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5, 2016

声明退党 做个明明白白的中国人

中共镇压法轮功并且规定:“共产党员不许修炼法轮大法”,本人因为毫不犹豫选择继续修炼法轮功而遭非法关押一年多,以为就此早已过了 中共党章规定的期限──长时间不过组织生活、不缴纳党费,就算自动退党;所以,本人认为与“共产党”应该早已“井水不犯河水”,两不相干。
   近日读了 《九评共产党》及张杰莲的〈《九评》天符封中共九孔大穴〉等文章,直有醍醐灌顶之感。细细想来,决定提笔写下这份退出共产党声明。理清自己从入党至今的思 想历程,既是自觉清理从一出生起即被共产邪灵强制侵蚀的思想,也是自觉顺应“道解共产党”的大道洪势,在这一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关键时刻,做出清醒明智的选 择。
  我最早能记得四岁时的事情。那时在看了芭蕾舞剧《白毛女》后,会惦着脚尖唯妙唯肖地模仿“喜儿”的舞蹈动作,母亲颇为我的舞蹈“天才”自豪。
   三十多年后来到海外,看了这个被树为八大样板戏之一的《白毛女》的真相资料,才知道这个所谓的“旧社会将人变成鬼,新社会将鬼变成人”的故事,原来纯属 “文 艺为政治服务”的产物,完全是捏造;而且,捏造这个故事所要配合的,是“解放”初期的“打土豪,分田地”--这个可怕的运动造成近十万“地主”丧生及所有 土地被无偿剥夺。
  人一生中最初的记忆,竟就与十万人命的惨剧,和一个至今仍未被完全揭开“人变鬼鬼变人”的弥天谎言相联,想来岂不令人心惊!
  我已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加入“中国少年先锋队”(又曾称“红小兵”)的了。据母亲说,是在小学一年级。因为我学习成绩好,听话,第一批就入了队。从小到大,我都是以此为荣的,“首批入队”,被视为“进步”“光荣”的象征。
  这让我读了《九评》再次感到心惊:作为一个尚不完全能记得事情的六岁孩童,我就已经被拉入了共产邪教的“预备队”,一次一次,不知唱过多少次“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中共邪灵将共产邪教设为国教,国人从一落地起即不可逃避的坠入其中。
  小学时代正是“文革”后期,从学校到社会,我们所能接触到的一切文学、音乐、舞蹈、美术(如果“革命宣传画”能称之为“美术”的话)、电影,全部都是宣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以及“毛主席”如何是人民的大救星、共产党如何“伟光正”的。
  天长日久浸淫在党文化的氛围中,虽然本性善良纯朴,但思想中早已不自觉的接受了不知多少党所要灌输给我的东西。
   加入“共青团”是初中的事情。虽然这时我当然已经记事了,而且好像是自己“明明白白”写的“入团申请书”,现在想来也完全是被控制着这样做的--整个社 会、学校的“舆论导向”早已让我认定:“入团”是上进、“表现好”的象征和结果,是极其光荣的事情,哪个上进青年不争取?
  84年考进北大后,正遇上89之前一个思想相对开放的时期,各种思潮接触了不少。对于“文革”的反思,也有那么一些。但是,在党的诱导下,我与许多人一样相信,“拨乱反正”后,“文革”的悲剧不会再现。
   大学三年级时,我成了全班第一个党员。促使我入党的有两个因素:一、我听信了一种说法:新鲜血液的注入可以改造这个党,使它向好的方向发展;二、父亲在 苦苦 追求二十年以后,在我大二时入了党。这在当时给我很大震动。我想:父亲是“过来人”,他追求了二十多年未曾放弃,一定有他的理由。入党,也应该是我的选 择。
  写到这里,突然觉得,这是一条多么莫名其妙的理由,当初怎么会被它“说服”?
  对于父亲的事,我从来就知之不多,只大概知道他在“文革”中被打成“走资派的黑爪牙”,被发配到一个只有三万人口的小镇,变相地“改造”了很多年。
   我四岁多时,妹妹出生了,与父亲分居两地的母亲不能同时照顾我们姊妹两人,只能将我送到父亲那里。我跟着父亲,住在搭建在荒凉的河滩上的“牛毛毡”棚子 里。 直到我高中毕业离开家乡,父亲也从未跟我谈过任何他在“文革”中的经历,或他对于国是的看法。他本人是西南政法大学政治系的高材生,但直至我高二需要选择 学文还是学理时,才第一次听到他发表任何跟政治有关的评论:不管谁当国家主席,1+1永远等于2;而学文科,却太受政治影响了。因此,虽然许多人主张女孩 子应该学文科,在父亲的强烈坚持下,我还是选了理科。
  直到最近,才知道一点点父亲挨斗的更多情况。67年时他患了急性黄胆型肝炎,住在 医院 里,但还是被拖出去批斗,两手被墨涂成黑色坐“飞机”,头发大把大把被揪掉,以至于三十几岁就成了秃顶。母亲既要照顾只有一岁多的我,又要照顾每天被斗得 死去活来的他,还要替他写书面“检讨”,用毛笔写成大字报形式,按造反派的要求四处张贴,少了一份或贴错了地方都不行……
  我想像不出父亲在遭受这一切时的内心感受。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一直是沉默寡言的。在他写信告诉我他终于被接受为一名中共党员时,第一次流露出了兴奋而激动的情绪,这也是我之所以受到影响的原因之一。
  父亲的家庭出身是“小土地出租”,从一开始起就“政治不正确”。虽然才华出众,但多年不得翻身,不管他多么努力。得到党的吸纳使他终于摆脱了心理上的自卑?还是有其他什么意义?也许他永远也不会与我讨论这个问题。不谈政治是最安全的,即便是跟亲人。
   许多人没有意识到,他们心灵深处对于“政治”最深切的恐惧或厌恶,其实是对于共产党整人历史的恐惧和厌恶,九评之三《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让人更加完整 清楚 的看到,共产党的政治如何就是杀人与整人。其实在民主国家,参与总统选举是每个公民的义务。这也是“搞政治”,有何可厌可怕之处?是共产党将“政治”赋予 了杀人和动乱的内涵,而让许多国人反感无比。
  成为正式党员刚一年多,就赶上六四大屠杀,心中的震惊和悲愤无以言表。北大是“重灾区”, 当时 流言乱飞,说要军管,学校强烈建议学生不要住在学校,尤其是睡上铺的,会有中流弹的危险。我一时找不到住处,仓皇中,借住在朋友办公室里,睡在硬梆梆的办 公桌上。晚上出去方便,一阵机关枪响让我魂飞魄散,仔细一听才发现那只不过是一片蛙鸣。
  几天后好不容易才买到火车票准备逃出北京。北京 火车 站像世界末日来临般乱纷纷,许多火车取消,许多班次晚点。长安街上被焚烧的坦克、军车依然在冒黑烟。我们坐在车站附近的一个大桥底下,焦急的等待我们那班 火车何时会开的消息。百无聊赖中,我们在大桥桩上画了一个李鹏的头像,然后从远处向它扔石子,看谁打得准。我们认定李鹏是这场屠杀的凶手,因此打他的画像 出气。在六四过后的整肃中,所有学生党员被要求写详尽思想汇报,交代自己在六四中的思想及行为。在为求自保而“蒙混过关”的时刻,我从未对共产党在这其中 所扮演的角色做过认真思考或分析。作为女性和理科学生,我的政治头脑向来很不发达。而且,跟许多人一样,对于六四的惨痛,我很快就从某种意义上“忘却”了 --毕竟我们家没有死人。
  再回到我入党的初衷。很多人曾想过要通过自己的加入改造共产党。现实的无情打破了所有人的梦想。灰心之余,人们早已放弃了这种想法和努力。几乎没有人不承认:共产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又对它的“强大”感到无可奈何。
   读了《九评》,才明白这是为什么:共产党根本就是一个“抽像”的、独立的、寄附的外来邪灵,任何人只能被它控制、为它所用,怎么可能通过自己的“加入” 而改 造到它?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共的十任总书记都结局悲惨的被“打倒”后,它还能继续“繁荣猖盛”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在它的邪教教义中,“党”的利益永远高于 一切。世间任何人,包括“广大党员”,都只能是为它所用的工具,而不能改造到这个“党”的半分。对它的任何幻想最终注定落空;而与所有幻想相伴的,一定是 各种各样的民族乃至更大范围内的悲剧。
  感谢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让我重新反省当初的入党动机,认清共产党的实质并更加彻底的清理它的毒害。对于附体的外来邪灵,最好的摆脱办法就是坚决否定它的存在,主动从思想上到形式上摆脱它的一切影响和控制。
   被共产邪灵附体多年的中华民族,已经“病”得太深了。对于一个病人,或被外来灵体控制的人,从来没有人会问:“没有了他的病(或附体),这个人怎么 办?”因 此,担心“没有了共产党,谁来领导中国”,就跟担心一个多年卧床不起的人,没有了病还会不会生活了一样,完全是杞人忧天。摆脱共产邪灵后的中国,定会像一 个被“鬼迷心窍”及疾病缠身多年的病人,突然去掉了病根、摆脱了心智上的迷惑一般,迅速恢复健康,再现活力。
  鉴于此,本人郑重宣布:之前所写的一切入队、入团、入党申请书,入党后所写一切思想汇报及半年、一年党员小结,及党团档案中所有书面材料全部作废,退出共产党,做个明明白白的中国人。
  曾铮

2004-12-15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