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31, 2016

「財大氣粗」的孔子學院與「全球最恐怖上學路」

——歷史荒誕劇:我與世界兒童跨越時空同時參演







這幾天英文媒體中有兩則報導引發了廣泛的關注。一則是《悉尼晨鋒報》中的關於孔子學院的報導「中國(共)政府用錢買道 入侵紐省學校(Chinese Government Buys into NSW Schools)」(網絡版題目是「孔子課堂背後:中國(共)政府機構爲紐省學生授課(Behind Confucius Classroom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eaching NSW school students)」)。另一則是被多家英文媒體以主要版面轉載的圖片報導「四川懸崖村:孩子上學爬藤梯 多名村民摔死」,這篇報導中孩子們拉著藤條奮力在幾乎是垂直的懸崖上攀上爬下,冒著生命危險去上學的照片真可謂怵目驚心,這條路也因此被稱爲「全球最恐怖上學路」。

在「中國(共)政府用錢買道 入侵紐省學校」這篇報導一開頭,記者就寫道:「一個中國(共)政府機構每年向紐省公立學校支付至少一萬澳元,以便在這些學校中開設中文和文化課程,有的學校已將此種課程列為必修課。」

而在另一篇報導中,政府拿不出錢來修路,則是四川懸崖村的孩子們不得不從小就「被」成為攀岩勇士的原因。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悉尼晨鋒報》的記者Kelsey Munro大約是深知其理,所以在報導一開頭就一針見血的將中共政府「用錢買路」的價碼列出,同時用大號字將綠黨議員及代理教育發言人David Shoebridge的話標出:「對(紐省)財政部來說,這些課程也許是免費的,但事實上它們是有代價的,孩子們被置於一個外國政府的宣傳機器之下。」

隸屬於中共教育部的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的主辦方「國家漢辦」在其網站上「驕傲」的宣稱,「截至2015年12月1日,全球134個國家(地區)建立500所孔子學院和1000個孔子課堂。孔子學院設在125國(地區)共500所,……孔子課堂設在72國共1000個。」

如果每一個課堂一年至少得付一萬澳元,一千個課堂,十幾年下來,這一項就是一億多澳元。

孔子學院的開辦費據說是每年五十萬美元,五百所就需要兩億五千萬美元。開辦之後,還有維持和經營費用。《經濟學人》的報導「子曰(Confucius says)」(http://www.economist.com/news/china/21616988-decade-ago-china-began-opening-centres-abroad-promote-its-culture-some-people-are-pushing)中提到,中共爲這些孔子學院提供的經費每年爲十萬到二十萬美元,有時更多,俄勒岡大學2013年一學年接收到近十八萬八千美元。


僅2013年一年,孔子學院的支出就達到兩億七千八百萬美元,從2004年創辦到現在,十幾年下來,累積的金額又已有多少?

中共有如此財力去「資助」全世界134個國家的學生學習中文和「中國文化」,卻沒有資金為四川懸崖村的孩子們修一個稍微牢固一點的用鋼筋焊接的梯子,這是什麼邏輯?

中共在國民教育上投入之少,教育資金占GDP的比例之低,已經被詬病多年,而自2009年以來,因為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有輸出中共意識形態、干涉學術自由、甚至充當間諜之嫌,越來越多的國家在抵制它們。據不完全統計,已經有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法國里昂第二大學及里昂第三大學、美國芝加哥大學、賓州州立大學、加拿大多倫多教育局、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等學校和機構先後關閉孔子學院,或停止與孔子學院合作。

加拿大情報局前亞太司負責人、作家麥克‧朱諾‧凱蘇雅(Michel Juneau-Katsuya)曾表示,當加情報局總監法登警告加拿大人,小心外國間諜奉承加國民眾時,他認為孔子學院也在情報局的關注之列。

就連在與中共「關係不斷密切」的俄羅斯,孔子學院也曾遭檢察官起訴。俄羅斯安全機構也認為,孔子學院肩負著滲透中國意識形態以及從事經濟擴張的任務,威脅到了國家安全。為此,雅庫茨克地區的聯邦安全局在2010年關閉了當地的孔子學院。

作為一名澳洲人,作為一名女兒也曾在悉尼公立學校上學的澳洲家長,我為澳洲仍然未能認清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的真正面目而擔憂、痛心。

《悉尼晨鋒報》的報導「中國(共)政府用錢買道  入侵紐省學校」這篇報導,配了一張看起來只有七、八歲的小女孩Georgia的照片。這讓我想起,我像她這麼大時,正趕上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其中的「批林批孔 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更是如火如荼。「批孔」當然就是批判孔子。可憐已經死了兩千多年的、一直被全世界尊崇的聖賢,被中共「掘墳剖屍」,狠批猛鬥。我記得那時給小孩看的連環畫小人書,把孔子畫成尖尖指甲的「喪家犬」模樣,好像他從出生起就一直如「喪家犬」一般被所有君王和百姓驅趕,過著可恥的「喪家犬」的一生,而他所有的理論和思想,都被所有人嗤之以鼻。在不知是小學課本,還是小人書裏,還有一個孔子被一個放羊娃之類的「勞動人民」質問、恥笑,而不得不像「喪家犬」一般急急逃竄的故事。

當時的我,只是一個八、九歲的孩童,完全不明白被中共狠批猛轟的孔子的「克己復禮」到底有多可怕,更不明白什麼是「右傾翻案風」,卻也能從報紙上到處抄一些批判文字來作為自己的發言稿,也加入到中共的「批林批孔」大合唱中,為此還得過一張「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的獎狀,掛在家中許多年。

這是多麼荒謬、又多麼令人難以置信:幾十年前的如我這般的中國小女孩們,被中共挾裹著在「萬惡的孔老二」身上踏上一隻隻稚嫩的小腳,幾十年後如Georgia這般同樣年紀的全球各國的小女孩們,卻又被中共用「糖衣炮彈」哄騙牽引著,去上「孔子課堂」這門「必修課」。

面對如此的跨越時空的歷史荒謬劇,作為一名曾被迫親身參演的「過來人」,我除了感慨這一切太過虛妄、中共太過無恥外,也很想向世界大聲呼喊:「文明的世界啊,你還要被中共這無恥流氓愚弄、耍弄到何時?」

中共的「資助」,從來不會是沒有條件、沒有代價的。為了一己之利,它已經把中國糟蹋得千瘡百孔,滿目瘡痍,在中國民眾心中,它也已完全沒有了地位,沒有了威信。人們提到中共,立刻會想到中共的貪官、色官、淫官、惡官,腦中浮現的則是一堆堆的人渣……

然而在沒有受過中共直接迫害的許多海外國家,民眾和官員顯然對中共還抱有一絲玫瑰色的幻想,而玩慣了「附體」、「偷渡」手法的中共,也正好利用這一點,以金錢開道,用文化交流和傳播的名義,在海外為其在中國已不得人心的意識形態找市場、找機會,其目的還是為了私利,甚至是爲了其更大的、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來操控更多人的思想和情感,並把更多的人拉下水。

只可惜,對於已經「日暮西山」的中共來說,這一切的掙扎和心機,已經不可能挽回它被歷史和民衆淘汰的命運。在近兩億四千萬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今天,在包括西方民衆在內的越來越多的人認清中共邪惡和可怕面目的今天,中共的如意算盤,已經打不響嘍。





2016年5月31日

Sunday, May 29, 2016

感悟神韻(之一):感悟神韻的主旨

引言
      
      
從2007年有幸在澳大利亞第一次觀看神韻藝術團的演出開始,十年來,我在澳洲、美國、歐洲多個城市追隨神韻的步伐,每年不落,看過的演出也不知有多少場了,採訪過的觀眾,和做過的神韻報導,也是不知有多少了。一次次被神韻感動的熱淚盈眶,一次次跟著被深深震撼和感動的觀眾一起流淚。多少次想寫出心中的萬千感悟,又不勝惶恐,既怕自己表達不出心中感動和感慨之萬一,更怕自己根本就無力描繪、無力領會神韻博大精深的內涵和完美震撼的藝術展現。拖到今天,才總算鼓起勇氣,至少,將自己能夠表達出的感悟先寫出來吧!
      
      
*************************************************************************************
      
      
感悟神韻的主旨
      
      
      
      
不知從何時起,人類,和人類的藝術,都進入了一個迷茫的時代。從詩歌到繪畫,從歌曲到服裝,從舞臺到銀幕,人們時常看到作者或表演者在聲嘶力竭的叫喊著,觀眾卻不明白他到底在喊什麼。文學和繪畫作品中,人們看到的,也往往是一些無意識的斷片,和夢囈般的喃喃自語,連作者本人,也說不清到底想表達什麼……
      
      
就在這樣的時刻,神韻靜悄悄的、然而又無比奪目的,橫空出世了。第一次看神韻的人,一定會被她完美的舞臺表現力驚的目瞪口呆:仙女在空中飛翔、金碧輝煌的天國、令人目不暇接的絢麗服裝、或氣勢磅礴,或精美如畫的舞蹈、扣人心弦的音樂和故事……你會覺得眼睛和耳朵完全不夠用了,什麼都還沒感受夠呢,演出就結束了。你多麼想再來一次,讓時光永遠停駐在這美麗、美好、動人的時刻。你被深深的打動,似乎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在震顫,卻又說不出這是為什麼……
      
      
我一連看了很多年、很多場,才慢慢的發現,神韻的節目,雖然每年都不同,每年都是全新的,然而神韻節目的編排、神韻所要表達和傳達的,卻有一個一貫不變的、非常清晰的、非常明確的,和非常堅定的主旨……
      
      
我不敢給神韻的主旨下定義,而只能說,我在深深的體味神韻的創作者嘔心瀝血、傾盡所有,將這樣一臺晚會,在人類已經失卻道德和藝術標準的時代,呈現給人類的良苦用心和博大胸懷。
      
      
每一年,神韻的第一個舞蹈一定是詩史般磅礴和驚心動魄的宇宙中的正邪大戰,以及創世主為拯救偏離了法的宇宙、為挽救眾生,而帶領眾神下世,在中原大地開創中華五千年文明的故事。而最後一個節目,也一定是表現在人類歷經不同朝代、走過數千年歷史,進入到迷茫的今天,善良被邪惡鎮壓,天災人禍不斷,人類走向自我毀滅的邊緣之時,慈悲的巨佛光明大顯,從天而降,救人類於千鈞一發。獲救的世人與天國的眾仙一同歡歌,感恩創世主的救度,慶祝新紀元的來臨……
      
      
經過十年不變的堅定傳播,越來越多的觀眾體悟到了神韻所講述的,是本應是「高不可攀」的天機:人類和人類文明的起源、歷史、過程,人類和人類文明所經歷的迷失,人類最後時刻的正邪大戰,以及在正邪大戰中能夠堅守正義和善良的重要,還有,這一切一切的最終的目的……正是由於那些有足夠的勇氣去堅守信念,有足夠的智慧和善良去分辨正義與邪惡、真相與謊言的人們的覺悟、承受和付出,使人類獲得了神佛的加持,從而走過了危難,走向了光明……
      
      
十年如一日傾盡心力打造的這臺完美的、令人賞心悅目的晚會,卻不僅僅是給人娛樂的,創作者的苦心蘊藏其中,正如慈母對迷失孩兒的千般呼喚。而能夠看到、看懂神韻的人,是多麼的幸福和幸運。
      
      
      
      
2016年5月29日星期日
          

Saturday, May 28, 2016

悉尼大學「堅忍不屈」畫展震撼留學生

悉尼大學「堅忍不屈」畫展震撼留學生

 
【字號】     
   標籤:
【大紀元4月20日訊】4月18日為期五天的「堅忍不屈」畫展在悉尼大學拉開序幕。這是繼上月悉尼約克會展中心「堅忍不屈」畫展之後的再次展出。澳洲語言學專家、人權問題顧問麥克·達比、中國自由主義法學家袁紅冰教授、悉尼大學財政系卡洛琳博士、曾錚女士、澳籍華裔畫家章翠英女士等50多人參加了開幕儀式。
麥克·達比先生在致詞中表示何華德總理訪問中國不能只看中共的表面形式如何,而應看其
本質,共產主義是邪惡的。他從這些作品中不僅僅看出天分和勇氣,更看到了作品帶給人們堅韌不屈的精神。他介紹其中有一幅描繪的是澳洲公民的丈夫為了追求自己的信仰而被中共迫害致死,他說:「在中國這樣的悲劇每天都在發生。酷刑、綁架、打死、洗腦等等,在中共統治下的人們是控制不了這一悲劇的,然而通過這些可貴藝術家們的努力和支持及你們這些善良人們的幫助,我相信這一社會現狀一定會改變的。我們也將期待中國成為一個自由民主和幸福的國家。」




澳洲語言學專家、人權問題顧問麥克·達比,卡洛琳博士在開幕式致詞 
卡洛琳博士在致詞中表示宗教、修煉、言論自由、集會自由的權力應該成為限制進入世界貿易組織和申辦2008年奧運會的條件。
她說:「在我看來,中國政府得到了申奧權,但這些權力並沒有作為考慮的條件。西方世界不應該為了貿易和金錢而將人權犧牲掉,或放在人權之上,我呼籲澳洲政府停止與中國的任何貿易往來,直到這一人權悲劇被公開提交到國際法庭。」她並希望這樣的畫展多多舉辦,讓這些踐踏人權的事實真相普遍被西方社會認識,以阻止這樣的事情在中國延續發生。

中國自由主義法學家袁紅冰教授在開幕式上致詞<br /><figcaption class=
中國自由主義法學家袁紅冰教授在開幕式上致詞

袁紅冰教授在開幕式上致詞表示:在中共的專制思想制度之下,在嚴酷的新聞檢查制度之下,中國的各種藝術形式它要獲得生存的首要條件,就是以各種方式吹捧中共,拍它的馬屁。自由的心靈是藝術美的源泉,在自由被壓抑的地方,藝術美也就不可能了,所以他認為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國的藝術已經死亡了。他說:「今天所看到的這些作品都是自由的心靈對暴政的反抗,在這些苦難之中,真正體現了藝術之美。
中共當局自我吹噓現在是人權狀況最好的時期,這些作品就是以自由人性的名義在中共專制的帷幕上撕開了一道口子,通過這個裂縫看到中國的真實狀況,中國大地上現在正在發生著一場人權的大災難。」他希望人們通過這些雕刻在中國人苦難之上的藝術之美中,感受到自由的人性是不死的。

《靜水流深》的作者曾錚在開幕式上現身說法<br /><figcaption class=
《靜水流深》的作者曾錚在開幕式上現身說法
法輪功學員戴志珍和女兒法度、反映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內幕的長篇紀實小說《靜水流深》的作者曾錚都在開幕式上現身說法,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惡事實。
此次畫展吸引了眾多的學生,特別是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感慨良多。其中一位女留學生表示:在中國,政府不說實話欺騙我們,所有的媒體都是共產黨一家開的,讓全國的老百姓無端的仇視法輪功,他們在背地裡做的這些事情,我們都是不知道的,我們是到這裡看了畫展、或者是在街上接到法輪功傳單、或者是當地的一些報紙的報導才知道這些真象的。
現在許多人都已經明白了,不會再糊里糊塗的只聽一方說辭,然後大家就跟著說。所以我覺得這個畫展挺震撼的。另一位中國留學生表示:這已經不是不人道的問題了,我以前在中國受到的教育一直是把法輪功說得很壞的,我想如果這個畫展表現的都是真的,那太殘忍了,我真的不敢相信。也有不少學生表示會讓自己的同學來看,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功的真象。




參觀「堅忍不屈」畫展的人們

「堅忍不屈」畫展一角
「堅忍不屈」畫展一角
「堅忍不屈」畫展一角

《靜水流深》英文版在美國出版發行

《靜水流深》英文版在美國出版發行

靜水流深北美英文版Witnessing History封面(SOHO出版社,2006年5月)
靜水流深北美英文版Witnessing History封面(SOHO出版社,2006年5月)
         
【字號】     
   標籤
【大紀元5月5日訊】(大紀元記者肖楠報導)曾在台灣和澳洲引起轟動的第一部反映中共鎮壓法輪功及勞教所內幕的長篇紀實文學《靜水流深》英文版Witnessing History- One Chines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將於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由美國紐約SOHO出版社在北美地區出版發行,並已開始在 Amazon網上出售。 評論家稱這本書應成為年輕一代、政治家及記者們的必讀物。

出版社在新聞發佈稿中引用《出版者週刊》的評論說:「這是一本讓人毛骨悚然的關於中國殘酷的集中營的第一手記述……是一本中國觀察家們必須關注的來自最前沿的樸素而無比寶貴的報告。」
《推薦書目》的評論說:「曾錚(Jennifer Zeng)的關於電刑在內的酷刑折磨的描述令人痛心而震撼人心地提示我們:一個不受約束的政府能做出甚麼。」

澳洲英文版封面(2005年3月,Allen & Unwin)
靜水流深》是現居澳洲的法輪功學員、原北大碩士研究生曾錚所寫的第一部反映中共鎮壓法輪功及勞教所內幕的長篇紀實文學,中文版於2004年在台灣出版後已再刷六次,英文版由《魔戒》的原始出版者Allen & Unwin 於去年在澳洲出版後,兩個月內加印了兩次。曾錚為此應邀參加澳洲最負盛名的作家節墨爾本作客節(Melbourne Writers’ Festival),並到各地舉行了數十場演講和簽名售書活動。
Allen & Unwin表示,能讓《靜水流深》英文版遠銷美國,是一個不俗的成績,他們感到非常高興。

中文版封面(智慧事業體出版)
已「先睹為快」的美國俄亥俄州中學教師瓦納瑞(Valerie)在寫給曾錚的信中說:「我今年46歲了。我讀過許多書。但這是我一生中第二次試圖去聯繫一個作者,告訴她她的書對我多麼重要。
「我熱愛你的書!它在很深的層面感動了我。我一直認為近年來中國在人權方面有所改善。我不知我是從哪裏得到這個印象的。但你的書告訴我這印象是錯的。想到在現代、在非常近的時期裡,這樣可怕的人權侵犯仍然存在,我十分難過。明年我將在當地高中教關於政府的特別課程。我向你保證,我會在課堂上談到你的書。」
曾錚說,《靜水流深》英文版在美國的出版發行時間很早就確定了,結果正趕上王文怡白宮喊話後,美國社會對法輪功的關注達到空前高度的這樣一個時機,也算是機緣巧合。她相信她的書能夠為願意進一步了解法輪功受迫害和中共勞教所黑幕的各界人士提供一份寶貴的第一手資料。

澳洲英文媒體報道《靜水流深》英文版
澳洲紐省女作家協會主席 Valerie Pybus說:「這本書應該成為年輕一代的義務性讀物(compulsory reading)」。
《悉尼晨鋒》報刊載James Bradley的評論說:「作為對中共殘酷鎮壓法輪功的記述,Witnessing History這本書為那些盲目而狂熱的熱衷於『中國奇蹟(Chinese miracle)』的讀者和媒體提供了一份清醒劑。這本書所記述的中共勞教所的黑幕和整個司法和刑法體系的獨裁專制的性質應該成為政治人物和媒體記者的強制性閱讀材料(mandatory reading)。」
Witnessing History售價25美元,將於5月13日開始在美國出售,現已可在SOHO出版社網站或Amazon上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