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5, 2016

杨军:审判中共的意义

在悉尼国际法庭逮捕江泽民令发布会上的发言

杨军:“我觉得今天很神圣”(大纪元)
杨军:“我觉得今天很神圣”(大纪元)
 
【字号】     
   标签
【大纪元9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蒋容根据录音整理)我非常荣幸,悉尼国际法庭第一次开庭我参加了,那次告诉我们说是10月22号第二次审判,那么今天比较特殊的是,法庭传票送达了,又有纽伦堡法庭关于审判共产党的提议。
作为一个从事过海外民运的人也好,作为一名今天想和共产党彻底决裂的人也好,我今天非常高兴。共产邪党统治中国56年犯下了滔天罪行,非正常死亡的人数超过了8000万。
  我是56年出生的,我小时候在河北农村保定安国县亲眼看见过人吃树皮、饿死,或者是吃观音土撑死的惨况。
  但是,中共建政56年来,有多少人敢说我们审判共产党?没有人,所以我很激动,今天终于有人站出来,向中共高官发出了传票,向江泽民等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这些人发出了传票,我觉得非常神圣。
  刚才有人提出来(审判中共党魁),到底做得到做不到,我觉得能不能实行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今天迈出了这一步,我们在海外有了审判共产党反人类罪行的国际法庭,我们走出第一步的时候,就说明我们华人觉醒了,我们敢向共产党说“不”字了。
  前一、两个星期,我们开过民运的研讨会,开过关于陈用林的研讨会。在会上我不是太理智,我发了脾气。为什么呢?因为真的是有这样的人,他对共产党的那种痴迷,他对共产党的那种痴性,在党文化下受的这种毒害实在是太深了。而且很多人是年轻人。他们不知道共产党的邪恶。
  已经解体的前东欧国家的人,他们在纽伦堡说,共产党所犯下的罪行绝对比二战时法西斯犯下的罪行还要邪恶。
  想想看,我们中国抗战时我们死了多少人,在中国历史书上有记载的,中国是将近3000万,我看到的有380多万国民党的军队,战死了,加上我们的老百姓,这是抗战整个8年。
  可是中共建政56年来,我们中国死了多少人?是在一个和平时期,非正常死亡,这都是有历史统计的,有8000万人。
  光一个所谓的“自然灾害”,其实不是“自然灾害”,是“假、大、空”,到人民公社、亩产万斤千斤的,然后公社的书记就让老百姓交公粮、交税,交得最后……实际上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把粮食全部都交光了,老百姓吃什么?广西人吃人,这都是真的。我作为一名海外华人,我感到这些东西太可怕了。
  那么今天有袁红冰教授站出来组织这个法庭,我觉得是太好了。我希望我们海外华人都来支持这样一个法庭,支持袁红冰教授这一正义的行为,我们让全世界的人,我希望我们还能联合纽伦堡的国际法庭,真正的展开到共产党的控诉,让我们这个审判能够坚持下去。但是我相信,这样审判的意义就在于,我们要向执政的中国共产党说“不”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