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5, 2016

對胡錦濤的又一「棒喝」

在悉尼國際法庭逮捕江澤民令發布會上的發言的发言

曾铮:“希望胡锦涛听懂这又一‘棒喝’”(大纪元)
曾錚:「希望胡錦濤聽懂這又一『棒喝』」(大紀元)

【字号】     
   標籤
【大紀元9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蔣容根據錄音整理)我想講四點吧。
第一, 今天非常高興,我沒想到法庭有這麼快的進展,一個是傳票送達了,一個是這麼快就發出了逮捕令。我今天是第一次知道這個消息,我感到非常振奮,甚至還有點震驚,因為這畢竟是一個民間的法庭,而要被逮捕的四個犯罪人在中國都是高高在上的「統治者」,都是不得了的,象江澤民,他原來是「三位一體」的,黨、政、軍,他都一起抓的。那麼現在我們可以堂堂正正地告訴全世界,悉尼國際法庭發出了這個逮捕令,他們是罪犯,法庭要求實行司法協助,把他們逮捕起來,押送到悉尼受審。這是一個令我非常振奮的、令我非常吃驚的偉大的創舉。

  第二, 作為我個人來說,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我是一個修煉的人。上一次我們遞出了訴狀,我們還沒有對民事賠償的這一部分提出要求。作為一個修煉人來說,我們不會把人間任何一個人當作敵人,而且從這麼多年,這麼多法輪功學員所承受的精神或者物質的損失和痛苦,把人類所有的財產加起來都不能彌補這些學員所承受的。那麼這個賠償損失怎麼提呢?
  就說我自己吧,昨天是我婆婆去世一周年,她的死,就是這場迫害直接造成的,從迫害一開始我就反復坐牢。2002年我向聯合國提出控告江澤民,他們把我在國內的先生抓起來,我先生是我婆婆唯一的兒子,對她來說,就是天塌了一樣,她從這個打擊中一蹶不振,很快就被查出患了癌症,然後就去世了,昨天是她去世一周年,我們全家人都還是非常沉痛。
  所以說從精神上講,從我們自己修煉上講,我們不屑於把這些個犯罪分子當作敵人,我們怎麼樣仇恨他呀,想把他判多少年呀。因為作為一個修煉人,我們跟他不在一個境界當中,他理解不了人類高尚的東西,因為他們的精神太低下了,否則他也不會犯下這麼大的罪行。那麼我們為什麼還要做這個事情呢?這就是我想談的第三點。
  因為我們是這個社會的一員。我覺得作為人類,到今天,對於迫害法輪功的群體滅絕這麼一個大的罪行,如果人類社會的法律不能夠對此作出一個正義的裁決的話,對人類社會的法律是一個永遠的恥辱,對人類社會也是一個永遠的恥辱。所以我們作為人類社會的一員,就象袁紅冰大法官剛才講的,我們有責任為人類社會創造出未來人類歷史的輝煌。我們有這個責任讓未來的人類看到,在最艱苦的時候,我們只要堅守心中的正義,我們是有能力為人類奠定一個正義的法律的基礎的,為人類的歷史開創一個未來的。
  雖然在今天看來,剛才有人提出,法庭的判決能否執行啊,逮捕令能不能生效啊,確實,表面看來還有很多困難。
  但是,人類的歷史,人類的法律,又確實都是人創造出來的,我覺得我們今天也是處在一個非常有利的歷史時期,只是看我們有沒有這個智慧去認識到這一點,我們是有這個能力為人類的法律開創一個新的篇章的。這也是我們願意作為原告參加、願意支持悉尼國際法庭的原因。
  第四點,我剛才看到了,這個逮捕令有一條,說共產黨的執政地位雖然是非法的,但胡錦濤事實上還是占據了現任國家主席的職位,所以要求他來執行、配合這個逮捕令,我認為這是一個智慧之舉,這也反映了這一階段的一個聲音。
  大家可能看到了,很多很多人在向胡錦濤喊話:「神和人民給你的時間不多了」。作為胡錦濤來說,他「多年的媳婦熬成婆」,他被鄧小平指定為隔代接班人,他確實應該明白,他在繼承了共產黨給他的權力的同時,他也同時繼承了共產黨這麼多年殺人的血債。
  我非常希望他能夠認識到這些,他有沒有必要去背負共產黨80多年歷史中屠殺8千萬人的血債?在今天這個歷史關頭,他是可以做一個選擇的,他可以選擇把共產黨解散了,讓人民來清算共產黨的罪惡,那麼他就可以在中華民族的歷史上流芳千古。
  我希望胡錦濤能夠看一看《九評共產黨》,能夠認識到作為這個共產黨,《九評》裡下的結論是非常確切的,它就是一個外來的邪靈,它是寄附在中華民族身上的,也是寄附在胡錦濤身上的,他必須要意識到這個共產黨根本就不屬於他生命的一部分,就算他想救它,他是救不下來的,這是天定的歷史的規律。
  大家也看到了網上的報道了,中國境內,貴州,發現了一塊石頭,上面寫著「中國共產黨亡」,這塊石頭是兩億多年前產生的,500多年前裂開的,那個時候還沒有共產黨,作為你不信神的人,你一個小小的胡錦濤,你想來跟天意來抗爭,可能嗎?
  去年大紀元網站發起退黨運動的時候,有人覺得要是有10萬人退出的話,我們就是一個很大的勝利了,那麼我們今天已經420萬了。為什麼呢?它是順著天意走的,它就能走下去,如果它不是順著天意走的,走到一定時候就走不下去。
  所以我希望胡錦濤能夠認識到這一點。從大的方面說,他能夠做出選擇,把共產黨解散了,能夠讓人民來清算共產黨的罪惡。許多人跟他說,他現在登高一呼,他有能力另立新黨也好,他能在未來的中國參加選舉也好,他都可以在中華民族歷史上流芳千古;那麼小的方面他可以選擇配合悉尼國際法庭的逮捕令,把這四個被告人逮捕起來,那麼他同樣也是做了一個偉大的智慧的選擇。
  但是同時,如果他認識不到這一點,他還迷戀於已經處於滅亡邊緣的共產黨所能夠給他的那麼一點權力的話,他自己會給自己選擇一個非常悲慘的未來,從小的方面來說,這個逮捕令上也說了,他以後會為他的瀆職罪承擔法律責任。
  所以我希望胡錦濤真的能夠看到這一點:神和人民給他的時間真的是不多了。我希望這個逮捕令對於胡錦濤來說,是大家向他發出的不斷的喊話中的又一個強有力的「棒喝」,希望他能夠從被共產黨的權力所迷惑的狀態中清醒過來,為自己的生命和歷史負責。現在時間對他來說真的不多了,我希望我們能夠把他喊醒。(http://www.dajiyuan.com)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