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12, 2016

洛杉磯「電召車」司機和他的四類華人客戶

洛杉磯國際機場內每天有大量華人出 入。圖為等待辦理登機手續的華人乘客。(曾錚/ 大紀元)
洛杉磯國際機場內每天有大量華人出 入。圖為等待辦理登機手續的華人乘客。(曾錚/ 大紀元)
 人氣: 1827
【字號】     
   標籤
【大紀元2016年03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曾錚洛杉磯報導)「幹這行吧,孬漢子幹不了,好漢子不願幹。它不是是個人就能幹的。」在洛杉磯做了兩年接送業務的李青(化名)這樣描述他的工作。

朋友帶入行

人已中年的李青2011年舉家來到洛杉磯。為了謀生,他在工廠做過體力活,在倉庫打過包,幹過好些不同的工作,但都沒有幹太長。「後來有個朋友在跟一個幹接送的老闆幹,好幾個熟人都跟著他幹,朋友就把我介紹給他。他就給我安排了老年中心的活,負責早上開車接一圈老人到老年中心,晚上再送他們回去。接送完老人,早上和下午還有點時間,老闆再給我點小活幹幹,這樣我一個月能掙1000多元,不到2000元,能勉強維持吧,我就開始幹這個了。

高速路上的驚魂與TCP

「有一天中午,我送這幫老人回家,結果在高速公路上我打了個盹,醒來後我嚇一跳,這些都是老頭老太太呀,真出甚麼事我賠不起呀,得坐牢呀,我沒有正當的手續呀。」
「甚麼是正當的手續?」
「就是要有TCP,政府註冊的,做機場接送啊、個人用車啊,主要體現在保險上,一個月的保險得五、六百,相當於私家車一年的保險,還多,這是保客人,最低得保客人75萬美金。」
「TCP是哪三個英文單詞的縮寫?代表甚麼意思?」
「不知道,我英文不好,英文好可以自己去申請。華人英文不好的,一般都是保險公司幫忙申請。以前洛杉磯有三四家專做華人生意的,去年競爭很激烈,今年只剩兩家了。好像都是臺灣人開的。」
後來記者上網查詢,TCP的英文全文是「Transportation Charter Permit」,是由加州政府部門頒布的一種運營許可,跟紐約的電召車很類似吧,個人或團體都可以事先預約包租,但不能像出租車一樣在路邊招停。加州政府要求有TCP運營許可的車輛在車子前後都要貼上TCP的標識。 
掛有TCP運營執照標識的車。(網絡圖片)
掛有TCP運營執照標識的車。(網絡圖片)

大量中國遊客催生華人接送業

資料顯示,洛杉磯共有3300家出租車公司及1萬輛有TCP牌照的車輛申請了出入洛杉磯國際機場的許可證,這些應該還不包括優步(Uber)汽車。如此說來,這是一個很大的市場。
據加州旅遊局官方統計,2015年,有超過100萬中國遊客到加州旅遊,消費額超過25億美元,其中又有78萬人造訪了洛杉磯,並在此消費11億美金。加州的國際遊客中,有45%來自中國。
加州旅遊局預計,到2018年,中國遊客的數量和消費金額都將翻倍,而到2020年則會達三倍。
洛杉磯國際機場內每天有大量華人出入。圖為等待辦理登機手續的華人乘客。(曾錚/大紀元)
洛杉磯國際機場內每天有大量華人出入。圖為等待辦理登機手續的華人乘客。(曾錚/大紀元)
如此數量的中國遊客給李青這樣的司機帶來了巨大的商機,因此他雖然並不完全瞭解TCP的英文含義,但這並不妨礙李青在這一行業中迅速發展、成長。

起步

「我那次在高速上開著車打盹,嚇醒後我就想,我得辦個證了,不管別人怎麼做的,我得正規。這樣我就買了一輛不錯的車。
「之後就開始申請TCP牌照,時間很長,等了半年,還得先把私家車牌照換成商業牌照。我英語不是很好,硬著頭皮去DMV(車管局)辦,人家說甚麼我也聽不懂,反正就拿東西給他看,實在不行就看周圍有沒有中國人,隨便拉一個來幫我翻譯一下。這樣換了牌子之後,我就開始做機場接送了。
「我現在幹了兩年了, 算是沉澱下來了,在華人中幹接送的,我算是正規的,我們正規的占少數。大部分都是私家車在幹。如果正規的有200家的話,不正規的就得有1000家。
「開私家車做接送,不敢在機場收錢,就得編個理由讓客人早交錢,比如,您東西太多,到機場要幫您卸東西,所以先把錢交了吧, 機場不讓現金交易等等。
「私家車要是被查到了,罰的很厲害,有時候還會耽誤客人的航班。我知道有個人,開著私家車載客經營,被警察抓住,罰了2000元。
「我就不怕,當著警察都敢收錢。可 是很多客人不懂,不知道有TCP這回事。
「剛拿到牌照時,我是跟著別人幹,因為我服務好,慢慢活就多了,我有時候活多了幹不完都往外放。

結盟

「幹這行基本都是單幹,但我現在感覺到沒有Team(團隊)是不行的,我就跟其他三人組成了一個Team。
「Team怎樣合作呢?比如我一天最多做三個活, 可是好多人找我,我做不過來,就得找別人,就需要Team。同樣的,我沒活,別人有活而且做不過來時,就找我做。
「我們的Team,有一個負責人,他的活比我們多,我們還專門找一個人接電話,這個人是要開工資的。對客人我們說我們是一個Team,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公司。

小留學生顧客

「我現在的活,有四類。一類是小留學 生。這裡小留學生很多啊,有的不錯的高中,學費很貴,裡面都是些有錢人的孩子。
「有一次朋友讓我到一所高中接學生,之後那學生就留了我電話,建立了聯繫。這樣假日有的就找我接他們到洛杉磯市區買東西、玩,一來一去的,慢慢就變成了我的老客戶。
「這些孩子有的學雜費一年達50萬人民幣。他們一開始都叫我 『哎』!現在都叫我叔了,讓人尊重你,不是你教育出來的,是你做到了,自然而然他們就尊重你。
洛杉磯國際機場內每天有大量華人出入。圖為等待辦理登機手續的華人乘客。(曾錚/大紀元)
洛杉磯國際機場內每天有大量華人出入。圖為等待辦理登機手續的華人乘客。(曾錚/大紀元)

「我能怎麼說?」

「有的小留學生在學校裡時被管得很嚴,但出來了就沒人管。有的成雙成對的出來開房。他們自己沒成年,就讓司機幫忙給開房。你不給他們開也沒用,他們會叫另外的司機給他們開。
「有一次我接過一個在帕薩迪納上高中的女生。她父親跟我一樣大。有一次女孩子叫我去酒店接她,還帶著她男朋友,兩人在外面開房。後來這女孩子的媽媽來了,問我:『我女兒怎樣?』我說:『還不錯。』我能怎麼說?後來我又接了另一個女生的家長,我就勸他們,你們又不差這點錢,孩子在這兒留學,最好當媽的能過來跟著,尤其是女孩子 。我只能把話說到這兒了。

「做接送任務很繁重」

「還有一次,有個女生打電話讓我去接, 一上車就說要找地方抽菸,我就在加油站停下給她抽了,不到半小時,又說要上廁所。
「上完廁所回來就降玻璃,因為她要又抽菸。我幹兩年,沒有人在我車上抽菸的,而且也不打招呼。我心想,說不說她呢?想了想,不說吧,忍忍吧。
「這樣上了高速,我也只好開著窗戶。她抽完菸我就問她,接別人都是成雙成對的,你怎麼自己出來了?她說:『我不喜歡男的,我喜歡女的, 我是T。』
「我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原來她是同性戀。我就想,怎麼跟她說呢?
「後來我就跟她說,你看吧,你父母花這麼多錢供你在這裡上學,肯定挺疼你的,叔叔說幾句話你別煩,你今年17,只比我兒子大一歲。我跟你父母一樣的年紀,我知道他們的心情。你出 一點甚麼事他們都得活不下去了。你是T,他們不知道吧?你現在小,玩玩沒關係。以後可別這麼說了。你看你的眼睛多漂亮啊,你要好好休息,瘦一點下來,好多男生都會被你迷住的。搞同性戀?你爸爸媽媽知道了不得崩潰啊。
「結果她說,叔叔你真好。以前我用的司機,多拐個彎都得讓我交錢。你真好說話。現在她離校返校都用我。過了兩個星期,她告訴我,她跟她女朋友分手了。我肯定她現在不會再說我是T了。
「所以做接送,任務也很繁重,不光是掙他們的錢,還得告訴他們怎麼做人。」



吃不上飯的留學生

記者問:「前不久洛杉磯有三個中國留學生因虐待同學被判刑,你怎麼看?」
「你提到的是個案。我再給你講一個事吧。有一個小留學生,去年才15歲,星期六找我送她去補習英語。她很用功。我到了後她沒準點出來,我給她打電話,10分鐘以後,她才小跑出來。那家也不是甚麼豪宅,就是一個很一般的Single House(獨立房),她上車以後就掏出麵包啃了起來。
「因為在美國,是一個很講究表面文明的地方,你要是在自己的私家車上吃東西,那沒有甚麼,但在商務用車上,出租車上,人家最討厭你吃東西。但我沒說甚麼。我看她吃得真香,問她為甚麼不吃早飯,吃這個?她說這個還是好不容易在冰箱裡找到的,我看那是很難吃的那種麵包,就問她,寄宿家庭不是管飯嗎?她說,哪管飯啊,一開始講好說管飯,根本就不管,定的原則是管飯,可是他們家人從來就不管。有甚麼就吃甚麼,不吃就餓肚子。
「我把她送到學校,她問我,下課後能不能帶她去華人超市買點吃的。我說可以,然後小姑娘就開始跟我還價。其實我報的價錢本來就不高。但是她跟我還價我倒喜歡她了。我喜歡那種好好學習,知道一分錢掰成兩分錢花的孩子,所以本來該收45元,我就只收了她40元。
「通過這次經歷,我才知道留學生吃飯挺慘的。也不能完全怪寄宿家庭。中介抽錢抽太多了,聽說有的中介還不是只抽一次,是月月抽,寄宿家庭當然不幹了。」

問題出在大陸

記者又問:「前不久我採訪過一個高中老師,他主張,如果父母不能跟著孩子一起來,就根本不應 該送孩子過來,應該乾脆讓他們上完高中再來。你怎麼看?你覺得現在的留學生是甚麼狀態?父母和社會怎樣才能幫到他們?」
李青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很謹慎地說:「我接觸的留學生不是非常非常多,我不敢亂說。」
「那就從你所接觸的這些人當中看呢?」
「我接觸的這些,孬的占三分之一, 好的占三分之二。可是就這好的三分之二當中,也有一半在談男女朋友的。
「我這麼說吧,這幫孩子,你不能看他現在的表現,這幫孩子在中國大陸那種環境下養成的那種痞子文化已經改不了了,有些女孩子坐在車上,儘管她們學習好,說話時卻全是髒話,給我的感覺,好像不說髒話就會死一樣。

臺灣學生與大陸學生

「我再給你舉個例子。有一次兩個高中留學生拼車,一起包我的車,女孩子是個問題少女,在中國的時候就把人紮了,父母也管不了她。男孩子是個臺灣男生,爸爸在大陸做生意,他是家裡的長子,他跟我說,『我爸爸教育我,媽媽身體不好,我要多回去陪她。 所以我放假就回臺灣陪媽媽,幫她分擔家務、陪她買菜、散步、散心,我還回鄉下看爺爺奶奶。爸爸掙錢供我和姐姐在美國上學不容易,所以我要多分擔。』
「我當時聽了就很感動,覺得臺灣孩子跟大陸的孩子真的不一樣。很有教養,很懂事。

孩子送出來好,但別扎堆

「所以你看,孩子跟孩子也不一樣。 我接觸大陸來的,也有很懂事的。有兩個孩子包我一天車,我說要多少多少,結果後來她們主動多給一百,說叔叔你也不容易,我們用了你一天了。 這是講得好一點的。
「也有讓你想吐的。有一次我接七個學生,有兩個是同性戀,打扮得像個女人,我差點要吐了。
「我現在不管拉成年人還是小留學生,我都跟他們講,中國的教育完蛋了。不管最富的,還是最窮的國家,都沒有把教育作為一個賺錢的產業來做的。教育完蛋了,甚麼都完蛋了。」
「那你是否認為,因為大陸的教育完蛋了,所以把孩子送出來還是對的?」
「這分兩個方面看。美國的大環境,是絕對好,但是別把中國留學生弄在一起,中國人容易聚堆,這個堆是個好的,那就好了,是個差的堆,只會越來越差。所以要把他們攤開,別都聚在一起,一個高中有那麼幾個就行了。」

希望有更多好的華人寄宿家庭

「我之前看過你們大紀元採訪周美麗的文章(http://www.epochtimes.com/gb/15/1/10/n4338512.htm)。站在父母的立場上,我希望孩子能放在周美麗這樣的家庭。我也希望周美麗這樣的寄宿家庭要有更多的人知道,我希望她能擴大規模,這是個功德無量的事,讓孩子能安心學習,傳統的教育觀念對孩子幫助很大。」

大陸遊客井噴

李青的第二類客戶是大陸來的遊客。「今年過年來的人太多了。大部分是有錢人,放假有時間,帶著父母、孩子來,洛杉磯天氣也好。有的來玩半個月。我主要去聖地亞哥、舊金山、拉斯維加斯、大峽谷等。
「有一個人是來給孩子找寄宿家庭的。我拉著跑了好幾天,到處去看。第一天找的都不合適。 他們每到一個地方就問我,這個地方怎麼樣?很信任我。到第三天,還沒有找到滿意的,就讓我幫他們找。
「帶客人過程中, 我常跟客人聊天,每個客人我都勸他們移民美國,跟他們講現在的形勢,講多少人送老婆孩子過來。

為了孩子的將來

「有一次我拉過一家三口,第二天他們要去機場,別人跟他要90,他說太貴了,問我能不能送,我說可以,70塊。第二天送到機場後,我只收了60元,他們很感動。
「結果幾個月後,他們從舊金山入境,入境後就給我打電話,讓我幫忙找酒店,說這次要住下來,不走了,要辦政治庇護。
「我說你們既然不走了,別住酒店了,我幫你們找便宜的,七八十塊一天的,又不是一天兩天,先住下來再找民宿。後來又幫他們介紹了住處,然後就是租房子、孩子上學、辦身份。」
記者問:「他們在國內好好的,為甚麼要這樣跑出來?」
「我覺得就是為了孩子的將來。其實大部分來的都是為了孩子的將來。這個男的是國內一個集團公司的分公司老總,女兒當時十四、五歲了,馬上要上高三。就是為了孩子吧。
「現在他們一家三口都安頓下來了,還在申請庇護,男的給人家幹裝修,一天掙100多,我勸他跟我幹接送,他不要,他說他喜歡幹裝修。他現在唯一的苦惱就是,他一說共產黨不好,女兒就跟他對著幹,他兩口子為此很苦惱。才十六歲的孩子 ,被共產黨洗腦洗得太厲害了。
「所以現在出來的這些人,大部分都能把大陸那個社會看透了,只有少部分人還在維護共產黨。」
「有錢人掙了錢,有沒有人感謝共產黨?」
「沒有。」

月子中心紅火依舊

李青的第三類客人是月子中心的孕婦們。「我們Team的負責人跟好幾家賓館和月子中心有聯繫,所以他活多。我主要接孕婦們去產檢、購物、玩。」
記者問:「上次有月子中心被抄,對其它月子中心有影響嗎?」
「沒有。現在各個月子中心生意好得不得了,我們跟著沾了很多光。孕婦們一般住好幾個月, 生完孩子一個月後走。去醫院、上街等等,月子中心都包接送。
「我有一個朋友住在蒙特利公園市,他家房子的樓上,就全是做這個的,大部分都被月子中心占去了,幹得挺好。來一個孕婦我就跟他們講,別占用政府福利。上次爾灣那個被抄的月子中心,就是老闆起了黑心,人家孕婦都交過錢了,他又拿著孕婦的證件去辦白卡。你做一個、兩個行,十個、八個行,做太多了,政府就想:怎麼一下子出來這麼多白卡?就查你了。
「那天我還接了一個肚子很大的孕婦,我問她,你這麼大肚子也能簽下證來?她說她是誠實簽,就跟移民官說是來生孩子的,移民官問費用誰掏?她說自己掏,就給簽了,這叫誠實簽。
「從她這兒我了解到,你要實話實說,也就是說,你只要別說謊,還是能簽下來的。
「除了月子中心外,代孕行業現在也很火,國內一些有錢人,老婆不想生,就找人代孕,12至20萬美金左右,代孕媽媽在這邊。有些中介公司,專門就是做這個業務的。」

老人的天堂

李青的第四類客人是老年中心的老人們。「老年中心你都可以單寫一篇的。我有時候勸我的客人來美國,就從老年中心說起。我說你們都要老的啊,這裡的老人享福啊。
「我最早做這個,就是從接送老人開始的。就光聖蓋博這一帶,專門針對華人的老年中心就有七、八家,家家買賣紅火。
「政府每天補助這些老人不少錢,老年中心幫他們申請,老年中心人來得多了,可以從政府那裡拿到很多補助的。
「早上老年中心派車去接這些老人,當然不是單獨接,是一個一個拉過來。來了之後,早上吃稀飯、豆奶、牛奶、麵包、花捲、饅頭,很豐盛,中午根據每一個老年人的健康狀況,還有保健醫生,還有營養師,來定你中午吃甚麼,都是三菜一湯啊,四菜一湯啊,吃完了之後還玩,還可以摸獎啊。
「上午吃完早餐之後,可以散步、跑步、做操、跳舞、唱歌、彈鋼琴、打麻將,甚麼活動都有,到下午三四點再把他們送回去。
「老年中心甚麼人都有,有國民黨的將軍,也有共產黨的將軍,還有博士、教授、藝術家等等,很有意思。你們《大紀元時報》在那些地方很受歡迎,都不夠發的。
「有的老人就很貪。有個老太太,個子不高、微胖,每天早上到老人中心,都帶個大大的保溫杯,一杯一杯的接咖啡,倒到杯子裡帶回家,貪得無厭,你說她喝得完那麼多嗎?
「還有的老太太,走的時候也裝一大包,麵包甚麼的,吃一半的東西塞進去,晚上我接她們回家時,幫她們拎包,都很沉啊。一個字,貪。
「有一對老年夫婦,七、八十歲了,為了一人住上一套老年公寓,辦假離婚,一人申請一套,這星期上這套房住,下星期到那套房住,多舒服啊。可這不叫享福,這是缺德。
「所以我接客人,看到一家有老有小的,我就跟老人聊天,說這裡是老人的天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