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4, 2017

評《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圖:《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劇照

出國十多年來,基本從不看國產電視劇。最近出於一個特別的原因「應邀」看了前一陣播得火熱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少不得也想來說上兩句。
在寫這篇劇評之前,先上網查了下它的數據。據說,這部58集連續劇「在收官之日全網播放量突破300億,成為中國國內首部破300億的電視劇。截止4月12日,以網播量破390億,成為中國國內播放量最高的電視劇。」
如此看來,這部電視劇算是紅透了天,粉絲也一定不少,因此寫這篇評論,已經準備好了「磚頭」「紛至砸來」。但硬一硬頭皮,還是得說出真實的感受及想法。
首先,我想說,這部劇的編劇很爛。
據說,《三生三世》的同名小說原著有抄襲的嫌疑,但我沒看過原著,就談電視劇本吧。
這是一部58集的大型奇幻片,按正常的想像,應該有足夠的空間和長度來營造出一個或數個本片專屬的世界,這些奇幻世界,應該是完整的、真實的,擁有自己的社會體系、道德標準、文化、行爲方式、家庭模式、人物性格及性情,等等,如《魔戒》(《指環王》)、《哈利波特》、《星球大戰》、《暮光之城》等等這些片子一樣,這樣才對得起自己以如此大的篇幅和「手筆」來做這件事情。
如果無力「平白」營造出「另外的世界」,將故事放到真實的歷史環境中去展開,也不失爲另一種聰明而省事的方法,正如大仲馬所說,「什麼是歷史?就是給我掛小說的釘子啊。」除了大仲馬外,金庸基本也是這麼幹的。虛構的人物在「真實」的歷史和文化背景下,演繹著自己的故事。
《三生三世》顯然是想走第一條路,即營造自己的世界。劇中也確實想出、打造了不少不同的世界,如九重天、青丘、崑崙虛、翼界、龍宮,等等。然而整個的打造卻異常的單薄,非常的混亂。
這種單薄及混亂主要體現在觀衆(至少我這名觀衆)搞不清這些世界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及標準在行事,似乎就是到處借了些名詞和說法,然後胡亂套用。
從名詞及服飾來看,觀衆會覺得,該劇基本是沿用中國古代,或中國古代傳說中的天宮,神仙住的地方等環境在展開故事。那麼如果是這樣,很自然的,在價值和道德、文化的判斷中,觀衆會沿用中國古代的體系和標準。
可是這時問題就來了。其實不光是中國古代,就是外國古代,也有一個基本綱常的問題,比如結婚時,輩份是不能亂的,否則就是亂倫了。
可《三生三世》中,輩份完全是錯亂的。如女人公白淺遭天君的兒子退婚後,轉手就被許給了天君的孫子;素錦這名「忠烈遺孤」,是天君指定自己的兒子兒媳作爲養女帶大的,那麼對於天君來說,素錦就是孫女輩的人物,可是當素錦要求嫁給天君以作爲她去利用自己「忠烈遺孤」的身分去動員其他人幫天君的條件時,天君這位「爺爺」很爽快就答應了。
再後來,當素錦要求轉嫁給天君的孫子,也就是她一直在愛著的太子夜華,而且承認當初要求嫁給天君,就是爲了有朝一日能轉嫁給夜華時,天君不但也立即答應,還覺得她做事很有計劃、很有預謀、很周詳周到,一定能成爲太子夜華的好幫手。看到這裏,真真是完全要神經錯亂了。
再比如,已經修煉成「上仙」的女主人公白淺在一場大戰後失去法力和記憶,變成凡人素素,與太子夜華在凡間相識相愛,結爲夫婦,後來被帶到天宮(天知道凡人是怎麼能上天的!),因不能見容於素錦等一衆「神仙」,生下兒子阿離後跳下誅仙臺自殺,結果能讓神仙喪命的誅仙臺,對於她這個「凡人」,反而起到了「負負得正」的效果,她不但沒死,還因此恢復了法力,想起了自己是誰。
但是,她覺得自己作爲凡人素素在天宮被挖眼、被逼到自殺,而夜華卻無力保護她的經歷太痛苦了,因此喝下了能讓人忘卻的藥,將這段歷史從記憶中抹去。
歷了這個「情劫」後,她從「上仙」「飛升」爲「上神」,並再一次與太子夜華相遇。雖然她不記得夜華了,但夜華卻認出了她就是凡人素素,並再下苦功示愛。
在經歷諸多周折後,上神白淺終於又一次愛上夜華,並且還因爲不知道自己就是素素,而爲夜華還在愛著素素吃了若干乾醋,讓夜華在洞門外連站八天八夜淋雨受苦也不理他。
再後來,在吃醋的痛苦中以酒澆愁喝醉了的白淺不小心打碎天族聖物結魄燈,被碎片劃破皮膚,由於結魄燈的特別效力而瞬間恢復記憶,知道了原來自己就是凡人素素!原來自見到她起就一直口口聲聲叫她「娘親」的阿離,就是自己與夜華生下的孩子!
這個時候,按一般人(或我這名觀衆)的想像,她第一個要做的事,要麼是到天上抱住阿離(自己被迫拋下的親生骨肉)狂親狂愛,要麼是立即找到夜華,與他和好,感念他原來從上輩子到這輩子,一直都那麼忠貞專一在愛著自己,根本沒有愛過其他任何的人。
可是,這位白淺上神,恢復記憶後,既沒有去看兒子,也沒有去看愛人,而是徑直闖入天宮,用私刑下狠手直接挖出仇人素錦的眼睛!
當然,這雙眼睛本來就是素素的(也就是她白淺的),當初是因爲素錦陷害她,夜華提出挖出她的雙眼賠給眼睛受損的素錦,再挨多少道天雷劈的懲治方案,以保住她的性命,而此方案經天君認可了,才執行的。
也就是說,天宮也是有規矩的,而且規矩還很大的,作爲青丘女君的白淺,據說也是很懂規矩的,也是要考慮「國與國之間的外交關係」的,怎麼可能擅自飛到天宮,硬生生用自己纖纖素手(爪)將太子妃的一雙眼睛血淋淋地挖下?
說到眼睛,另一個讓人凌亂的情節或稱細節是,素素的眼睛在天宮被挖了,她跳了誅仙臺後,神力和記憶恢復,還好理解,還可勉強說得過去,可是被挖掉的眼睛爲何又長出來了?爲何新長出來的眼睛怕光?劇中完全沒有交代。
如果說已經長出新的眼睛,或安上一雙新的眼睛了,爲何又巴巴的要去挖「養」在素錦眼眶中的眼珠呢?復仇高於一切、高於對兒子和夫君的愛?至少我這名觀衆很難理解和同情這樣的角色。
再比如,夜華雖然耗盡心力終於讓白淺再次接受了他,但他以爲白淺真正愛的是她師父墨淵,所以準備犧牲自己,成全白淺與墨淵。
既已準備這樣做了,那就默默走掉算了,可是他卻在走之前的一夜,將白淺按倒在牀,用「法術」直接將她衣服脫掉,占有了她……這算是什麼「犧牲」,這算是什麼「成全」?
其它種種讓人凌亂的地方還有很多很多,就不一一舉了。
由於故事展開的大環境、大背景的凌亂,讓人在觀看這部電視劇時也時時凌亂不堪。如果說「歷史是掛小說的釘子」,那「釘子」都沒釘穩,怎麼能掛住你的故事?
其次,我想說,這部劇的人物塑造非常失敗。
無論是文學或影視作品,人物的塑造當然是成敗的關鍵。而《三生三世》這部戲,在這方面可說是相當失敗。那麼多的人物當中,除了夜華稍微好一些之外,其他人物基本上都相當臉譜化,相當單薄,相當沒有魅力。很多人物完全就是打醬油的,哪怕戲份再多,從頭出現到尾,他(她)也是個打醬油的,對故事的發展、其他人物的塑造幫助不大,或者說,人與故事根本沒有結合成有機的一體。
比如說,昆侖虛除了男扮女裝,化名爲司音的白淺外,還有其他十六名男弟子。可是,這十六名弟子,誰能記住他們誰是誰,誰有什麼樣的鮮明性格?根本記不住,分不清。就是一羣同樣面目的穿著白衣的奶油小生晃來晃去的,從頭晃到尾,除了表示昆侖虛有十六個其他弟子外,似乎根本沒起什麼作用,如果改成六個、八個、十個弟子,也不會有任何區別和影響。
反之,前幾年NTD 新唐人電視台播過的熱門韓劇《擁抱太陽的月亮》中,剛出場沒多少就被殺害的巫女阿里,戲份很少,卻讓人記得很牢,因爲她的氣節,她目睹的事件,她對好姐妹綠英的囑託,等等,都是整個故事展開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有著完整、鮮明、真實的性格和命運,所以出場時間雖短,卻完全不是打醬油的。
就算是前不久熱播的韓劇《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中一個連名字都沒有的穿灰衣的鬼,我看也比《三生三世》中大部分人物,包括女主角白淺的塑造要更加成功。那名灰衣鬼,因爲在另外空間中孤單無助,所以總想「挑逗」能看見她的女主人公「鬼怪新娘」恩卓,想讓恩卓陪她說說話,玩一會兒,當恩卓遇到危難時,她也會像朋友一樣想辦法幫助……她雖是個用來表現和襯托恩卓作爲鬼怪新娘能看見另外空間的生命、能與這些生命溝通交流這一「功能」的小小配角,但她同樣是個豐滿完整的角色,觀衆甚至還會喜歡、同情她。
而對《三生三世》中的絕大部分角色,觀衆(或至少我這名觀衆)不能說同樣的話,哪怕是一號女主角白淺,都很難引起人的同情心、同理心,她作爲「第一世」的司音存在時,角色設定就是一個好玩調皮受盡恩寵處處惹禍的假小子,表現上也就是這樣單一,很難想像她的師父,作爲蓋世英雄的戰神墨渊會不顧師生倫常愛上她,唯一的解釋就是她是「四海八荒」第一美女?
白淺的「第二世」,是失去法力和記憶的凡人素素,這時她的性情也完全變了,變成了一個心地無比善良純潔,性情溫婉柔弱,整天到林子裏去找小動物來餵養的傻傻的女孩子。太子夜華就是在被素素當成「小黑蛇」養了幾天後而愛上她的。
白淺的「第三世」,恢復了青丘女君九尾狐狸的「上神」身分。這神力有了,性情也立刻大變,動不動就「老身」活了十四萬年了怎樣怎樣,愛恨情仇恩怨分明,想起被挖眼的「前塵舊事」後,第一時間就飛上天去,將仇人的眼珠挖將出來……
難道人的性情,是可以隨著能力而改變的?沒有法力時,就變得溫柔善良成天去給小動物療傷,有了法力就想怎樣就怎樣,挖仇人眼比看自己的親生兒子還要緊,對兒子的愛還比不上對小動物的愛,這種邏輯,能說通嗎?
缺乏了真實性和可信度的人物,立刻就沒有魅力了。
再來看《擁抱太陽的月亮》。這部劇中也有女主人公失憶的橋段。但她失憶後,雖然身分變了,性情卻沒變,一樣的像小時候一樣不管不顧愛教訓人,愛跟人講「君子不怨天,不尤人」的大道理。甚至,她的筆跡也沒有變,以至於她的「前世」愛人李暄發了狂似地要用筆跡來驗證眼前身分卑微的巫女月,是不是就是已經死去的世子妃許煙雨……這樣的細節和情節,是讓人信服的,能讓故事站住腳的,跟《三生三世》給人的感覺剛好相反。
再次,我想說,《三生三世》這部劇的表演非常差勁。
也許是因爲劇本把人物寫得就已經單一化、臉譜化了,所以這部劇當中絕大部分人物的表演也就相當臉譜化、單一化。設定這人是個什麼角色,他臉上的表情就永遠是代表那個角色的設定「關鍵詞」的表情,有時連第二種表情都沒有。
比如,東華帝君,我猜他的角色設定「關鍵詞」就是「冷峻」?所以,在寂寞的太辰宮中,他永遠都是以手支腮,一臉高掛「冷峻」二字的表情和表現,再沒別的了。
再比如,白淺的小侄女鳳九,在角色的設定中就是「癡情少女」,於是那位演員,除了單一的表演「傻」和「天真」外,其他基本什麼都沒有了,連她的「深情」,都會覺得太假,因爲她裝「傻」和「天真」的成份太多,以至於讓人覺得她根本不可能懂得什麼是愛情,或怎樣去愛一個人,她的心智還沒有到能夠「深情」的地步。
也許,在表演上唯一還過得去的,是太子夜華的扮演者趙又廷。他真的演出了三生三世吐著血拼著命也要愛一個人的深情,很多戲份的細節處理相當細膩到位,所以他哭的時候你會爲他難過,他淺淺一笑的時候,你又會爲他高興,盼著他的命運和運氣趕快好起來。
這麼長的一部戲,我看也就是靠他撐著吧。要沒有了他,只有其他那些人「皮」、「相」尚未合一的、像戴著一個面具似的表演,那這部戲更會讓人看得更加難過。
總體來說,以上種種,都是出於文化,或沒文化的緣故吧。
要想編一部以古代、天宮世界爲背景,同時又有修煉文化或修煉中的許多名詞概念在其中的電視劇,但對古文化和修煉文化又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一些皮毛和名詞,不知其真正的意義和內涵,弄出來的東西,註定是亂七八糟,有「皮」無「相」的「四不像」。
再與兩部韓劇來比,《來自星星的你》當中,爲來自外星的男主人公都敏俊治好毒傷的幾百年前的朝鮮時代的名醫曾說,「人體和陰陽之行相通,任何事物,若是無法和天地調和,就無法維持生命,宇宙的那番道理其實和生命並無二致,通則不痛,痛則不通。相通則可無痛楚,若是不相通,則會生痛。可是,在與這片天地氣息不相通的生命基礎之上,書生能夠相生到何時呢?總有一天,會氣數耗盡。」
這段話,可以說包含了很深刻的、中國古人所深信的天人合一的對宇宙與生命的理解,也自然地將中醫「通則不痛,痛則不通」的道理融入劇情。由於編劇對這些思想有比較深入透徹的理解和了解,且很可能本人也相信這些,所以寫入劇本時才能融會貫通,將之拿來爲我所用,絲毫不覺突兀。
《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這部劇中,編劇對於地獄使者、人之生死輪迴、轉生的「步驟」及道理,另外空間的生命,天目等等,都有相當深刻的了解,甚或也自己相信,所以才能將這些揉在故事裏,將自己的故事牢牢地掛在了那顆「釘子」上。觀衆不會去質疑故事的「背板」時,才會有心情欣賞情節的發展,爲主人公的命運而哭而樂。
《三生三世》的編劇,缺少的就是這種文化的內涵,和對他所要「借用」的這顆「釘子」的真正理解和了解,所以才不可能營造出一個展開故事的真實可信的「背板」。
除了編劇之外,很多演員也缺乏應有的文化內涵和氣質。
比如,劇中「發明」了一種行禮的方法,綜合了中國古人的抱拳和作揖兩個動作,一邊作揖一邊抱拳;要表示特別尊重時,還會將兩臂從胸口往外平推。
演員們「認認真真」的行著這種「禮」,然而,在他們氣質的內涵中,卻沒有謙卑,沒有對「禮」的敬重、敬畏和理解,甚至沒有最起碼的對師長、對高於自己生命的尊重和服從,所以,這樣的人行起「禮」來,怎麼看怎麼彆扭。
從共產黨破「四舊」開始,傳統文化中的「禮」,孔子所諄諄教導的「禮」,就被當作「封建毒草」連根拔起了,繼之以「天不怕、地不怕」的「戰天鬥地」、無法無天的紅衛兵們。
在不信神、不畏天,以物慾主宰一切的共產黨國中成長起來的演員們,能行出像樣的「禮」來嗎?很難。有些東西,沒有那個內在的氣質,演是演不出來的,演不像的。
再說《來自星星的你》,這部戲中有一個細節令我非常動容。男二號主角、富家子弟李輝京被父親大罵,被父親誤會他是為了搶奪家產才將二哥李載經交給警方時,李輝京不但沒有記恨父親、沒有為自己辯解,反而在準備給父親放李載經殺死大哥的錄音證據前,跪倒在地,連聲哭著說:「對不起、對不起!」他沒有爲這段錄音能洗白自己而開心,而只考慮到父親知道這個殘酷的真相後,該多麼難過。這個小小的細節中所含的孝道,和傳統的行為方式,讓我非常動容,到幾年後的今天還記得。
我以爲,韓國的演員,他們的氣質中還有很傳統、很真、很虔敬的成分在,所以他們演好人時,才更像、更能打動人。就包括香港演員如梁朝偉、周星馳等,氣質中都有很「真」的東西,所以你看他們表演時,你看他們所演繹的人物受苦時,會被他們打動,會去心疼他們。在大陸現今的演員中,不管是多紅的,我很難看到誰具有這種很真的氣質。我想,這也是整體社會文化氛圍所造成的吧。
很明顯的,現在大陸電視劇在極力地學習和模仿韓劇。可是,光學會攝影手法、打光、化妝等等外在的技術是沒有用的,文化的內核,一時半會兒根本學不到、學不會。如果大家還成天反覆看如《三生三世》這種胡編濫造的劇,並把它當文化的話,那可能會越來越沒文化。
唉,還是那句話,就算中共明天就倒了,要清除它的毒害,恢復人類應有的傳統文化,路也還遠著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