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5, 2016

李祥春,我向你脱帽致敬

(2003年4月1日以笔名倚天笑发表)
   
   李祥春

   一个普通亲切的中国人名
   一张纤纤君子的书生笑脸
   走入人群我们将再也找不到你
   
   不过从网路上我们知道了
   你是个美国公民
   你是个医学博士
   你是个法轮功学员
   你有个纤秀的未婚妻
   你回中国了
   你被抓捕了
   你被“审判”了
   ……
   
   最新的消息是
   在法庭上
   你坦然陈言
   你确曾“想”切入中国电视
   播出法轮功的电影
   
   当思想已被用来定罪
   当亲人远离强盗环伺
   你居然有如此的镇定
   
   我向你脱帽致敬
   为你的“胆大妄为”
   为你这惊天一“想”
   为你那骇世的勇气
   
   当“六四”的坦克
   隆隆地辗过天安门
   当监牢里每日都传来
   虐杀的厄讯
   当国家被屠夫劫持
   当谎言被重复千次
   当民意被任意强奸
   当灵魂被阉割的喉舌们翻手为云
   覆手为雨
   用“舆论的导向”
   让“爱国青年”的热情
   随著擅权者的需要而团团乱转
   
   当时代不再产生诗人
   艺术家沦为奴才
   当网路少年开始质疑
   文革中的惨剧是否存在
   当岳飞险些不再是民族英雄
   当十几岁的学生反问老师
   “好人多少钱一斤?”
   
   当处女膜都可以造假
   当婴儿被租与乞丐作道具
   当下岗的工人
   长龙般卧于铁轨
   当爱滋病村的村民
   悄无声息地成片死去
   
   当黄河断流
   当六月飞雪
   当贪官们吃腻了人乳宴
   搂著卖笑的小姐令人作呕地丑态百出
   当进城的民工为回家过年的路费
   不得不爬上高高的吊车以死相胁
   当讲真话的人们前赴后继地被送入牢笼
   
   当国土被奉送
   当小国被收买
   大国忙于反恐
   联合国人权会人去座空
   
   当迫害已成旧闻不再有新闻价值
   当夺命的肺炎已传遍全球
   丧尽天良者尚在为“稳定”而封锁消息
   
   当生命变得如此卑微
   当生活变得如此丑陋
   当民族的根被掘断
   当被愚弄的人尚麻木地醉生梦死不知大限将近
   
   我想俯地长哭
   哭豺狼当道
   哭国之不幸民之不幸
   哭讲真话的代价如此沉重
   哭我痛惜著的所有生命
   
   我还想练就倚天长剑
   万里取贼首于无形
   
   然而你──
   却选择了孤身犯险
   “想”播放的只是
   驳斥谎言的电影
   
   是你的书生意气?
   还是你涉世欠深?
   电影里放不出一枪一炮
   又焉能让贼子畏惧
   救黎民于火水?
   
   噢不
   我没有你“天真”
   或许只因我没有你深邃
   我没有你“笨拙”
   或许只因我没有你智慧
   
   当屠夫的末日已经仅靠
   谎言 谎言 又谎言来支撑
   一句简单的真话
   便是刺穿邪恶的
   最致命一击
   
   法律?
   当法律变成了另一种凶器
   当刽子手杀害无辜后栽赃忠良
   再恬不知耻地坐上了法官席
   我想凌空暴喝一声
   呸!凭你也配?!
   
   爱国?
   当美国的公民为了中国的同胞
   深入险地
   而“代表人民”的“核心”
   将一百个台湾拱手送出
   将洋文歌曲搔首弄姿地贱卖于世界各地
   将中国人民的血汗钱
   送与外邦装入私囊
   倾尽一国之力
   残害自己的人民
   当篡改历史的汉奸后代
   也谈起了“以德治国”
   我不禁要仰天长笑
   呸!羞死先人!
   
   看──
   另一种法律
   锄暴安良的法律
   维护公义的法律
   服从天理的法律
   
   刽子手!
   你杀人如麻
   已以“群体灭绝罪”被起诉于国际法庭
   文弱的书生李祥春
   正是你的原告之一
   
   看──
   “法网恢恢”的恶人榜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誓辞
   无论天涯海角
   无论时日长短
   必将行天理
   现公道
   匡扶人间正义
   
   看──
   刽子手行将恶贯满盈
   朗朗神州的上空
   阴霾即将散尽
   儿童将不再被灌输谎言
   诗人又有了采菊的雅兴
   夜不闭户不再是遥远的过去
   “真善忍”被崇尚
   生命不再无可避免地走向散灭
   新天新地里的新人们
   正在为今日李祥春们的所为而
   额手称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