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5, 2016

悉尼國際法庭再開庭 唇槍舌戰質證人


悉尼國際法庭再開庭 唇槍舌戰質證人

《悉尼國際法庭》第二次開庭審理江羅等反人類罪行案(大紀元)
《悉尼國際法庭》第二次開庭審理江羅等反人類罪行案(大紀元)
 
【字號】     
   標籤
【大紀元12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蔣容悉尼報導)12月17日下午一點半,《審判中國共產黨悉尼國際刑事法庭》在悉尼州立圖書館第二次開庭,審理曾錚、劉靜航等十九名法輪功學員訴江澤民等犯有反人類罪行一案,原告方五名受害人及證人出庭作證。受害人聲淚俱下的控訴、被告律師的步步緊逼,及原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在庭上扔出的「重磅炸彈」,令法庭氣氛起伏跌宕,旁聽席中時而有人流淚,時而有人哄笑。
原告席(大紀元)
原告席(大紀元)


陪審團聽取證詞(大紀元) 


大法官袁紅冰(大紀元)
大法官袁紅冰(大紀元)
愛米徐:8個月嬰兒被餓死,17歲女法輪功學員被強姦懷孕,法輪功學員孩子不能上學 
第一名出庭陳述的是來自江蘇鹽城的原告之一愛米徐。她甫開口即淚如泉湧,在不停的擦拭淚水之中完成了陳述,揭出她在江蘇工廠的僱員、28歲的法輪功學員顧女士被抓後,八個月大的嬰兒在家被活活餓死、嬰兒屍體腐爛,屍蟲爬出門外才被鄰居知曉的慘劇。
愛米徐揭出的迫害慘劇還包括:她的17歲的鄰居,一位王姓法輪功女學員被警察強姦導致懷孕;她的表親、54歲的法輪功學員殷玉香被迫害致死;江蘇鹽城城東中學、小學、城南中學、小學、城西中學、小學、城北初中、小學等學校每個學校都有十幾個到二十幾個中小學生因父母修煉法輪功而不能上學;她本人的工廠銀行帳戶被凍結,等等。 

愛米徐聲淚俱下陳述嬰兒被餓死、少女被強姦致懷孕、表親被害死情形(大紀元)
愛米徐陳述過程中,陪審團部份成員及旁聽席中均有人落淚。
被告律師對她的提問主要包括:你知道江蘇610辦公室是何時成立的嗎?如果不知,怎麼證明99年7月20日對法輪功學員的大抓捕是在610指揮下進行的?你提到法輪功學員李欽被勞教六年,你見過他的勞教判決嗎?為甚麼鎮壓法輪功以後,你本人並未坐牢,還能在中國開工廠,等等。
愛米徐多次被問至情緒激動,法官袁紅冰提醒她相信陪審團的判斷力。

被告律師陳弘莘向證人提問(大紀元)
中科院博士生導師李寶慶:名譽上搞臭的迫害,洗腦班即黑社會 
第二名出庭陳述的是原中國科學院博士生導師、68歲的原告李寶慶。他代表本人及妻子劉靜航著重陳述了被告編造「洩密案」對劉靜航及其他法輪功學員實施「名譽上搞臭」,編造所謂「204大案」將劉靜航非法判處三年徒刑,將他本人三次非法拘留,以及他從中國科學院地理研究所黨委辦公室,被黨委書記劉毅、黨委辦公室主任、保衛處長及幾個突然出現的「彪形大漢」蒙住頭,從三樓拖到樓外塞進汽車,「綁架」到大興縣新安女子勞教所洗腦班的過程。
李寶慶說,洗腦班連續三天不讓他休息、不准他睡覺,罰站、蹲襠、面壁等,「名堂很多。拳打腳踢,揪頭髮也是家常便飯。因我不轉化,焦學先就指揮著五、六個被勞教的女人,按住我的身體,使我一動不能動,又抓著我的胳膊,攥著我的手在她們寫好的『轉化書』上簽字。」
李寶慶並當庭出示了《人民日報》1999年10月26日海外版,頭版刊有被告江澤民第一次稱法輪功是邪教的講話,及「污陷」劉靜航等法輪功學員「洩漏國家機密」的報導。 

博士生導師李寶慶向法庭宣誓(大紀元)
陳用林:對法輪功的迫害是系統性、制度性的,外交部專立「法辦」實施迫害 
第三名出庭作證的是前中共悉尼總領事館政治領事陳用林。他於今年5月從中領館出走,向澳大利亞政府申請政治避難。
陳用林在證詞中說:「據我所知,中共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是系統性的、制度性的,所有的政府部門官員都不同程度地參與了迫害,公安和安全等強力部門是迫害法輪功最直接的工具。」“為配合國內610系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共外交部及公安和安全系統將對法輪功的迫害延伸至海外。中共外交部於1999年成立了『法輪功問題辦公室』,簡稱『法辦』,隸屬於外交部辦公廳,於2004年改稱『涉外安全事務司』,對外公開掛牌。」

陳用林向法庭宣誓(大紀元)
陳用林還作證說,中共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到悉尼「檢查工作」時曾提及,中共每迫害一個法輪功人員,需要花去15萬元人民幣。另外,他在中領館工作時,「接觸到不少關於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人員背景資料」,當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資料在海外被曝光後,中領館會接到「統一口徑」的指示,告訴他們應該怎麼「搪塞媒體」。
陳用林提及他在悉尼中領館工作期間,曾接待過100多名來悉尼訪問的中共領導人,被告律師袁鐵明質問:你見過本案被控告的四名自然人被告嗎?陳用林答:「沒有」,並試圖強調迫害法輪功是中共中央壓下來的「系統性、制度性」的任務。被告律師打斷他的回答說:「你的證詞與四名被告無關。」
陳用林脫口道:「你這是強辭奪理!」旁聽席中有人哄笑響應,袁鐵明提出抗議一次。

陳用林在證人席上(大紀元)
原告潘宇:我在四萬伏高壓電棍下寫了「不煉功、不上訪」的保證後,經常覺得還不如一槍把我打死算了 

潘宇陳述被迫害經歷(大紀元)
潘宇陳述被迫害經歷(大紀元)
第四名出庭的是原告潘宇。他在陳述過程中亦多次流淚。他說,他96年移居新西蘭,99年底回中國為法輪功上訪時被抓捕,被送至瀋陽龍山教養院「轉化」。警察穆金濤、唐力用曾將一頭毛驢電得一聲不吭趴倒在地的四萬伏的電棍,電得他「全身像被萬條鋼針穿過」,在死亡的邊緣上,他寫下了「不煉功、不上訪」的保證。
潘宇說,法輪功是他「生命的一部份」,被迫寫下背叛自己信仰的保證後,他幾年未走出「精神被強姦」的痛苦,「還不如一槍打死我算了,那可能還好過點。」
西人法輪功學員:100個會講英語的警察對付10個西方學員,迫害投資大矣! 

大衛‧茹貝切克(David Rubacek)在作證。右一為法庭翻譯(大紀元)
大衛‧茹貝切克(David Rubacek)在作證。右一為法庭翻譯(大紀元)
第五名出庭作證是悉尼西人法輪功學員大衛‧茹貝切克(David Rubacek)。他說,他於2002年3月與其他10名西人法輪功學員到北京抗議鎮壓時,遭到暴力拘捕及毆打。北京官方動用了一整層的大樓和約100名會講英語的警察來審訊他們,警察相信法輪功對中國有害。
他還說,他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橫幅後,僅15秒內就被拘捕,在此後的審訊及遣返他們回國的過程中,警察都表現了極高的效率和組織性。這讓他確信中共政府在迫害法輪功上花費了大量錢財。西方學員遭毆打的事實,讓他相信中國法輪功學員受到的迫害一定更加殘酷。
五名受害人及證人的陳述及質證進行了將近三個半小時。下午五點,法官袁紅冰宣佈下次開庭時間為2006年1月14日,屆時將繼續進行證人質證及法庭辯論。
有關此次法庭質證的詳細經過,請關注大紀元後續報導。

大法官袁紅冰(中)和受案官(左)王功彪及愛米徐(右)在法庭上(大紀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