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5, 2016

感悟神韻(之三):感悟神韻舞蹈

神韻舞蹈是神韻表演的主體,其中又以中國古典舞爲主。據神韻網站介紹,「中國古典舞是神韻演出的核心,以其不可思議的翻騰、旋轉和優雅舞姿,成為世界上最富生機和表現力的藝術形式之一。」
另外,中國民間舞、民族舞和舞劇也是神韻演出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國古典舞歷經數千年的千錘百煉,已發展成一個龐大且卓爾不群的舞蹈形式,其「豐富的舞蹈動作,能表現人的各種情感,無論是高興、悲傷、喜、怒、哀、樂、憂歡離合、瘋、癲、癡、病、醉意、莊嚴、卑賤、偉岸、文戲、武戲等人物性格與故事情節。」(引自神韻網站李洪志先生所著《什麼是中國古典舞》。)
有著豐富表現力的中國古典舞,再配之以大開大闔的編舞、氣勢恢宏的交響音樂、跨度無限的天幕、華美絢麗的服裝,等等,正適合表達神韻宏大的主旨和史詩般壯麗的故事。
因而我們既能在神韻舞蹈中看見表現宇宙中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的大製作,也能看到九霄雲外「寶藍世界」中「鳳凰仙子」的超然仙韻,還能觀賞到數百年前的上元佳節,姑娘們結伴看花燈的人間小景……中華五千年的輝煌歷史和文化,也爲神韻創作提供了源源不斷的素材源泉。
神韻的舞蹈有著驚人的表現力。
我一直驚歎於神韻舞蹈的表現力。同一羣演員,既能演繹出天宮仙子的出塵仙韻,又能表現出人間少女的質樸天真;有時候,她們還要出演妖裏妖氣、呆頭呆腦的山洞妖精……
印象特別深的是2009年《李白醉酒》這個節目。李白是中華歷史上最著名的「詩仙」。當一襲白衣的李白在一輪皓月下翩然起舞,對月高歌之時,你會覺得,豪放灑脫、醉酒傲世、藐視權貴、不容於人世的李白,的確是揮灑如意,堪稱「詩仙」。
然而,當李白因醉而「夢入仙境」,月宮中一羣仙女飛臨舞臺,輕盈靈動、如夢如幻般的向李白展示仙界的美好時,你立刻會看到,在仙女羣中與仙女共舞的李白,畢竟還是一個凡人,甚至是一個還帶有濁氣的「俗人」。而仙女們的身上,卻全然沒有人間濁氣,真正是仙韻飄飄、超然世外。人與仙的區別與對比,在李白與那羣仙女身上一望便知。
我至今不知神韻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她不是用言語或說教,而是超越了語言,直接將一切展現給你,讓你用心、用眼、用耳、用全身心去直接感受和領悟。
能否成功的塑造人物,是各種藝術形式是否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而神韻的舞蹈有著出神入化的人物塑造和表現能力。經常是幾個動作、幾個音節下來,一個栩栩如生的人物便已躍然眼前。
第一次被驚豔在是看2008年《精忠報國》這個節目。節目中有這樣一個場面,岳飛帶領岳家子弟們在操練場上操練武藝,其他子弟們排成一半圓隊形面向觀衆,將舞臺中心空出。一身白衣的少年岳飛獨立舞臺中央背對觀衆。隨著「滿江紅」的旋律,岳飛右臂緩緩抬起,再穩穩定住。非常簡單的一個動作,但你立刻感到了什麼叫「氣壯山河」!岳飛的忠、岳飛的勇,岳飛的智、岳飛的才、岳飛的藝、岳飛的魂、岳飛的氣韻,隨著那手臂一抬,全部淋漓盡致的展現出來,令人無限神往。
2014年的舞蹈《瘋僧掃秦》中,秦檜的妻子出場時,幾個簡單的動作,就活靈活現的塑造出一個仗勢欺人、刁橫跋扈、不可理喻的可惡的官太太形像,讓觀衆心中立即對她心生厭惡。
2015年《逼上梁山》這個節目中,同樣也是一身白衣的演員,在短短幾分鐘的節目裏塑造了一個豐滿的、完美的「八十萬禁軍總教頭」林沖的形像。他的蓋世武藝、他報效國家的忠心、他對嬌妻的愛戀、他的嫉惡如仇、他被權貴陷害、最終被「逼上梁山」的無奈和心痛,無一不細膩真實的展現在觀衆面前。
2016年《擒鰲拜》這個舞劇中,康熙和鰲拜兩個人物的塑造也令人印象非常深刻。在拿下鰲拜的最後一幕中的關鍵時刻,在激烈的音樂和打鬥中,少年康熙卻昂首挺胸,背對鰲拜及正與鰲拜激戰的少年們,定定立於原地,似乎不屑、也不必扭頭觀戰。那種篤定,那種胸有成竹,讓人不禁感慨:這才是智勇天賜、雄才大略的一代聖君康熙大帝!
而扮演鰲拜的演員在出場的第一幕,面向偷製的龍袍時,那個俯身上窺,兩臂如鷹翅般上揚、一點點向龍袍靠近的姿態,讓觀眾對鰲拜內心對權力的膜拜、貪慾和野心,以及正在圖謀不軌的「現在進行時」一覽無餘。
在十年的時間里,神韻已經在舞臺上成功的塑造和展現了無數歷史及當代人物,難怪觀眾會讚賞:看神韻,如觀歷史長卷,受益良多。
當然,神韻的舞蹈本身,早已成爲一個博大精深的藝術體系,筆者無力領悟及表述更多。也許,這得待未來的專家學者來慢慢用心領悟及闡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