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5, 2016

悉尼各界座谈对江罗等判决结果


 
【字号】     
   标签
【大纪元5月3日讯】(大纪元记者肖楠悉尼报道)4月29日,悉尼国际法庭就法轮功学员诉江泽民等反人类罪案作出刑事判决,判处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等四被告终身监禁,没收个人财产,并宣布取缔610办公室。会后,出席宣判会的部分听众举行了座谈会。以下发言内容根据录音整理。
原告律师:对判决结果感到满意

赵远明在宣判会上(大纪元记者安娜摄)
赵远明(原告律师):悉尼国际法庭的建立,在人类的法制史上是一个创举,体现了人类的正义和良知,也体现了法权在民的思想和原则。
这个法庭的建立,在审理过程中严格的依照法的精神来进行,给予了被告辩护的机会,经过了多次法庭的激烈辩论。在适用法律方面,都是严格按照法的精神,就是公正的原则,因此这次审判的结果也是非常好的。在审判过程中,陪审团作出了一致的决定,判定被告有罪。
作为原告代表,我觉得这次的判决非常好,我对此结果感到满意。
被告律师:我问心无愧,已尽到最大努力
袁铁民(被告律师):我想说的是,这个国际法庭的建立是历史性的,它伸张了在人民中间对罪恶进行审判的一种正义的要求。所以在悉尼审判中共,就我个人来说,我很愿意出来承担法庭指定给我的任务。
但在辩护过程中,也非常困难,困难有两点。第一点,对我个人来说,我对中国共产党犯下的各种罪恶深恶痛绝,所以让我站出来替江泽民这些人做辩护,本身在灵魂上就有一种很矛盾的状态,对我的灵魂是一种折磨,这是一个难点,需要我克服。

被告辩护人陈弘莘、袁铁民在辩护席上(大纪元)
第二个难点是在辩护过程中间,原告方提出了很多问题,这些问题从技术上来看还有很多需要进一步去完善它,我就应该去找它的切入点,从技术上去找它的破绽,去反驳对方。我作为被告的辩护人,不能直接接触到被告,怎样去维护被告的正当权益,怎样从技术上,对原告所提出的一些问题进行充分的反驳,也是很困难的。
但是我作为法庭所指定的辩护律师,我要维护法律的公正,要维护当事人合法的正当权益,我应该克服我心理上的障碍,积极的去维护被告人的权益,积极的从技术上把辩护做好。
回顾一下这几个月来的工作,我是问心无愧的,我是尽了我最大的努力,忠实地履行了辩护人的职责,为被告人进行了充分的辩护。陈弘莘女士也是辩护人,我们经常半夜不睡觉,讨论问题到天亮。她的工作也是值得称赞,值得肯定的。
今天的判决辞,应该说是到现在没发现有什么缺陷,但是还有一些问题我还在思考中。所以今天不做更多的评价。
不管怎么说,对这个事情的本身,我要是欢呼,高声欢呼的。
原告代表:希望今天的判决对参与活取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分子起到警示作用
曾铮(原告代表):为什么我们要这个法庭进行起诉呢?说来话长,这牵涉到一个基本的事实,那就是,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持续这么多年了,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得不到任何法律的保障,反而受中共恶法的迫害。这么多人被迫害致死、被关押、被迫流离失所,都是因中共恶法的迫害。所以在中国国内,通过司法去要求公正,在目前是根本不可能的。

曾铮在法庭辩论中(大纪元)
在国际上的情况,我在2002年就跟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向联合国的人权委员会和酷刑委员会递交了一个诉讼案,但是至今仍无结果。在其它国家,已经有了几十个诉讼案,有的也已经做出了有罪判决。但是象悉尼国际法庭这样用这么长的时间,允许我们做这么充分全面的控述,而且这么快就下了判决,这是第一次。
我们到底有什么诉求呢?无非是一个正义的伸张。我觉得,法庭的判决对这些被告是相当的仁慈的。人类的历史上,法律的历史上,正义和邪恶之间一直在斗争。我感到高兴的是,这个法庭从运作的本身就是人类法制史上的一个创举。
听了今天的判决辞,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它强调了人是一个道德的存在,一个精神的存在,所以对于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就已经构成了反人类罪。我觉得这是一个伟大的创举,一个伟大的判定,它肯定了人的存在的本质。
这次起诉对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挑战。在人类历史上,正义和邪恶的交锋一直进行着,当邪恶战胜正义的时候,人类一定会走向毁灭。所以人类能不能在迫害法轮功这样重大的邪恶面前摆正位置,用我们自己的力量,良知的力量,来阻止这样的邪恶,实际上也关乎到人类的未来。
我特别想强调的是,在我们提出起诉的时候,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还没有被披露出来,所以没有包括到我们的控诉辞中去。以后有新的起诉,一定会把这个内容加进去。
虽然这个法庭是个民间法庭,对罪犯的惩治暂时还有困难,但是,今天的判决无疑向那些直到今天还在参与犯罪,特别是那些加班加点参与活取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杀害被关押在死亡集中营中的法轮功学员的犯罪责任人传达了一个明确的信息,那就是,作为法轮功学员也好,作为非法轮功学员的正义人士也好,国际司法界也好,我们对于反人类罪行的审判的决心是决不会动摇的。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在中共面临解体的今天,这个法庭所作出的判决,在中共垮台后的中国得到承认,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所以,我在这里非常想向参与杀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人员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立即停止你们的罪行,否则全世界正义的人民都不会放过你们!
郝凤军:我们将向各国寻求司法援助

郝凤军在闭庭后的座谈会上发言(大纪元记者安娜摄) 
郝凤军(审判中国共产党反人类罪行司法委员会成员):判决的执行现在在中国还不行,因为这四人及610组织现在在中国大陆。但每一个法庭,每一个法院,每一个执法单位,执行一个判决都有一个过程。今天通过悉尼国际法庭的形式,法庭宣判结果已经出来,作为国际司法委员会的成员,我认为下一步,袁大法官应该是给各国的外交使节送照会,如果这四个被告以及610的任何一个委员抵达第三国的时候,第三国应该有司法援助,协助我们的司法委员会将被告绳之以法。
我认为中共倒台以后,如果他们不离开中国大陆的话,到中共倒台的那一天,他们同样会在中国被绳之以法。
对于财产的冻结,我们主要会向国际上的银行,如瑞士银行,包括中国银行发出相应的通知,冻结被告的个人财产。
陈用林:有良知的人不允许迫害法轮功

陈用林在闭庭后的座谈会上发言(大纪元记者安娜摄) 
陈用林(原中共外交官、原告方证人之一):今天悉尼国际法庭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犯罪分子作出了判决,我感觉是本着非常人性的原则,也考虑到今后中国建立民主政体的时候,法律可能涉及的因素,就像刚才曾铮女士提到的,这是一个比较仁慈的判决,同时也伸张了正义。
今天,至少对悉尼的法轮功学员应该是大快人心的一天。但现在中共这些犯罪分子躲在大陆,不敢迈出国门,有些迈出国门的时候很快就会遭到国外的异议人士的起诉。像这次温家宝到澳洲来,同行的薄熙来,法轮功学员对他进行起诉,他一直躲在饭店里面不敢出来。
今天的判决出来了,需要国际社会的支持,这是肯定的。成立这个法庭一开始我就很支持。这个法庭起码反映了在海外,大多数华人对法轮功支持的这个民意,但在中国大陆大部分人还不知道在海外有这样一个民间法庭。如果他们知道了,我相信他们也都会支持的。
今天悉尼法庭作出的判决,实际上对今后中国实现民主以后,更广泛的审判中共的犯罪分子是有很大的参考作用的,包括法庭所掌握的证据,都可以收集、保存起来。因为中共领导人也觉得末日很快会来临,所以,他们会尽快的销毁他们的罪证。我相信这个法庭会不断的收集证据。
整个法庭的程序,这样的民间法庭的审理,是有代表性的,对共产党审判是一个首创。这个程序是根据现代法的精神和国际法、国际公约,汲取了历史上审判战犯的案例,还有纽伦堡审判纳粹的案例,对今后有非常好的参考作用。
今天的判决实际上代表了大部分华人,特别是有正义良知的人,同时也得到一些西方人的支持。这样的判决,就等著在大陆实现民主以后,将这些罪犯绳之以法,伸张正义,将罪犯捉拿归案。
这个国际法庭也向中共官员传达了这么一个信息:在海外自由的社会,中国公民,海外许多有正义感的、有良知的人是不允许中共在国内残酷迫害人民、残酷迫害法轮功、残酷的对人民进行洗脑,迫害有信仰的人士的。它传递了这么一个信息。
人类的良知终将战胜邪恶,这是一个真理。对仍然在犯罪的人有一个警示作用,对主要犯罪分子下面的官员有警告作用,警告他们不要再做恶,继续做恶肯定要对他们审判的。现是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大家知道,中共的垮台是必然的,它的犯罪事实积累越多倒得越快。今天悉尼国际法庭所作的判决是有历史性意义的,也是首创,其影响是深远的。
陪审团成员:没想到迫害残酷到这种程度

陪审团成员Kathy范在座谈会上(大纪元记者肖楠摄)
Kathy范(陪审团成员):在参加这个案件的审理之前,我没有亲自听过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只是从报纸上、书上看到一些。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他们的亲身经历、亲身遭遇,我感到非常震动。我知道共产党是很残酷的,但没想到残酷到这种程度,居然用清朝时候很残酷的刑罚来对待信仰“真善忍”的人们。而且这些人们在最初也并没有去反对共产党,只不是是相信他们所信仰的。从这个角度讲,共产党真的是太霸道了,而且非常残酷,没有人性。
民运人士:提前审判罪恶会进入历史史册

冯海光在接受大纪元采访(大纪元记者肖楠摄)
冯海光(民运人士,新近从大陆逃到澳洲):今天来到这个法庭,我感到非常荣幸。
我觉得这个法庭是一个创举,在人类历史上,法制史上都是一个创举。一般的法庭都是在事情完结之后,才对犯罪事实追究。目前,中国大陆还处在中共的统治之下,在另外的国度设立了这样的民间法庭,历史意义是非常重大的。悉尼国际法庭提前审判罪恶这种形式,这是会进入历史史册的。悉尼国际法庭一定会在人类历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
我听到法轮功是在99年。当时中共不断的灌输,说“法轮功是‘X教’”,把法轮功的人等同于恶魔。在中国不炼法轮功的都不了解法轮功,包括“天安门自焚”事件,大家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自杀,很残酷,还杀人。
中共的谎言,就像九评说的那样,控制了所有的言论。到悉尼以后,我接触了一些法轮功学员,我觉得他们的人性非常好,真的体现了人的真善美。
听大法官的宣判时,听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时,我就想到对法轮功的迫害,与中共奴役人民是连在一起的。法轮功那时并没有反对共产党,但是中国那么庞大的炼功队伍,共产党就认为威胁到它的统治了,便用手中的权力,利用整个政府来镇压这个组织。大家知道1989年发生的天安门事件,它也是用它的国家政权,甚至军队,机关枪,开花子弹,对手无寸铁的学生进行镇压。
今天悉尼国际法庭审理法轮功受迫害的案例是个历史创举,希望在中国本土,当民主的一天到来时,能审判中国共产党的反人类罪行。我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现在中共内部没有一个人信共产主义,除非他是疯子。那它为什么还不垮台,还在玩世界于手中?因为在中国已经是官僚的私有化,它控制着中国的市场,可以拉拢一些西方的政客,在西方舞台上在人权方面多给中共一点面子,让人承认它的合法性。
实际上中共在中国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合法性,共产党打江山时信的共产主义现在已经没人信了,它没有合法性,就靠对人民的镇压,迫害法轮功,迫害异见人士,维权人士来维护它的政权,它完全是个法西斯政权。
刚才大家谈到怎样实施判决的结果。我想,有一天,我们这些人会全部回到中国,站在一个全新的法庭上,对中共犯下的罪行做一个追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