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7, 2016

紐約夜色-The Enchanting Charm of New York''s Night

猜猜這是哪兒?是紐約麥迪遜廣場花園,這裏經常舉行各種大型比賽和重要活動。不知今晚有何大事,場外亮起了不一樣的彩燈。
下次您若來紐約,請一定要在入夜以後出門走走。夜幕之下,白天的喧囂和雜亂會褪去,迷人的華燈,會營造出一種不真實的美麗和魅力。不管喜不喜歡,它是紐約獨有的。

Guess what is this? It''s Madison Square Garden in New York. Many important events are often held here. Don''t know what is happening tonight though.
Next time when you visit New York, make sure you go out in the night, when all the ugliness and noises in the day time are buried in the darkness, and when some kind of enchanting charm emerges with unrealistic beauty. Like it ornot, it''s unique to the Big Apple.
2016年12月27日

Thursday, December 22, 2016

《致命中国》作者掌白宫贸委会 中美会爆发贸易战吗?

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2012年在新唐人演播室接受專訪(新唐人視頻截圖)



12月21日,美国总统当选人川普特朗普)又抛出一个“重磅”:任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教授、《致命中国》作者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执掌新成立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并在新闻公告中表示, “我多年前读过一本彼得所著关于美国贸易问题的书。他清晰的论点及全面的研究令我折服。”


川普所说的这本书,就是《致命中国》
纳瓦罗的任命立即引发各界强烈关注,大陆官媒也开始说,要读懂川普的对华政策,必须要先看纳瓦罗的书。
有意思的是,四年多以前新唐人电视台报导《致命中国》这部纪录片在纽约上映的消息时,用了这样的标题:《“致命中国”影响美国大选?观众乐观 》,似乎已经“预见”到了今天这种结果。
说是“预言”,其实有点夸张。四年多前,还是奥巴马与罗姆尼的总统之争,但这个报导确实忠实地呈现了《致命中国》这部纪录片的主要内容和观点,以及如纳瓦罗这一类的美国人对美国制造业之死的担忧和反省。
新唐人报导的最后引述了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的话:“所以这部影片有力量能够改变美国对华政策的轨道。”
也许四年多以前,没有多少人会太拿这句话当真,四年后的今天,它却变成了现实。 如果说新唐人有什么“先见之明”的话,就来自于它捕捉到了当时并没有太多人留意的事实,以及敢于报导一些“非主流”的话题、敢于揭露一些别人不敢揭露的真相的勇气。
四年多前,我与许多纽约观众一起,在电影院观看了《致命中国》这部影片。印象很深的是影片对中共残害本国人民的毫不留情的尖锐批评,对于世界任由中共坐大后的潜在威胁的深刻思考,以及对中美贸易逆差给美国制造业带来的“疮痍满目”惨状的触目惊心的展现。影片拍摄了许多因停工后成为废墟的工厂,也采访了许多因工厂迁往中国而失去工作的美国蓝领工人。
如果美国制造业的现状果真如影片中所展现的那样,我们也许就不难理解这次大选中,为何有那么多“愤怒的”美国人投票给川普了。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川普每到一处,动辄就有上万或数万热情的民众自愿去为他站台了。
据说纳瓦罗的任命让许多人担心:中美之间,是否会爆发贸易战?
能否爆发贸易战,笔者在此不敢妄下定论。许多时候,人们看问题,都是“屁股决定大脑”的。站在美国人的立场,正如川普所说,为什么我们的产品进入中国要被征高税,而中国的产品进入美国却不用交税?而站在中国人的立场,特别是长年看中共官媒报导的中国人的立场,可能会觉得这回美国要对中国如何如何了……
结合著近几天人们对曹德旺等中国企业家到美国开设工厂的诸多议论,笔者想说,与其担心贸易战,倒不如真正深刻的反省一下:失去“世界加工厂”地位之后,中国要拿什么与世界竞争?
笔者在中国大陆时,曾在第一批获得证监会证券投资咨询顾问资格的清华紫光投资顾问公司任职两年,接触过大量的上市公司、准上市公司,以及许多中小型民营企业。
对于许多想上市的公司来讲,他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跑证监会,在北京“培养”各种关系,以便能拿到上市的“通行证”;对于许多想开办企业的私营企业家来说,仅办理营业执照一件事,就不知要踢破多少门槛,送出多少红包,陪上多少笑脸,才能把各种印章盖齐并开业。
而在企业运行过程中,需要打点的各种关系,更不知有多少,就连一个戴着红袖章的街道老太太,都有可能给你开张卫生罚单。一名税务官员曾在接受企业招待、酒饱饭足之余私下说:“在税务干半年,枪毙都不冤。”也就是说,做个税务官员,能够搜刮到的钱财,实在是太多了,枪毙都不冤。
相反,在海外,游戏规则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只要认识字,读懂了规则,按章按事,开车不闯红灯,如实申报所得并按规定交税,其它就没什么 好担心的了,没有什么潜规则、暗成本,或不可预知的“关系成本”,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各类企业,日子都可以过得非常舒心。
2001年,笔者初到澳洲时,接触到一位文革中因“上山下乡”政策而未能上大学、基本连半句英文都不懂的华人。她以旅游签证到澳洲后, 寄居于亲戚家中,没有正式的身份或社会地位,也不可能从澳洲拿到什么好处。但不久后她却发誓: 自己这一生算是没有机会了,但穷尽有生之年,不惜一切代价,也一定要让下一代移民澳洲!
笔者当时曾好奇的问:“你为何要下这么大决心呢?”
她说:“因为在澳洲,人是被当作人对待的。”
这句话很朴实、很实在,不是什么大道理,却让我非常震撼。我不知她经历或观察到了什么,而得出这样的结论。我知道的是,她回中国后,把自己的房子卖了,逼着成绩并不怎么好的女儿拚命学英文,用卖房子的钱把女儿送到澳洲留学,并用全副心思琢磨澳洲的留学和移民政策,研究学什么专业能最快拿到 身份,然后又逼着女儿学她自己并不喜欢的护理专业。
不管女儿为此哭了多少次鼻子,但她们最终真的成功了。十几年后的今天,女儿已经成了一名澳洲公民,并用自己工作挣来的钱为父母办了快速父母移民签证,还在墨尔本一个很不错的区买了一套很像样的房子,连姥 爷都接过来住了。如果用钱来衡量,当初卖一套房子的“投资”,也早就以 不知多少倍的比例赚回来了。
也许这个故事离“贸易战”有点远了,但其实道理是一样的。为什么许多华人不惜一切代价要移民海外呢?为什么许多大陆人要到美国来疯狂购物呢?中国如果也拥有一个让人不惜一切都想移民去的环境,也能生产出让人愿意疯狂抢购的产品,还怕什么贸易战吗?#
2016年12月22日

附新唐人2012年8月27日报导:


Thursday, December 15, 2016

中國異議作家張林與他女兒張安妮的故事


I am thrilled to learn that Chinese writer Zhang Lin’s daughter Anni Zhang was rescued from China 3 years ago; and will be performing at Carnegie Hall this coming Sunday!
今天很高興的得知,中國異議作家張林的女兒張安妮已於三年前被營救來美,由一對善良的美國夫婦領養。她將於本週日(12月18日)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演奏鋼琴!
http://www.womensrightswithoutfrontiers.org/…/anni-zhang-l…/
Zhang Lin is only one of the many writers in China who have been severely persecuted for their thougths and writings.
張林只是中國無數因言獲罪的作家之一。
And here are a few articles (in Chinese) I wrote more than 10 years ago trying to raise awareness of his arrest. It is a shame that to this day he is still NOT free and not allowed to come to New York to watch his dear daughter playing. We have to continue the fighting.
以下是我十多年前在張林再度失去自由後寫的幾篇文章。可嘆的是,十幾年後的今天,張林仍然沒有自由,拿不到護照,不能到美國來觀看女兒的演奏。我們還得努力。
致张林之妻方草
http://zhengzeng.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
再致张林之妻方草-兼论免于恐惧的生活
http://zhengzeng.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
读张林“判决书”三致方草
http://zhengzeng.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
我的绝食声明
http://www.epochtimes.com/gb/6/2/16/n122558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