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2, 2017

「不說話的右派」





圖:反右運動


今天看到大紀元開始連載丁抒的《陽謀》,不由得想起在我家鄉四川中江縣一個廣爲人知的故事,覺得有必要把它寫出來,作爲《陽謀》的一個小小補充。
在「反右」「陽謀」開始之前,中江縣有這麼個人,有點像今天的「段子手」,時不時總會發表一些「陰陽怪氣」的言論來針砭時弊,或者用共產黨的話說,「發泄對黨和社會主義的不滿」。
後來「陽謀」開始了,黨號召大家「大鳴大放」。認識這個人的人都想:平時不號召他還經常「大鳴大放」呢,這回他肯定會提出許多批評意見來。
誰曾想,這個人在北京有個親戚,提前知道了「大鳴大放」是個「陽謀」,是黨「引蛇出洞」用的,因此早早警告此人:在這次運動時,千萬、千萬要管用自己的嘴,什麼都不能說。
親戚說得很嚴厲,這個人還真聽進去了。因此運動來時,真的死死的管住了自己的嘴,什麼都沒有說,沒有「鳴放」出任何批評意見來。
結果怎樣呢?領導和「廣大革命羣衆」一致認爲,這個人平時那麼多意見,怎麼會在「大鳴大放」時沒有意見了呢?一定是嘴上不說,心裏照樣在謾罵「黨和國家領導人」,所謂「腹謗」也。
於是這個人還是被打成了右派,且得到一個專有名詞:「不說話的右派」。
這名「不說話的右派」,我沒有見過。但我見過另一名右派,印象非常深刻,那是在四川綿竹縣漢旺鎮。
「文革」中父親挨鬥後,從地區級城市綿陽市被發配到人口只有三萬的邊遠小鎮漢旺,當時我和母親沒有跟去。到我四歲多時,大妹妹出生了,母親一人照顧兩個孩子有難度,我就被送到漢旺,與父親一起,住在用牛毛氈在河灘上搭起的簡易棚裏,在那裏度過了童年的許多歲月。
在小鎮上與牛毛氈棚子同樣簡陋不堪、連個像樣的籃球場和籃球架都沒有的學校裏,有一位一表人材,從身材上講絕對是「鶴立雞群」的帥哥,他的氣質和他的一切,都與周圍的環境絕對地格格不入。
後來聽人講,這位帥哥原是國家籃球隊的隊員,籃球打得棒極了,因被打成右派,才發配到這小鎮的,妻子也跟他離了婚,他孤身一人在那裏。
我從未跟這位右派帥哥老師講過話,總是遠遠的看著他,覺得他神祕。有時聽說,他那麼帥,一直有人張羅著要給他介紹對象,但最終還是沒人敢嫁給他。
我上高中時就離開漢旺鎮了。再後來回去時,就已經聽到有人叫他「老光棍」了。他曾經英俊的臉上,也已經布滿了皺紋。
再後來聽說,全國的「右派」被「平反」後,他也曾做過很多努力,想要調回北京,但最終沒有成功。
從那以後就再也沒聽說過他的消息。我猜,也許是在那個小鎮上鬱鬱終身了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