快照: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Jennifer’s Photo Stories (16) 曾錚的圖片故事(16)

看川普國家祈禱早餐會演講有感

一道簡單而可怕的數學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