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4, 2017

神秘獻金來自何方?

(按:澳大利亞ABC國家頻道2017年6月5日播放的四十七分鐘節目「權力與影響(Power and Influence )」震驚了澳洲朝野各界乃至國際社會。專題片中揭示的中共用金錢收買澳洲政界的現實驚心動魄。
實際上,8年前的2009年,我就已經撰寫文章揭示此次ABC節目中重點揭露的大富豪周澤榮的中共背景。這是不是說明,我還挺有先見之明呢?
其實,看了最近ABC的「權力與影響」這個非常有力度的節目,我一方面有些欣慰,一方面也有些難過。
欣慰的是,我們這麼多年一直在喊的事情,終於有主流媒體和澳洲情報局來跟著一起喊了;難過的是,喊了這麼多年,周澤榮之流,還在全世界大踏步用錢買進……但願更多的人能早日警醒!)
《悉尼晨鋒報》報導:「神秘的周博士的背後(Behind the mysterious Dr Chau)」。圖為周澤榮手持《澳洲新快報》與前澳洲總理何華德的合影。

進入七月以來,澳洲媒體廣泛報導了一位「神秘」的華裔大富豪竟已成為澳洲最大的海外政治獻金捐款人的消息。在十年之中,這位神秘富豪共向澳洲各大黨派捐款200萬澳元,相當於5,284萬新台幣,1000多萬人民幣。那麼這位神秘富豪是誰?他的捐款又意味著什麼呢?
其實,中國媒體早就廣泛報導過這位「神秘」 富豪。早在2002年,新浪網等就刊載過這位富豪——廣州僑鑫集團的創始人周澤榮(Chau Chak Wing)——怎樣把僑鑫集團打造成資產超百億的企業的「光輝歷史」。2003年,周澤榮以20億的身家在「中國大陸百富榜」中排名第24,引起過更多的興趣。

據報導,周澤榮在廣州開發了匯景新城、 廣東外商活動中心、廣州國際貿易中心、廣州富星商貿大廈等鼎鼎有名的大項目,同時也涉足傳媒領域,投資經營《新快報》,並於2004年與《羊城晚報》在悉尼合辦了《澳洲新快報》。
不過,這位「中國富豪」居然是澳洲各政黨最大的海外捐金者這一事實,則是最近才被揭示出來。《悉尼晨鋒報》報導說,億萬富翁周澤榮多年來非常成功的保持了「低調」,也曾多次拒絕採訪要求。直到最近才突然鬆口,慷慨的表示願意支付機票和食宿,安排《悉尼晨鋒報》記者到他在廣州的地產王國一遊。
雖然記者們拒絕了他的慷慨,自掏腰包到了廣州。然而,當他們到達機場時,還是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撼:他們被安排從專門的貴賓通道出機場後,坐在豪華的賓利車中,沿新建的、空無一人的高速公路上到了周澤榮從未向媒體開放過的新的地產王國中。這裡正在建27洞的高爾夫球場、六星級旅店及不會被任何外人所窺見的豪華別墅。球場的草坪只施有機肥,球場內只開電動車,並且在地下走。當打高爾夫球的人走累了時,只需按一下按鈕,由衛星導航系統遙控的高爾夫輕便車就會由地下通道開出來接應。——這完全是普通中國人想也不敢想的奢華。
令《悉尼晨鋒報》記者印象更為深刻的是,周澤榮在中國官場的「暢通無阻」,以及他在選擇向哪位澳洲政治人物捐款時的準確眼光。他不僅是澳洲前任總理何華德、新南威爾士州前州長卡爾(Bob Carr)和伊曼(Morris Iemma)等人的座上客,同時也「投資」「潛力股」,早在現任總理陸克文、財長斯萬(Wayne Swan),外交部長史密斯(Stephen Smith)和農業部長柏克(Tony Burke)等都還「啥也不是」的2004、2005年,就資助他們到中國旅行。
俗話說,「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在2006-08年這兩年期間,周澤榮分別向澳洲聯盟黨和工黨捐贈了98萬、40.2萬澳元。澳洲媒體揭出周澤榮大手筆的政治捐款,當然是擔心:澳洲的政治家們,在接收了這麼多來自海外的捐助後,還能不能保持獨立的立場和清醒的頭腦。
澳洲工黨曾誓言要禁止澳洲政客接受海外捐款,但這項立法未能在參議院通過。
綜合各方面情況看,澳洲媒體的擔心不無道理。凡在中國呆過的都知道,能夠像周澤榮這樣呼風喚雨,「開車走反方向都行」的,沒有很深的官方背景,根本做不到。
其實,周澤榮自辦的《澳洲新快報》,已或多或少透露了這點。去年四月,北京奧運火炬到達堪培拉之前,《澳洲新快報》曾以《本報千面國旗送抵留學生手中》為題,高調報導「由新快報發起的『支持聖火傳遞,國旗紅遍澳洲』活動正在按部就班的開展中」,「1000面中國國旗自廣州順利送抵悉尼,在《澳洲新快報》的配合下,其中的300面已經轉交學生組織代表。」
另外,周澤榮還是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的名譽會長。眾所周知,此「和統會」是中共的統戰工具,那麼手持澳洲護照的周澤榮的紅色背景,不是呼之欲出嗎?
聯繫到前中共駐悉尼政治領事陳用林所揭露的中共對澳洲全方位滲透的「大周邊」戰略,很容易讓人勾畫出這樣場景:中共為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除了在中國加強控制外,在海外亦全面滲透和「出擊」;而出擊和滲透的「方位」,當然又首推政界與媒體。
於是我們就看到了澳洲最大筆的海外政治獻金來自人均國民收入比澳洲低二十多倍的中國這樣的「窮國幫富國」的怪象;同時也看到,《澳洲新快報》這樣的媒體,已經具備在澳洲發起數萬人的「奧運火炬保衛戰」的能力。
去年四月北京奧運火炬傳遞到堪培拉時,這個寧靜的花園之都一時成了「紅旗的海洋」。「愛國(黨)」留學生們在民族主義情結的支配下,會覺得從人數上佔了絕對優勢,因而「勝利」的完成了「護旗」任務。然而,在澳洲人眼中,被中共血旗淹沒的堪培拉是一個可怕的景象,它讓人想起狂熱的文化大革命,更讓人懷疑:澳洲的華人社區中,是否已有了一個「國中之國」。
因此,在這種時候,澳洲人太應該問一聲:「神秘的」政治獻金最終究竟來自何方?它真的沒有任何附加條件嗎?
而對於中國人,應該問的則是:我們的血汗錢,都被中共為了什麼目的,撒到哪裏去了?
當然,在目前的情況下,中國民眾連知情權都沒有,更別說問責權了。但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國人真正「自己當家做主」的那天,總會到來。
台灣《看》半月刊首發。
2009年7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