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3, 2016

感悟神韻(之五):感悟神韻聲樂

2007年,第一次在澳大利亞布里斯本聽到神韻歌唱家姜敏的演唱時,心中忍不住「哎呀」一聲驚叫:「原來人聲可以一美至此!」
那是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的一刻。從此以後,就愛上了神韻的聲樂。
筆者以為,如果把神韻演出比作一個璀璨的皇冠的話,神韻歌曲,就是皇冠上最耀眼的明珠,真真正正為整臺演出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神韻的主旨,神韻的精神內涵,神韻對於人心靈的震撼和啟迪,神韻想通過演出告訴觀眾的……都在神韻歌曲中充分的體現了出來。
現在神韻網站上,有數首神韻歌曲的歌詞。如果哪位觀眾有心,能夠把歷年的神韻節目冊攢齊,透過一年年、一首首的歌詞,他(她)一定會看到,歌詞當中,蘊含了多麼洪大的主題,多麼深刻而高深的天機,以及多麼殷切而又慈悲的心意……
美國聖地亞哥哲學博士胡禮君2016年第一次觀看神韻後,激動的流下了眼淚,連聲驚呼:「朝聞道,夕死可矣!」
他說,他在此之前潛心研究西方哲學和神學十四年都沒有找到的答案,在神韻歌詞中全都找到了:「神韻是人類文明的巔峯之作!是人類文明今後能夠走出衝突、走出物質文明的根本出路。」
他還說,神韻歌詞「非常好的描述出人類的希望」,「我希望神韻能夠像光一樣,火花一樣,能夠帶給今天這個世界一種神聖的文明,一種神聖的文化,能夠讓這個世界的人的靈魂甦醒。」
是的,神韻的歌曲,神韻的整臺晚會,不僅揭示了宇宙、人類、生命的來源和意義等諸多奧秘,也為人們指明了未來的道路、方向和希望。
寓意深刻的神韻歌曲,讓觀衆領悟人生真諦,心境變得平和向上、充滿希望。觀衆禮讚:「神韻歌曲振奮人心,能讓人從精神靈性上思考問題,……是人類思想境界的最高導師。」
神韻歌曲不僅歌詞寓意深刻、打動人心,在演唱技法上、藝術承傳上,也是對人類的一大貢獻,她將已經失傳的正宗傳統美聲唱法重新呈現在舞臺。
今年三月,筆者又一次有幸見到隨神韻到洛杉磯演出的關貴敏。他有著「中國歌王」、「高音之王」、「長音之王」的美譽,一首《那就是我》最後十一秒的長音紀錄,至今無人打破。他將西洋發聲與民族唱法融為一體的獨特演唱風格、他寬廣醇厚的音色,令許多在幾十年前聽過他演唱的觀衆到今天還記憶猶新。
也許很難想像,幾十年前就紅透中國半天邊的歌王,依然是那樣質樸、實在。他絕口不提過往的輝煌,反而喜不自勝的告訴筆者,他從師於神韻藝術總監,學到了目前只有神韻藝術團才掌握的、已經失傳的正宗傳統美聲唱法。這種唱法的發聲位置不同於現在社會上流傳的。以這種唱法演唱,即使再唱多少年,也不會像有些唱法那樣會在幾年中就將人的嗓子毀掉。
是的,從「歌王」又變回「學生」、掌握了新的演唱方法、已七十二歲高齡的關貴敏的歌聲,依然是那樣年輕、那樣穿雲裂石、充滿磁力,高音絲毫不亞於當年,而更加醇厚優美、駕輕就熟。
神韻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也曾揭示:「當今世界上的美聲唱法逐漸走入了沒落,一百多年前的意大利歌劇唱法是真正傳統的、古典的美聲唱法,但是隨著社會潮流的變遷,傳統文化、藝術的逐漸失落,一百年後的今天,那種正宗的、傳統的歌劇唱法已經遺失了。我在學校學習的也是現代的美聲唱法,而當我來到神韻的時候,我才認識到我過去的發聲位置是不對的。我們的藝術總監是真正掌握了失傳的傳統美聲唱法的大師,他把最傳統的、正確的、最原始的那種歌劇唱法親自傳授給我們,使我們可以把它重新帶回到舞臺上,與觀眾分享這種失落的藝術。回首我的藝術生涯,這一點是讓我覺得最最幸運的,也讓我每每滿懷感恩的心,竭盡全力把這份珍貴的賜予捧給觀眾。很多觀眾一聽到我們的歌聲,就覺得與他們平時聽過的美聲唱法演唱很不同,但又知道這個是好的、對的唱法。」
許多觀衆都稱讚,神韻歌唱家的聲音像是來自天堂的天籟之音。也許,這真的就是天籟之音——這信息、這能量、這技法、這背後的內涵,還有神韻藝術指導和藝術家們所傾注的一切……都有著更加高遠的來歷。正如耿皓藍所說:「我想大多數的觀眾都能從更高的層面理解我們的音樂——他們對我們傳達的信息心生共鳴。這個信息是關於人生的意義,回天的希望,真相,良知和覺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