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4, 2016

陳用林呈《悉尼國際法庭》審江羅案證詞

610指揮外交部 迫害一名法輪功需15萬

陳用林向法庭宣誓(大紀元)
陳用林向法庭宣誓(大紀元)
 
【字號】     
   標籤
【大紀元12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蔣容悉尼報導)12月17日《審判中國共產黨反人類罪行悉尼國際法庭》第二次開庭審理十九名法輪功學員訴江澤民等反人類罪一案時,原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出庭作證,指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是系統性、制度性的,中共610辦公室副主任曾到悉尼「檢查工作」,有法輪功學員死亡案例被海外媒體揭示而造成重大影響時,外交部會下文件「統一口徑」。
以下是陳用林證詞中英文全文及法庭質證實錄。

悉尼國際法庭》第二次開庭審理江羅等反人類罪行案(大紀元)
陳用林向審判中國共產黨反人類罪行悉尼國際法庭提供的證詞
本人陳用林1991年8月至2005年5月期間在中國外交系統工作,其中2001年4月至2005年5月在中國駐悉尼總領事館工作,擔任政治事務領事,曾經接待100多位來悉尼訪問的中國共產黨(簡稱中共)領導人,並與他們就許多中共重大政治問題進行過交流,深知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對外政策和中共體制內部運作情況。本人願意向審判中共反人類罪行悉尼國際法庭,就中共對法輪功團體的殘酷迫害事實,作證如下:
一、據我所知,中共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是系統性的、制度性的,所有的政府部門官員都不同程度地參與了迫害,公安和安全等強力部門是迫害法輪功最直接的工具。為對法輪功進行嚴厲鎮壓,中共中央政治局成立了「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並於1999年6月10日緊急成立「處理法輪功問題辦公室」,負責日常工作。中共各級政府包括中央、省、市、縣、鎮、村和街道政府領導,以及國有公司和企事業單位,特別是公安、安全、法院和司法等部門負責人,都捲入了這場對法輪功的滅絕人性的迫害。
為配合國內610系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共外交部及公安和安全系統將對法輪功的迫害延伸至海外。中共外交部於1999年成立了「法輪功問題辦公室」,簡稱「法辦」,隸屬於外交部辦公廳,於2004年改稱「涉外安全事務司」,對外公開掛牌。
除中共公安和國安系統秘密運作外,中共派駐重要國家和城市的使領館大多數都設有「反法輪功涉外鬥爭小組」機制,拒絕為法輪功人員提供領事證件服務(包括拒發入境簽證,拒辦護照延期並沒收中國護照,拒辦公認證和健在證明等業務)並通過公開渠道蒐集法輪功有關資訊,通過向當地政府施壓、歪曲宣傳等手段竭力「擠壓法輪功的生存空間」。
二、中央610辦公室負責人在悉尼考察時說,在中國國內目前估計尚有6萬多法輪功人員,其中一半在監獄和勞改營裡服刑,另一半由公安和各級政府和企事業部門聯合進行嚴密的人身監控,都是中共強制「轉化」的對象。中共每迫害一個法輪功人員,需要花去15萬元人民幣。中共對法輪功人員的迫害慘無人道。我在中共駐悉尼總領館工作時,接觸到不少關於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人員背景資料,其中有很多故事,明顯不能自圓其說。實際上,有很多法輪功人員的死亡都是與中共公安和勞教等部門實施酷刑和進行慘無人道的「強制轉化」有關,如法輪功學員陳承勇之死。但中共外交部下發給駐外使領館的統一對外表態口徑則完全不顧事實,謊話連篇,對媒體搪塞了事。
三、中共對人民實行中央集權和一黨專制統治,國家政策制訂從來都是自上而下,實行「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奴化國民的政策。中共外交部關於法輪功問題的涉外政策實際上是執行中共中央外事領導小組作出的決定。中央外事領導小組又與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進行相關協調。大量事實和史實表明,中共顛倒黑白,打的是「為人民服務」的光輝旗幟,幹的是反人類、反社會、反道德的無恥勾當,是一隻地地道道的吃人不吐骨頭的披著羊皮的惡狼。
本人宣誓以上證詞均屬事實和本人真實意思的表述。
陳用林
二OO五年十二月十七日於悉尼
法庭質證實錄: 

陳用林在證人席上(大紀元)
被告律師袁鐵明:你說你在悉尼會見過100多個大陸政府的領導人。本案牽扯的被告作為自然人來講有四個。這四個人你見過嗎?
陳用林:沒有見過。我遇見的是610的人員。我接待過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XX(姓名略)。
袁鐵明:那麼你做的陳述和這四個被告人沒有直接的關係。
陳用林:與四個自然人沒有直接關係,與610辦公室有關係。但是我要做的證明就是,中共對法輪功所犯的罪,實際上是個系統性的迫害,是中共中央壓下來的指示。沒有中共中央的指示,這些下面的人不可能……(被打斷)
袁鐵明:我的問題已經明白了,你的陳述與這四個被告人沒有直接聯繫。
陳用林:你這不是強辭奪理嗎?(聽眾笑)
被告律師陳弘莘:陳用林先生,你在領事館任甚麼職務?
陳用林:政治領事。
陳弘莘:謝謝。那麼你曾經是「法辦」的成員嗎?
陳用林:不是。
陳弘莘:你說見到610的副主任,是在哪一年?
陳用林:2003年11月。
陳弘莘:你跟610副主任見面時,他是跟你回顧了以前中共中央對法輪功做了些甚麼呢,還是跟你說以後要對法輪功做甚麼?
陳用林:不光是回顧了一下,對整個打壓法輪功的情況跟我們進行了通報。
陳弘莘:所以在座的有很多人?
陳用林:有很多人。
陳弘莘:所以是通報,而不是一個政策性的安排?
陳用林:是的。
陳弘莘:好的。我只需要知道這個。那麼我還想知道,中共的外交政策當中,對於中國大陸的監獄裡發生了甚麼,對於那裏的情況,從中國的政局情況來說,有必要向駐外領館介紹和匯報嗎?存在這樣一層關係嗎?
陳用林:中國監獄裡的情況,因為有具體的案子 ,它要把整個的背景資料發給我們,然後再來一個對外的統一口徑。實際情況……(被打斷)
陳弘莘:具體的案子是個人的,還是特殊的案例?
陳用林:有很多是特例。
陳弘莘:那麼特例一定是因為這個人曾經住在海外,或他跟當地的使館有關係。如果它只是一個中國大陸本土內任何群體任何個人的事情,它是不是沒有必要跟國外任何一個使領館的人員交代和匯報,或者是解釋?
陳用林:有好多案例是國外的法輪功學員向媒體揭示以後,造成了影響,然後我們是去跟國內去請示,造成影響以後……(被打斷)
陳弘莘:我不是在談法輪功,我沒有談法輪功,我只是在說,這類的事情和國外的領事館沒關係……
陳用林:只要是對外有影響的,因為是法輪功的事情……
陳弘莘:OK,好,我只需要知道這個,是對外有影響的。那麼你剛才談到,現在在中國可能有6萬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國的監獄裡,或者被勞教,或者被監控,那麼每一個法輪功學員要花15萬人民幣去做破壞的行動,這些事情你從哪裏聽來的?
陳用林:這些是中共中央610副主任XX(姓名略)告訴我的。
陳弘莘:是書面的還是口頭的?
陳用林:是口頭的。
陳弘莘:怎麼樣確認它從法律上是絕對可信的?
陳用林:我覺得必要的時候可以把當時在場開會的,有幾個一起參加活動、開會的,領館的人,可以把他們叫來問問。(聽眾笑)
陳弘莘:我最後一個問題是,您不是「法辦」的成員,也不是中國駐澳大利亞領館的最高領導,那麼中央610辦公室,照我們所有人的理解,它應該是關於法輪功的鎮壓當中,從組織結構來說,它應該是最高的組織,那麼是甚麼樣的原因,使您參加了這樣的會議?而且得到這麼確認的資料?和這麼詳細的內容?
陳用林:因為我在領館中是政治事務的領事,處理包括法輪功問題、台灣問題、民運問題,和其它一些政治敏感問題,法輪功問題是其中一部份工作。
陳弘莘:悉尼總領館有「法辦」嗎?
陳用林:悉尼總領館有一個叫「反對法輪功涉外鬥爭小組」……
陳弘莘:他們幹甚麼的?如果您做了法輪功的工作,他們幹甚麼?
陳用林:他們專門是對付法輪功的。整個總領館裡面,所有的部門,抽調一個人,來組織這麼一個小組,然後來實施有關對法輪功的……
陳弘莘:那麼你想告訴我們的是,其實真正對付法輪功的,應該是這個組織,而不是你這樣的個體。
陳用林:這也是我的責任……
陳弘莘:謝謝。我的問題問完了。
被告律師袁鐵明:我剛才問完問題後,我聽到證人說我強辭奪理。我對證人這種對辯護人的污蔑性態度,表示抗議!
法官袁紅冰:以後證人要注意自己的用語。
陳用林:我是作為一個中國有良心的人坐在這裡作證,我對法庭的……
陳弘莘:抗議這種說法!我們都是有良心的人……
陳用林:原告怎麼沒有律師啊?
法官:現在請原告代表提問。
原告代表曾錚:我的第一個問題是,剛才您談到在悉尼見過中共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XX,我想問他作為中央610副主任,到悉尼來做甚麼?
陳用林:他到悉尼來有兩個目的,一個是遊山玩水,第二個是來檢查對法輪功的工作,因為國內對法輪功的鎮壓得、迫害得比較厲害,他們認為國內的法輪功之所以鎮壓不下去,是因為海外工作不力,所以他要來督戰、督陣、檢查工作,然後進行一些指示,他要求我們駐外的使領館要加強擠壓法輪功的生存空間,來壓制他們,要落實。
曾錚:你談到他是來檢查工作。那麼誰對他負責?他從行政上說是一個甚麼職位的官員,您從行政上說是一個甚麼職位的官員,他是不是可以領導你?
陳用林:因為中共是一黨專制,既然是中央來的,整個外交部,這個團是外交部陪同的,就是相當於中央來檢查工作,所以他說的話,作為使領館,那就是必須聽的。
曾錚:就是說,他是可以代表中共中央的?
陳用林:對,代表中央直接下來的。
曾錚:悉尼中領館中有610的機構嗎?他來檢查工作時,誰對他負責?誰向他匯報工作?
陳用林:中領館中沒有610,但有直接對外交部「法辦」負責的,有重要問題時,由外交部直接跟中央610溝通。
曾錚:你剛才在證詞中提到外交部系統的「法辦」跟610是協同工作的,那麼他們是怎麼協同的?
陳用林:波及到法輪功問題的,因為外交部涉及到對外影響,它需要提供一些資訊意見,「法辦」說是跟中央610協同,但實際上只要是涉及到法輪功的問題,就必須聽610的。
曾錚:我在媒體報導中看到,您在中領館工作時,很重要的工作就是監視和收集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情報。我想問這種工作是怎麼樣進行的?收集到情報以後,各國的中共使領館,拿法輪功學員的情報是做甚麼用的?
陳用林:有關在海外的法輪功的活動情況,是中共中央要掌握全球法輪功活動的形勢。在使領館像我這樣的政治領事所做的工作,主要是通過公開渠道和資源收集情報,包括在公開集會的時候去查看有多少人參加,大概是怎樣一個情況,主要是全局的情況,作為610對海外法輪功情況的一個瞭解。這對它在製作政策時有一定的參考作用。
曾錚:那你們收集到情報後反饋到國內的甚麼部門?
陳用林:反饋到「法辦」去。
曾錚:您剛才提到在全球建立一個反法輪功網絡,那麼誰來做這樣的協調工作,在全球駐各國的使領館之間來協調?
陳用林:各個使領館都是單獨向「法辦」和外交部領導直接匯報。
曾錚:您剛才提到,出現法輪功學員死亡案件的時候,你們會接到文件,來對外統一口徑,那麼您接觸過多少這樣具體的死亡案例?
陳用林:這個是不定期的,有時候要看這個事情的嚴重性。比如說戴志珍的這個案子,因為鬧得比較大,說他丈夫被迫害死了。然後就有材料過來,說整個情況,是怎麼死的,背景等,就有背景材料過來,告訴我們怎麼表態。一般有關法輪功學員的死亡案例,是不會主動去表態,只是被記者問起的時候才會去表態,因為它造成了影響。實際上這些外交系統下達的統一表態口徑,那肯定是屬於搪塞,怎麼把這個事情搪塞過去就完了,比如對戴志珍丈夫是怎麼死的,那口徑實際上就是很簡單的,就是說他自己身體不好,不願去醫院就醫死了。實際上是因為他被抓起來了,進行各種折磨。折磨以後,那他可能本來身體就不好,你再折磨,沒有條件(醫治),自然就死了。這種是屬於受迫害死的,但回來的統一口徑是自己身體有病,不願就醫死的,跟共產黨迫害沒關係。
曾錚:除了戴志珍的丈夫外,您還知不知道其它被要求統一口徑的死亡案例?
陳用林:國內死亡的它比較忌諱讓很多人知道,它一通報就有很多人知道了,所以有好些開始時都是還不清楚,都是從內部看完背景材料以後,可以猜出來,看出來,特別是跟外界媒體報導的比較,大家也從它的手法中可以看出來,其中包括有個齊秉淑,她是畫家齊白石的孫女,外交部對她本來沒有通報,後來我們去瞭解情況,問是怎麼回事,因為有法輪功學員在海外展覽齊白石的字畫,我們就去問是不是真的跟齊白石有關,這些畫是不是真的,一查就查到了,說齊秉淑實際上是法輪功學員,說她精神有問題,被送精神病院了,這是給我們的背景材料,但是對外是不能說的,
曾錚:那麼你們多長時間會接到這樣要求統一口徑的材料?
陳用林:主要是在海外鬧得比較厲害的,特別是法輪功或國際媒體網絡公佈了案例,吸引媒體,成為焦點,把這個事情影響搞大以後了,中共中央政府不得不表態的時候,才會把這些有關的背景資料發到各國使領館,給一個表態口徑。
附:陳用林證詞英文本:
Testimony of Chen Yonglin at the Sydney Tribunal during the Trial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for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My name is Chen Yonglin. I was employed in the Chinese diplomatic sector from August 1991 to May 2005. From April 2001 to May 2005 I worked as the Consul of Political Affairs in the Consulate-General of the PRC in Sydney, during which time I received more than 100 high-ranking official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the CCP) who came to visit Sydney, and I held talks with them on many important political issues on behalf of the CCP. I have in-depth knowledge about the CCP’s foreign policies regarding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and how the CCP institutional system works. I am willing to give the following testimonials at the Sydney Tribunal for the Trial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for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in relation to the brutal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1. As far as I know the CCP’s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is comprehensive, systematic and institutional in nature and all government officials have, to varying degrees, participated in the persecution. The powerful departments of the Public Security and National Security are direct tools for the persecution. In order to carry out the severe suppression of Falun Gong, the Politburo of the CCP established “the Central Leadership Group for Handling Falun Gong Issues”, and on June 10, 1999 urgently established the “Office for Handling Falun Gong Issues” which would take charge of daily affairs. The CCP administrations at various levels, including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he provincial governments, the municipal governments, local governments encompassing the county, township and village levels; government officials in neighborhood committees, as well as state-run enterprises and organizations, especially the government officials in the Public Security, National Security, Courts and Jurisdiction, have all been involved in the genocidal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In order to cooperate with the 610 system in their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the CCP Foreign Affairs Ministry and the Public and National Security have extended the persecution overseas. The CCP Foreign Affairs Ministry established the “Office to Handle Falun Gong Issues” (“Falun Gong Office” for short), which is under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e Office of the Foreign Affairs Ministry. It was changed to “the Department of Security Issues Concerning Foreign Countries” in 2004 and openly put up its official plate.
Aside from the secret operations of the Public Security and the National Security systems, most of the Chinese embassies and consulates in major countries and cities have in place an “anti-Falun Gong fighting team”, whose tasks include refusing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applications for passport extension; confiscating their passports; refusing to offer them any certifying services, and through open channels, collecting relevant information on Falun Gong; exerting pressure on the local government; promoting twisted propaganda and in general making the most of “squeezing the living space of Falun Gong”.
2. According to a responsible official from the Central 610 Office who
visited Sydney, the government’s current estimate shows that in China there are currently more than 60,000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being victimised—half of them incarcerated in prisons and labour camps, and the other half under strict surveillance by the Public Security and governments at various levels in conjunction with enterprises and government organizations. They are all targets of the forced “reform”. It costs the CCP government 150,000 yuan for the persecution of each Falun Gong practitioner.
The CCP’s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is extremely inhumane. While I was working at China’s Consulate-General in Sydney, I had access to a lot of background information on the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who died as a result of the persecution. Clearly, a lot of the stories could not justify themselves. In fact, many deaths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were related to the cruel tortures by the police and labour camps and the inhumane forced “reform”, such as the death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 Chen Chengyong.
However, the unified points of view passed down from the Foreign Affairs Ministry for public release to foreign countries totally ignore the facts and are packed with lies in an attempt to stave off the media. 
3. The CCP imposes upon the people an extremely centralized one-party autocratic rule, and the policies have always been made at the top and passed down. The CCP regime carries out an enslavement policy, forcing the people to “strictly keep in line with the CPC Central government”. The Foreign Affairs Ministry’s policies on Falun Gong are actually instituted by the Central Leadership Group for Foreign Affairs, which co-operates with the Central Leadership Group for Handling the Falun Gong Issues.
It is clear from ample facts and historical evidence that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on the one hand, waves the flag of “serving the people” whilst on the other engages in inhumane, anti-social and immoral, shameless activities. It is “a wolf in sheep’s clothing” that ruthlessly kills people.
I swear that the above testimony is true, regarding the facts, and that it genuinely states what I mean to say.
Chen Yonglin
December 17, 2005
Sydney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