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4, 2017

【讀史筆記之四】「中國」「新」知與走向未來

在大紀元《【中國歷史正述】導論之四:史觀與觀史》中,一上來便看到一個很新鮮的概念,就是到底什麼是「中國」。
也許很多朋友跟我一樣,認爲「中國」就是現在那個地理位置在亞洲、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由共產黨統治著的國家啊。
然而,這篇文章卻說,「『國』的本義,是君王所在的都城,或諸侯的封邑。因而也有君王居此且教化其邦之義,並不是現代後起的『國家』(country或nation)概念。」
「『中國』,就是中央、中心之國。這個『中央』,隨不同朝代之地域、文化的變化而變化。所不變的是其含義,仍然是君主、天子承其天時、地利、人和居中央而統攝、教化四方。」
「『中國』字樣的出現可追溯到西周初期的『何尊銘文』,但『中國』這個字彙與概念的存在,……應該比周朝悠遠得多。」
查閱其他資料,「中國」首次作為正式國號使用,是在1689年,清朝與俄國簽訂的《尼布楚條約》中。
那麼,基於對於「中國」二字原本含義的理解,這篇文章提出,「『中國』,是一個不同天朝在中土次第上演,由天文而人文,化成其各朝天下的龐大生命過程。法天向道,順命愛人,敬神禮佛,修德向善,始終是這五千年在興衰往替,成、住、壞、滅過程中反覆演煉的主題。」
而這五千年來反覆演煉奠定著的一切,都是爲了在今天,解決一個關乎所有人的問題:「我們能否有機會衝破『成、住、壞、滅』的輪迴圏,跳出『滅』的過往宿命而得以與天地同在,生生不息?」
我想,這個命題很大、很大,所以大紀元的「中國歷史正述」,才在正式敘述史實之前,用了四篇導論來闡述「史觀與觀史」的問題,並明確提出,本「歷史正述」系列,是用「神傳文化史觀」來觀史,而一個最重要的認知是:「中國的歷史,是神傳文化的歷史,是上天有序安排、教化人的過程,是上蒼賦予世人相應的文化內涵與能力,使之得以走向天人合一、回歸於神的歷史。」
對於因修煉法輪功而全然改變了世界觀的我來說,這樣的史觀,我是非常認同和接受的。
那麼,我也期待著,與本「中國歷史正述」系列的寫作者一樣,「以虔敬、中正、開放、理性的心態,勇於超越自我、面向現實與未來的誠意」,來繼續閱讀這部註定跟我以前學過的歷史全然不同的「中國文化歷史的正面與光明的展現」,並「從正面汲取歷史上負面演繹的教訓,體悟和感恩上蒼慈悲的安排」,「觀歷史,觀當下,觀未來;走過歷史,走過當下,走向未來。」

附:【中國歷史正述】導論之四:史觀與觀史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10/27/n8434724.ht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