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5, 2016

澳ABC電視台播出中國勞教所專題

Are prisoners making Chinese exports?

澳ABC電視台播出中國勞教所專題

——中國的被囚禁者在製造出口產品嗎?
北京女子勞教所為雀巢公司製作玩具兔(圖片來源: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
北京女子勞教所為雀巢公司製作玩具兔(圖片來源: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
         
【字號】     
   標籤
【大紀元6月1日訊】(大紀元記者蔣容編譯報導)5月29日週日上午十點半的黃金時間,澳洲ABC電視台「聚焦亞太」節目播出專題節目《中國的被囚禁者在製造出口產品嗎?》,揭示中國勞改營強迫被囚禁者——其中許多是法輪功學員——製造出口產品,並披露了澳洲外交部長迫於中國壓力禁止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駐堪培拉大使館前使用橫幅的情況。
以下是節目文字稿。採訪記者為Helen Vatsikopoulos。

   Feature on allegations surrounding labour camps in China 
  中國勞教所專題
  澳中之間的自由貿易區談判已經開始,據說這在未來十年內將給澳大利亞經濟帶來180億元的增長。但澳洲工會卻警告此舉將有很大的負面作用。他們說澳洲國內的製造業將無法與廉價的(中國)進口品競爭。有指稱說,許多中國產品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勞改營中製造或組裝的。一個自我修煉並遭到中國當局鎮壓的精神運動——法輪功——的追隨者們告訴「聚焦亞太」節目說,他們在勞改營裡被迫製造出口產品。
  Helen Vatsikopoulos(記者):現在是早上七點,悉尼西區,法輪功學員們正在此進行兩小時的打坐和煉功。(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煉功鏡頭。)
  他們特意選擇在中國領事館和居住區周圍煉功。如果他們在中國內的任何地方煉功,他們有可能被立刻抓起來,送進拘留所、勞教所,關押到他們放棄他們的信仰為止。《靜水流深》(英文版名Witnessing History)作者曾錚說,這樣的事情曾發生在她和其他許多人身上。
  法輪功是中國許多傳統的氣功鍛練的一種,結合了東方的精神信仰,最初於1992年由前政府職員李洪志創立。當局在早期給了他極大的榮譽,法輪功擴散得非常快。(法輪功教功錄像帶鏡頭)
  曾錚,《靜水流深》作者(譯註:曾錚曾被關押在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一年):任何人都可以來學,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我們沒有任何登記制度。我們也沒有任何行政結構。我們只是修煉真善忍,做一個更好的人。
  Helen Vatsikopoulos:它不是政治。
  曾錚:不,不是政治。我們沒有任何政治目標。
  Helen Vatsikopoulos:1999年,中國政府將法輪功打為邪教並取締,雖然其創始人三年前就去了紐約。法輪功有約一億的追隨者,超過了共產黨員的數量。
  曾錚於1966年,即文化大革命開始的那年出生。她在北京大學學理科。她在法輪功中發現了她對於人生和宇宙的問題的答案。這讓她付出很多。
  她的《靜水流深》是第一本曾來自(勞教所)內部的關於她在當局手下的夢魘般的經歷的書。讀之令人震顫。
  曾錚:我被抓了四次,然後未經審判送到一個勞教所。

坎培拉外交部前的反酷刑展(大紀元)
  Helen Vatsikopoulos:這就是前法輪功被關押者想讓世界知道的。他們說已有2164名追隨者死於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在澳洲外交部前舉行酷刑展鏡頭)

曾錚在外交部反酷刑展發言(大紀元) 
  曾錚(在澳洲外交部酷刑展發言鏡頭):我被電棍電得暈過去。我被警察強迫幫助他們「轉化」我的功友。任何有一點點良知尚存的人都不能做這樣的事情。但如果我不做,他們就不釋放我……
  Helen Vatsikopoulos:曾錚說北京女子勞教所裡95%的被關押者都是法輪功學員。 
  
  他們還被強迫每週工作七天,從早上五點半到第二天早上一、兩點。如果要趕急活,他們甚至不能睡覺。
  曾錚:我們被強迫織毛衣。我想強調的是,我們在勞教所內所織的毛衣都是用以出口的,因為它們的尺碼都很大,顯然不是給亞洲人穿的。
   Helen Vatsikopoulos:那麼澳大利亞的人也有可能穿著你在勞教所時所織的毛衣羅? 
  
  曾錚:是的。我們也為大型跨國公司,比如雀巢公司製作產品。我們做兔子,那種填充起來的軟玩具。每只兔子需要至少10個小時,30多個步驟才能完成。勞教所得到的報酬才每只6澳分左右。而我們是分文無獲。
  Helen Vatsikopoulos:雀巢的瑞士總部承認2001年曾向北京的一個玩具工廠訂購11萬隻玩具兔。 
  
  雀巢澳洲公司告訴我們,它不能找到能確認這些指稱的證據,它從司法部得到保證,這種事情不曾發生過。雀巢公司從那以後已聯繫其在中國的代理商和供應商,要求「沒有公司的同意,不能將合同再轉包出去。」
  中國製造了全世界70%的玩具,每年的出口額超過75億美元。它也製造了全世界大部份的聖誕用品,每年類似祈禱念珠或聖誕燈這樣產品的出口額達10億。前被關押者章翠英曾製作這種產品。

章翠英攝於悉尼反酷刑展(大紀元)
  章翠英,法輪功學員(譯註:章翠英曾被關押在中國監獄8個月):聖誕燈的燈泡很小。我們每天必須做幾千個燈泡。有時做得太多了,手都流血了。
  李迎,法輪功學員(譯註:李迎曾被關押在上海青松勞教所兩年):你知道那些聖誕燈嗎,就是那些紅的、綠的、藍的,花花綠綠、看起來很漂亮的那種。但那氣味太難聞了,光線太刺眼了,以至於我看不清東西,整天都頭痛。
   Helen Vatsikopoulos:蘇聯管它們叫古拉格,中國叫勞改。勞動教養是一種鎮壓任何異見的方法。人權組織說現在中國有約1100個勞改營,關押了680萬罪犯或政治犯。 
  
  勞改基金會吳宏達:中國勞改營是利潤產生中心。但中國政府文件說是他們提供稅收了優惠,才使中央政府受惠。他們也試圖掩蓋監獄產品和警察的薪資。他們還管這叫「特種企業」。這些(勞改)產品不僅是供應國內市場的,同時也出口到國際市場。
  Helen Vatsikopoulos:吳宏達在勞改營呆了19年,他現在把(勞改基金會)當作了終身的工作,對無償勞動的瞭解非常深刻。他說中國當局把(勞改營中的)產品組裝與合法的勞動結合在一起,以逃過國際公約對於強制勞動的禁令。
  在過去三年,堪培拉中國大使館前的法輪功學員被禁止使用橫幅。澳大利亞是民主國家中唯一這樣做的。外交部長亞力山大唐納每月簽署禁止(法輪功)橫幅的文件,原因是這樣會損害(中國)大使館的尊嚴。法輪功追隨者們說,政府是為了不激怒中國才限制自己國家公民的權利的。
  曾錚:外面的世界相信中國已經變了,中國的人權狀況已經改善了。 人人都急於與中國做生意。他們不瞭解中國的真實情況,不知道有那麼多人在勞教所裡被折磨、被謀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