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8, 2016

中国黑暗面的最新“发现”

西方主流媒体密集报道《静水流深》英文版(作者提供)

曾铮:中国黑暗面的最新“发现”

——答美国读者Valerie来信

亲爱的瓦纳瑞:
谢谢你的来信及鼓励。你的信像许多其它读者来信一样,再一次让我觉得我为写这本书所付出的一切没有白费。
……
去年我受邀到布里斯本一家州立小学去,向三年级到六年级的学生作了演讲。我们一起度过了难忘的时光。他们问的问题非常可爱。我只简单的告诉他们我在中国(因修炼法轮功受迫害)的情况,他们听得津津有味。我想,十年级的学生已经开始思考人生、思考他们应怎样看待这个世界、他们自己的人生及他们与这个世界的关系。我最初读到法轮功的书籍时,吸引我的便是这些书所告诉我的关于我对人生的所有问题的答案。这些与政治或政府没有任何关系。它们是一些人类已问了几千年的问题。只不过因为后来中共选择了迫害法轮功,而法轮功学员选择了以揭露迫害的方式来争取使迫害停止,人们才觉得法轮功与政治有关。当迫害结束后,人们会再一次发现,原来法轮功只是关于对宇宙、人类和人生的基本价值及理解的。
是的,中共政府仍然在从遥远的地方骚扰我。或者说,它也从很近我地方骚扰我。最明显的骚扰就是它的特务监视活动。这些活动有的就发生在澳大利亚。而且这种监视不只对我一人,也针对其他法轮功学员。
是的,中国仍有许多黑暗面不为外界所知,而中共一直在竭力掩盖这些黑暗面。最新的“发现”是中国劳教所活取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黑幕。以下是我昨天写给布什总统的信:
亲爱的总统先生:
关于:请紧急关注中国纳粹式集中营中活体摘取器官现象
我相信您已经收到许多关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活取摘取器官的信件。为了不浪费您的时间,我在此就不重复您已知道的指称。作为一名劳教所的幸存者,我只想就以下简单的事实及观点提请您的注意:
1、我于2000年至2001年被关押于北京新安劳教所时,警察曾多次威胁:如果我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就将被送到大西北去;一旦被送到那种地方去,就永远别想回来了。那时我对这种威胁不以为意,只因我过于善良,绝对想像不到这威胁背后意味着什么。当我看到最近关于那些死亡集中营活取摘取器官的报导后,才不寒而栗的意识到:警察不是在吓唬我,他们是当真的!
2、中共政权毫不令人吃惊的否认了死亡集中营和活取器官的存在。但是,根据官方数据,2004年一年,中国就做了10,090起器官移植手术。由于器官最晚必须在摘取后48小时内移植,那么中共政权能解释那么多起移植手术中的器官来自何处吗?中共政权从不对外公开它一年到底处死多少犯人。人权组织估计,中共一年要处决3000到8000人。也就是说,即便每一个死刑犯的器官都被摘取了,死刑犯的数字仍远小于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尤其是器官移植还牵涉到一个“组织配型”的问题,那么被处于的死刑犯的器官被利用的机率就非常、非常低了。许多中国境内的器官移植网站都公开对海外的“消费者”宣称,到了中国后,能在几天内就找到适合他们的供体。如果不是有一个大型的活体器官“储备”库的话,这一点是根本就不可能达到的。
3、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人们也不相信纳粹集中营的存在,直到又有250万犹太人被杀害!同样的事今天正在发生!就在此时此刻,就有人在被活取摘取器官后被杀害!
非常感谢您的关注。
您诚挚的,
Jennifer Zeng
事实上,我下周将去华盛顿参与胡锦涛到访期间的抗议活动。据说因为消息败露,中共准备将集中营中所有剩下的人杀人灭口。我刚刚收到一个电子邮件,里面说中国大连电视中现在每天都在播放电视广告,号召人们去换眼角膜。似乎他们迫不及待的要尽快找到“消费者”!
更多的关于器官摘取的报导可在此找到:
最后,请告知我能否将你的来信翻译成中文并发表在我的博客上:
再次感谢你的来信。
Jennifer
附:美国读者来信:
I am 46 years old and I read a lot. This is only the second time in my life where I tried to contact an author to tell her how much her book meant to me.
我今年46岁了。我读过许多书。但这是我一生中第二次试图去联系一个作者,告诉她她的书对我多么重要。
I picked up your book at my local library. I seem to like to read nonfiction books about other parts of the world. (since I don’t always have the money to travel this is a cheap way to learn about the rest of the world.) I could not stop reading your book. I read it in 3 days. It really affected me on a deep level. I have always loved history especially when dealing with women. I also have always had the awareness of how different my life would have been if I was born in a different part of the world where women had less freedoms/ rights.
我是在当地图书馆看到你的书的。我喜欢关于世界上其它地区的非小说类作品。(因为我不是总是有钱去旅行,这是我了解世界其它地区的一个省钱的办法。)我无法放下你的书,三天就把它看完了。它在非常深的层面影响了我。我一直很喜欢历史,特别是与妇女有关的历史。我也一直意识到,如果我出生在一个世界上其它的妇女缺乏自由和权利的地区,我的生活将多么的不同。
I LOVED your book! It touched me on a deep level. I had the idea that China had been better about human rights in recent times. I do not know where I got this idea, but your book told me this was wrong. I have a hard time thinking that these horrible abuses of human rights occur in modern, recent times. Next year I will be teaching special ed. government in our local high school. You can be assured that I will talk about your book in my classes. So many people here take many of our freedoms for granted and too many do not vote!
我热爱你的书!它在很深的层面感动了我。我一直认为近年来中国在人权方面有所改善。我不知我是从哪里得到这个印象的。但你的书告诉我这印象是错的。想到在现代、在非常近的时期里,这样可怕的人权侵犯仍然存在,我十分难过。明年我将在当地高中教关于政府的特别课程。我向你保证,我会在课堂上谈到你的书。这里有太多人将我们的自由视为理所当然;有太多的人甚至不参与投票!
After reading your book I have a few questions.
读完你的书后我有几个问题:
Will you be going on any book signing tours in U.S? Is your husband still in China or has he been allowed to join you in Australia? What message would you give to my classroom of 10th graders most of whom are not interested in politics or government? Can you live in peace now or i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till messing with you from afar?
你将到美国来签名售书吗?你先生仍在中国吗?他能去澳大利亚与你团聚吗?我所教的十年级的学生大部份对政治或政府不感兴趣,你对他们有什么样的话可说?你现在能安静的生活吗?还是仍然要受到来自遥远的中共政府的干扰?
I think you are a very brave woman and I thank you for writing your book. I learned a lot from it.
你是一位非常勇敢的女性。谢谢你写了这本书。我从中学到很多。
I wish you only the best and I hope you continue to write.
祝你一切好。希望你能继续写作。
Valerie
瓦纳瑞
U.S.A.
美国 

购买《静水流深》:


(http://www.dajiyuan.co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