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9, 2016

神童女兒 平常心(之一)

Brilliant Daughter Unaffected Mind1
  
   
懷孕的時候﹐我便開始研究怎樣將女兒培養成神童。
   When I was pregnant, I began investigating ways of nurturing my daughter into becoming a genius.
  
  
  

神童篇

  

神童方案

  
   
我是個「學究」﹐懷孕時就買了一大堆書﹐研究「科學育兒方法」﹐這讓什么書也沒看過照樣把三大孩子拉扯大了﹑還培養了一個研究生的婆母總是暗笑我有些呆。

   
她笑歸她笑﹐我看歸我看。不知在哪裏看到一條消息﹐說武漢大學開發出了一套神童培養方案﹐就真的花了錢郵購了一套書回來。

   
方案的中心是﹕孩子一歲多時剛剛開始認識世界﹐是一個認字的絕佳良機﹐絕不能錯過了。理由是他能認識爺爺那張滿是皺紋﹑所包含的信息量比一個簡單的漢字多得多的臉﹐為什麼不能認識字呢﹖

   
我覺得十分有道理。書中說最好的開始教孩子認字的時機是當孩子一歲零四個月的時候。
  

失敗的開端

  
   
孩子生下來時8斤半﹐是當時婦產醫院最重的一個﹐面如銀盆﹐看起來跟人家滿月的孩子似的﹐嬰兒室的護士們喜歡她得不得了﹐給她起了個外號叫「大寶寶」﹐成天輪流抱著她玩﹐對她另眼相看。

   
等到「大寶寶」長到一歲零兩個月﹐我迫不及待比書中所說的一歲零四個月提前兩個月就開始了對她進行「神童」培訓。反正她生下來就比別人大﹐早兩個月無妨吧﹖那時她才剛剛會說一些簡單的字。

   
我按書中說的﹐找了些白紙做成10厘米見方的卡片(注意﹕一定要白紙﹐有畫的紙不行﹐會分散她的注意力。)﹐用水彩筆寫上「爺爺」﹑「奶奶」﹑「爸爸」﹑「媽媽」等字﹐然後將她抱到懷裏﹐一張張指給她看。

   
她看著那些卡片﹐臉呆呆的﹐完全沒有反應。

   
我心想﹕得了吧﹐話都不會說﹐認什么字啊﹗上當﹗拉倒﹗

   
我將卡片扔到一旁﹐決心忘了自己做了一年多的「神童夢」。
  

成功了﹗

  
   
幾天以後﹐女兒跑到我的房間﹐扒拉著那幾張我扔在那裡的卡片﹐將其中一張舉得高高地﹐嘴裡叫道﹕「爺爺﹗爺爺﹗」

   
她手裏拿的正是寫著「爺爺」的那張﹗我一陣激動﹐又將「奶奶」給她看。「奶奶﹗」──她認識﹗然後是「爸爸」﹑「媽媽」……她統統分得出來﹗并且還能將這些字與實際的人物聯繫在一起﹗
  
「上課」是個多么有趣的游戲
  
   
從那以後﹐我每天晚上花十幾分鐘的時間給她「上課」﹐「上課」的教材就是我隨意寫的卡片﹐字不論繁簡﹐先撿與她生活有關的寫﹐比如「吃飯」﹑「喝水」﹑「唱歌」﹑「跳舞」什么的﹐我發現對她來講﹐沒有什么筆劃多少之分﹐她認字是當作一個整體來看的。

   
每天晚上我教她認三個新的字﹐過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了﹐就是把她抱到我腿上坐著﹐把這三個字指給她看﹐告訴她這念什么。重複幾遍就完事。然後再隨機 把前面學過的抽幾個給她復習一下﹐免得她忘了。全部時間加起來不會超過十幾分鐘﹐而且只要她表現出一點不耐煩的樣子﹐我立刻說﹕「下課﹗」

   ──
這時候她多半會說﹐「再上一會兒。」

   
她已經很自然地把「上課」跟她生活中的其它內容一樣﹐當作一個很有趣的游戲﹐而且我很注意一直讓她「求」我跟她玩這個游戲﹐她哪天淘氣了我還不跟她玩呢﹗
  

不會說話會認字

  
   
我還發現認字跟說話並沒有因果關係。比如那時候她已經會說「門」了﹐但是不會說「窗」﹐因為「窗」字發音太難。但我教她認「窗」這個字時會指著窗戶告訴她﹕這就是「窗」﹐下一次你再拿著「窗」那張卡片問她﹐這是什麼呀﹖她就會指窗戶給你看。

   
再比如說她會說「牙」﹐不會說「舌」﹐我教她時就將自己的舌頭伸出來給她看﹐下次你再問她﹐她也會很驕傲地將她的舌頭吐出來﹐指給你看﹐表示她完全認識這個字。
  

字會搬家

  
   
有一天帶她上街玩﹐她爸爸背著她﹐突然聽到她趴在她爸爸背上驚叫道﹕「民五﹗民五﹗」

   
我莫名其妙地轉頭﹐不明白她說什麼。順著她的指頭望過去﹐原來街上有塊牌子﹐寫著「利民五金商店」﹐而她只認識「民五」這兩個字。

   
我和先生笑得肚子都疼了﹐這才發現她認字可以搬家﹐招牌上的字比卡片大多了﹐她照樣認得﹐而且象見了老朋友一樣開心。
  

開始自學了﹗

  
   
從此後一到大街我們就讓她認招牌上的字﹐路人發現一個一歲多連話都說不圓的小娃娃居然認識字﹐都驚奇得了不得﹔女兒感受到路人的驚嘆﹐更愛「上課」了。

   
快兩歲的時候﹐有一天經過一個「金昌火鍋城」﹐先生問她﹕「你認識這些字嗎﹖」

   
我趕緊說﹕「『昌』她不認識。」──那當然了﹐她認的字都是我教的嘛﹐這個字太抽象了﹐還沒教過她。

   
誰知她說﹕「我認識。天氣預報裡不是天天說『南昌 』嗎﹖」

   ──
天哪﹐她已經開始自學了﹗而且是從電視裏的天氣預報節目中活學活用的﹗
  

「神童教材」也有錯

  
   
女兒兩歲以後﹐我發現原來的「上課」辦法已經不行了。她坐不住了﹐一「上課」就抓起我的筆在紙上亂劃。于是我當機立斷永久給她停了「課」。

   
可是她開始能聽故事了。但我從不口頭給她講故事﹐總是拿本書一個字一個字地給她念﹐并且一定用手指點著相應的字。她對字本來就有概念﹐完全知道誰跟誰對應。

   
認字就能看書﹗多么有趣﹗到她兩歲半時﹐我終于買到一本沒有畫全是字的﹑又適合她的年齡看的書﹐于是就開始給她念這本。

   
書她永遠念不厭﹗我看的「神童教材」上說﹐兩歲的小孩一次看書千萬不能超過20分鐘﹐否則她會煩。非也﹗我的「神童」一次能揪著我念上四十分鐘﹐根本不煩﹗每次都是我口乾舌燥先「投降」掉﹐她還不累呢。
  

教育學理論自來通

  
   
教育學上有個很重要的理論就是新學東西需要重複。女兒不用看這些理論﹐自己就知道﹐所以總讓我念同樣的故事﹐我煩她不煩。最受她喜愛的故事是小豬呼 嚕嚕生了病怕打針﹐結果最後被弄到醫院裏住院﹑輸液的「驚險故事」。這個故事她不知道纏著我給她讀了幾百遍了。當我讀煩之後﹐她必要求我與她做游戲﹐「活 學活用」書中的情節﹐她扮醫生給我打針﹐我總是被迫扮演倒黴的呼嚕嚕。
  

解放了

  
   
三歲多以後﹐女兒終于不耐煩求我了﹐書上一共就那些字﹐她不是全認識了嗎﹖自己看﹗

   ──
我也終于從我的神童夢中解脫了﹐從此後她抱一本書﹐我抱一本書﹐各看各的﹐井水不犯河水﹐彼此相安。
  

低頭認栽

  
   
四歲多的時候﹐女兒開始看《十萬個為什么》了。從那以後﹐我可慘了。「媽媽﹐你知道河內星雲與河外星雲有什么區別嗎﹖」完了﹐不知道。「你知道非洲大象與亞洲大象有什么區別嗎﹖」完了﹐還是不知道。我這個理學碩士只有低頭認栽。

   
好在她也沒有歧視我﹐還耐心地向我講解﹐比我給她念書時有耐心多了。
  

終可一搏

  
   
等她六歲多的時候﹐我和她終于可以一搏了。她跟我多年前一樣迷上了金庸。一到晚上別人看電視時﹐她就拉著我說﹕「走﹐媽媽﹐我們去玩《天龍八部》大戰﹗」

   
于是我們撇下家裏那些「低級趣味」的「電視族」﹐來到另一房間﹐開始《天龍八部》大戰。

   
我不明白女兒為何獨愛段譽﹐總是這樣開頭﹕「我是段譽﹗」大概是段譽這個傻小子最後總算也學了不少本事吧。

   
可是段譽一見王語嫣就完了﹐于是我說﹕「我是王語嫣﹗」

   
王語嫣追慕容復追得好苦﹐慕容復還不要她﹐於是女兒說﹕「我是慕容復﹗」

   
慕容復在少林山上被蕭峰當著天下群雄象拎小雞似地一把給拎了起來﹐好不熊包﹐于是我說﹕「我是蕭峰﹗」

   
蕭峰已經是天下英雄之最了﹐這場「仗」還怎么打下去呢﹖

   
女兒自有辦法﹐下期再說。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