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7, 2016

螳臂岂能挡车? 由《静水流深》是禁书想到的



【大纪元11月21日讯】看到大纪元报道台湾客因携带小说《静水流深》遭到大陆海关无理盘查、扣留事件,甚感荒诞可笑。看看今天的中共都虚弱到这个份上了!就像台湾客说:书“不是毒品、不是炸弹”,可在中共眼中,“禁书”比炸弹毒品更可怕。数十年来中共为维持它的谎言与暴力构成的政权,必需把任何与其观念理论思想相背离的东西“消灭在萌芽状态”,严加防范与打击。他们深知任何形式的文化宣传产品对人民潜移默化影响和它的作用是巨大的。真理的光芒不仅可以使人民擦亮双眼更能无情的使一切丑恶大暴光。

中国搞“禁书”由来已久。远一点的有“焚书坑儒”、“文字狱”,就说近一点的吧。
笔者从小生活在文化人的圈子中,长辈的朋友中很多是著名的翻译家、外交官、作家、画家、诗人,用共产党的话说这里是“牛鬼蛇神、鱼龙混杂、阶级异己分子聚集地”。即使文革的时代已经过去,但这些有幸活过来的人都还清楚的记得当时游街示众批斗时的头衔,什么“XXX的吹鼓手”、“漏网右派”、“反动诗人”、“黑画家”、“XXX的孝子贤孙”,反正他们的作品都成了“向社会主义疯狂反扑”的“大毒草”啦。儿时便知到“禁书”是什么了。
后来笔者也长大成人了,大学毕业来到一家号称与中共建政同年成立的对外宣传的公司工作。在那里真正目睹、体验、经历了中共对舆论宣传的控制和谎言的输出。

在每一次的出访和参与国际合作的文化活动前,公司都要给我们上思想教育课、国际形势课,如果是书展之类的,必要拿出一张名单,就是中宣部内部定的禁书名单。这些禁书都是海外出版社出版的。
记得有一次与我们合作举办“世界华文书展“的外商提出要把获普利策奖、由英籍华人张戎撰写的小说《鸿》作为此次书展的隆重推出专案,因为外商的出版社在当时已把小说翻译成了本国文字,并提出邀请该作者母女来参加书展开幕式及新书发布会等活动,并告知已从港台分别购到中文版,提出要我们“从中国邮寄200册大陆版的”。
我知道该小说在当时很畅销,曾经在北京师范大学加中语言文化中心做主任的加拿大人鲍博就向我炫耀过这本书(当时我看到的是英文版的),他告诉我这本书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在全球发行,是写三代女人的故事。很精彩。笔者好奇,就委托朋友搞到一本中文版的。看后便知道这绝对是“禁书”。
记得当时我把这件事情跟一个朋友透露了,他不以为然的说:“《鸿》没什么,说的是真事,不过他爸官太小。如果我的哥哥姐姐或是其他朋友写,都一定比她精彩万倍,别说普利策奖,说不定还能获诺贝尔和平奖呢!”我相信他的话。他身为中国“新太子党”,随着他父亲被江贼民陷害被捕入狱,他也成为了“阶下囚”。
话说回来,当时公司还没有人知道《鸿》书的内容,就同意了外方的条件和要求。我知道书的内容,也知道对方的用意。心想这回可遇到真正的麻烦了。中文版?压根中国就没有出版过!盗版的都没有!
当公司领导从新闻出版总署了解到该书的内容后,很是恼火,不满外方的做法。立即写了一封措辞强硬的信给对方,大概的意思是:该小说以自传体形式写的,内容真实性我们不清楚。不同意将该书作为隆重推荐作品,不同意邀请该母女参加书展开幕式,不同意该图书中文版出现在展场销售等,如果贵方坚持,我们将退出书展等等。同时转发使馆文化处,希望文化处开展工作,劝阻外方不要邀请作者来。
外方接到我们的信函,我想他们当时一定脸都“绿”了!他们说邀请函已发出,作者已同意如期前往,如果一切更改,会有不利的影响。我公司不再回覆。最后外方只好听从了我公司的建议自己去安排了。有了这次“教训”,临行前,公司领导再次给我们开会,并拿出有中宣部文化部认定的禁书名单交给我。《鸿》就在其中。据说现在的禁书名单越来越多了。
书展如期开幕了,外方邀请的他们尊贵的公主陛下亲临开幕典礼,热闹非凡。我特别留意那母女两人,真的没有出现。听说她们也曾来展场转了转。后来听说有一份对中国不“友好”的当地英文报纸登出了她们的抗议和照片。
在展位上,名单上的禁书全部看到了,甚至比名单上的还多。大使馆文化处官员也亲临现场多次,根据指示,这些书都被拿下,放在展台下面或拿到外方自己的门市销售去了。外方尽管气得七窍生烟,也是敢怒不敢言。他是我公司在该国的独家经销商,几十年的合作关系。外方的雇员对我说:小姐,放在下面的这些书应该摆在上面,都是销售很好的书,到我们门市买书的都是从中国来旅游的人,很多人买。虽然我不知道书的内容,但我知道销路好。我们进货很多次,他们也不管那么多,谁要买就拿给谁,笔者忙里偷闲的匆匆看了几本。
一个僧人,说是什么住持,告诉我他即将到中国访问,问我:六四中国军人开枪没有?目前的情形如何等等,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翻译。当时我想他可能不是坏人,就跟他讲了实话。
我告诉他:那些事情是真的,枪声我听到过,军车(装甲车)横行北京街头我见过,我公司的两个大学生被罪恶的子弹射中,一个是头部,一个是胸部。文化部原本从我公司借调海外的干部因参加了游行,外派资格被取消、党内警告处分。还有个画家因画了一些画、写了一些标语被北京市公安局备了案,最后辞职出国去了。一个著名的翻译家在海外的电台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一个播音员勇敢的向世界播报解放军天安门广场开枪杀人的消息遭逮捕、央视新闻主播报道六四新闻出了“哭腔”被迫调离,一个当时任职于央视国际部的加拿大记者告诉我他在电视台附近的树林里捡到一个人的手指头,可是马屁官员把他做的外电的新闻报道都给拿下了。笔者也曾因为要穿越天安门广场去前门吃“肯德鸡”,被军警厉声斥责:“请你马上离开这里,现在是戒严时期!”笔者当时还跟他开玩笑说:纪念碑上的子弹眼是不是你打的?那个僧人听的很认真,我讲完了,他告诉我他将重新考虑是否接受中国的邀请。
碰巧的是此次书展一个自称是六四的通缉犯、原就职于中共团中央川大哲学系毕业的王先生(大使馆官员确认是)从法国来此地做生意。看到广告就来到展场。见到我就聊起来。跟我讲起了他的逃难经历。由于这次经历使他刻骨铭心、妻离子散,中国政府不允许他再回国,他放弃了他的追求和理想,远离政治,开始商贸生涯。看到我递给他的六四画册,他哭了。我还记得他曾经说他们团中央最不让人看好的、最没能耐的人竟然当了部长。没想到此人现在已经荣升主席宝座了。
一个已是耄之年广东潮州出身的当地名流,在我们举办的几次华文书展中,他常常出现在我们的展场,他告诉我:他十几岁就闯南洋,最早是在湄南河畔开米店为生,因深爱中国的文化,50多年前,他创办一家书店,有了自己的企业,现在他是该国最大的文具制造商和出口商。但他始终没有加入所在国的国籍,保留着中国籍。他多次为家乡捐资盖学校、图书馆,关心中国,70年代还把自己的儿子送到北京大学读书,女儿送到香港读书,为的是让自己的儿女继承中国文化。他本人每年都要回中国看看。
他说他曾经觉得做爱国华侨很荣耀。可是他又说这些年,他变的不怎么爱中国了,因为他看到中国变了,中国人变了。问其原因时他谈起六四、谈起他在90年代初在北京旅游时亲眼目睹荷枪实弹的军警、军车在北京街头巡逻的景象。可是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告诉全世界“天安门没有开枪!”的新闻,我们都看到了。美国的、英国的、台湾的新闻,那么多年轻人,好多血。他说他很痛心。他说他决定不再回到中国去。与中华民国同龄的他,在1992年最终加入了所在国的国籍。
记得中共在六四新闻记者招待会上,那个戒严部队的‘头’恬不知耻的撒谎嘴脸:“解放军在天安门广场没放一枪!”至今海内外的人们都不会淡忘。政府撒谎、无耻、不要脸暴露无疑!它不仅伤害了中国人民的心,也伤害了所有海外中国人的心!为世界人民所不齿!
法轮功重要著作《转法轮》一书,在没打压前,都知道有这本书,很多人一点也不急于看,打压后,成了禁书,人们都私下里争相传看,有人不睡觉也得看完。有人问:这本书连个‘共产党’三个字提都没提过,共产党跟人家干嘛过不去呀?还有人追着我们这些修炼人要书看,还说非得整明白啥是法轮功不可。当时公司物流中心库房中曾有法轮功书籍的备货,有中文的,有德文的,曾经向海外客户发货。遭打压后,这些书被封存。真正要上缴时,竟然被封存的书所剩无几!管你中文德文!除了法轮功的书不能发之外,主管部门又拿来一串长长的禁书名单,所有带“气功”字样的,带“拳”字样的书、音像制品一律停发、缓发。
坐落在三环路边的公司18层高的公寓大楼一夜之间也被人挂上了法轮大法好的巨大条幅,一直从楼顶垂下到第四曾!3、4米多宽数十米长!上班沿途运河上也漂浮着巨大的色泽鲜艳的大法轮图形!顺着河水从东到西,从南到北!警察不得不划着小船跟着。家家户户的报箱、奶箱、门缝里经常收到看到法轮大法的真相资料!央视的一个频道播放的某风景名胜介绍时,背景配乐就是法轮大法的炼功音乐!当时我真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兴奋的告诉家人,快来听是法轮功的音乐!妈妈、先生赶紧来看,过后妈妈说:“呦,哭啦,别哭了,你们法轮功真行,无所不在。”
几十年的专制人们已经厌倦,特别是共产党善于搞假大空,人们已经识破它是什么料子。不相信政府的说辞,更不相信还有傻到上天安门去自焚的!那地方便衣、特务到处都是,你说话都得放低声音,何况那样大的动静,点火自焚的,怎么可能!整个一个蒙事!这个导演太拙劣,跟笨贼没什么两样。
所有的谎言一旦被揭露,专制暴政的堡垒将不攻自破。谎言是中共赖以生存的基础,愚弄人民的工具。禁书中披露的都是现实的中国国情、黑幕。他们想让人民永远活在谎言与欺骗中。而你越禁,看得人越多!发自人民心中的烈焰必将象火山爆发一样彻底将吃人的中共政权彻底埋葬。(http
购买《静水流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