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7, 2016

专访:《静水流深》作者--北大才女曾铮



【大纪元8月16日讯】编者按: <<看中国>> 曾经刊登过北大才女曾铮写的纪实小说《静水流深》,记述了她在北京女子监狱所经受的身体与心智的痛苦经历.以及她是怎样成为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心路历程,并有幸采访了她。
*** *** ***
记者:很高兴在美国见到你,我读过你的书《静水流深》,非常感动,并流下了眼泪. 看到中共对法轮功人士的镇压真是非常的残酷,无所不用其及,我想请你谈谈你的亲身经历和感受, 希望你不要难过。
曾铮:中国的监狱是当今人类最黑暗的地方,而且它黑暗、邪恶的程度是超出人类历史上一切时期,它在镇压法轮功的规模上、运用的手段、涉及的范围以及对迫害的掩盖程度都是史无前例的。简直就象一场恶梦,我无法用简单的几句话将那场恶梦叙述清楚,这也是我后来想要写本书的原因,想说得明白些,由于人类语言的极限,表达能力的极限,想要把当时经历的那一切再现出来是很困难的。劳教所、监狱就是人间的地狱,它们专找你最脆弱的地方打击你,他们知道法轮功的学员对大法对师父都是非常尊敬的,他们就用大喇叭一天24小时在你耳边播放攻击、谩骂大法和师父的恶毒之词,或者把你衣服扒光,摁着你往师父的画像上坐,这样的精神侮辱对任何一个精神正常的人都是难以忍受的,再加上在劳教所连续多少天不准你睡觉,我知道最长的是15天,还有酷刑折磨,精神上的侮辱,很多次我都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记者:你觉得精神上的痛苦折磨和肉体上的酷刑折磨,哪个更难以忍受?
曾铮: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人有思想,有人的道德规范和行为规范,做为一个人最宝贵的是你的思想、你的意志是属于你的,肉体上的痛苦,咬咬牙就过去了,我在里面也经历了身体痛苦的极限,2000年6月,我被送到劳教人员调遣处的第一天,双手抱头蹲在大太阳底下15个小时一动不准动,一动就用电棍电你,有一个警察曾经好奇,想试试他能蹲多久,结果他蹲了20分钟就坚持不住了,我们却一次又一次的承受着超过极限的折磨,但那时,至少我的精神是自由的,我可以用我的意志来战胜那肉体上的痛苦,当精神上的痛苦把人的意志摧垮了、再加肉体上的痛苦,人就面临着崩溃。
记者:当时你是怎么被抓到调遣处的?
曾铮:那是我第三次或第四次被抓了,当时是半夜2点多钟,我正在家睡觉,警察闯进来把我抓起来,给我判了一年劳教。我被抓到拘留所一个多星期后,才知道被抓的原因,我曾给公公、婆婆写了一封信,这封信在用电子邮件发出去时,被网警用黑客手段给截获了,这封信还不是我发的,是别人帮发的,发没发出去我也不知道,他们就以此为由给我判一年劳教。
记者:在那样一个极权专制的国家,他们对待法轮功也好,异议人士也好,从来不需要什么理由,甚至可以用诬陷、栽赃来陷害你。这是它们的本性使然。你刚才谈到精神上的痛苦,是否能为我们读者具体举几个例子?
曾铮:我现在回过头来,觉得这场迫害最残酷的地方就是对人的洗脑,劳教所的警察也说把你们抓到这里来的目地就是转化,因为江XX说过要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法轮功他是一种修炼、一种信仰,也可以说是一种思想体系,要想消灭他,第一步先把法轮功妖魔化,名誉上搞臭,再把法轮功的书籍全部焚毁收缴,让人们无从了解法轮功是什么.对于已经修炼法轮功的人,他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从肉体上消灭,一个是把你从思想上转化过来,从相信法轮功到不相信法轮功。
由于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太多,都从肉体上消灭就比较困难,所以更多的是从思想上消灭。
整个国家机器都在为此而运转。每个法轮功学员包括我自己都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后,从身体上的感受和思想上的升华从而对他有一定的认识,我自己原来在病床上躺了三、四年,经历过被病痛折磨的阶段,修炼法轮功后我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如此,我的道德也提升了,性格也改变了,这是谁也欺骗不了的,这么好的东西,非要逼我说不好。就比如我觉得红色的好看,可有一天一个人他非要你说红色的不好看,就算你被逼无奈,嘴上说不好看,可在你的心里,你仍然会认为红色的好看。法轮功学员修的就是真、善、忍,不愿说违心的话,他们却非要逼你说违背自己良心的话,而且只在口头上说还不行,他们的转化是有步骤有标准的,第一步先让你写“保证书”说不练了,第二步要写“决裂书”,第三步是写“揭批书”,要谈自己为什么跟法轮功决裂,一步一步逼你,让你深刻揭批,可修炼的人都是从中受过益的,怎么也想不出法轮功有什么不好.而且写短了还不行,这势必让你天天出卖自己的良心,说违心的话,否则不算过关。在劳教所失去的不仅是人身的自由,连思想的自由都不能拥有,你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甚至一个眼神都要向警察汇报,写了“揭批书”还要上台在全劳教所几百号人面前念,然后劳教所的录影机将你录下来,这等于强奸你的思想,最后,你还要帮助警察去转化那些还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让你助纣为疟。
你如果不写保证,面对的将是无休止的残酷折磨,也许有人会说:“那就写个保证,那样会好过一点”。一旦你承受不住写了保证,马上又面临着另一种更加痛苦的折磨,不断的出卖自己的良心,直到扒干卖尽为止,他们要把你转化到你真的再也不相信法轮功为止。
记者:他们对你的精神折磨是不让你睡觉,不停的找你谈话,还是让你不停的听诬衊法轮功大法的广播呢?
曾铮:各种方法同时进行。首先他们不给你思想有一点点自由的时间,他们怕你闲下来又去想法轮功如何好了,所以先从体力上把你搞得精疲力竭,每天5:30起床,时间安排得满满的,让你没完没了的干活,实在没活干了,让你到外边跑大圈,或者站在太阳底下晒去,到了睡觉时间,不写保证的法轮功人员不让睡觉,让其他犯人轮班看着你,还要组织你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影,学习批判材料,大会小会揭批,还要出题让你回答,让你写心得。你要是还敢写法轮功好,他们可以随时随地想怎么折磨你就怎么折磨,不仅是警察,连犯人都可以这样对待法轮功学员,在那里你没有任何的权利尊严可言。他们还会找人轮番对你进行攻心战,跟你谈话,套你的话,看你有什么弱点,你是想家了,还是想孩子了,或者是说话有什么把柄可以让他们抓住,反过来攻击你,试想一个人几天几夜没睡觉了,又不停的有人找你说话,最后人真的会崩溃了。他们能把人转化了,就是靠把人的意志折磨崩溃,或让你失去正常的思维,把人折磨疯了,这种折磨比杀一个人更残酷,一个人即使死了,他至少还保留了内心的尊严,没有出卖自己的灵魂,还拥有一个完整的人格。
记者:我冒昧的问一下,你在书中写了,你在承受不了那种严酷折磨的情况下,不得已在保证书,签了字,是真的吗?
曾铮:是有这回事。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也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当时由于各方面原因,特别是长期受到的精神上的压力,以及我看到的身边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那种种的折磨带给我的精神的恐惧,比我自己去遭受那些折磨更甚。当时我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我要出来揭露那里的黑暗,但我又不愿意出卖自己的良心,我就想了个自以为聪明的办法,去跟他们玩文字游戏。自从我动了这一念之后,在监狱的后半年的日子,比前半年更难以忍受,你想糊弄过去还不行,我的良心每天都在跟自己挣扎,不想出卖良心又不能说真心话,看到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受折磨,想哭又不能哭,还要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因为周围不知有多少只眼睛在盯着你,琢磨着你,一个人长期处于这种心灵扭曲,人格分裂的状态,还不时被他们逼着做这样那样违心的事,我最后几乎就崩溃了,每时每刻都生活在痛苦煎熬之中,在那种情况下,我居然没有疯,这真是个奇迹。
记者:对不起,让你难过了,让你想起了那些不堪回首的痛苦的往事,他们后来把你放了吗?
曾铮:我出来也是因为差不多到期了,放出来也跟没放出来差不多。我出了监狱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被当地的派出所、崇文区610的负责人还有什么政法委等一干人直接拉回派出所,当时就要我到区里的转化班帮他们转化那里的法轮功学员,继续干出卖良心的事,我当时就想我就是去死,也不想再干这样的事情了。所以在与家人分离一年多之后,我为了不再出卖自己的良心,只在家里呆了五天就跑了,流浪在外。
记者:我听说很多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逼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曾铮:是的。我碰到过很多这样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家里的孩子还是很小,就象我妹妹,她被抓的时候她的孩子才5个月。我后来落魄到,身上的钱用光了,就到外面去看人家怎么从垃圾堆里捡东西吃,想着再过几天可能自己也得这样了,去看人家怎么把垃圾堆里的食物弄出来分类,脏的那部分去掉,把稍微干净点的扒拉在一起凑合一顿饭,我虽然还没落魄到那种程度,但随时可能被抓的恐惧始终是存在的。这并不象有些人以为的在家练就没事了,他们不是法轮功学员,感受不到那种恐惧,还有你的亲人因为担忧你而遭受的恐惧,那是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的,也不是一天二天就完了,是那是一种长久的煎熬。
记者:你能否讲一下你流浪的这段经历?
曾铮:镇压以来我碰到过很多这样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办法。没有钱住旅馆的,有的人会想办法找个地方呆一晚上,有的就躲到公园的椅子上或猫在某个角落盖张报纸睡一宿,我自己这段流浪的时间比较段,也比较幸运,从劳教所出来四个多月后就到了澳大利亚,逃离了那个恐怖的环境。但是在中国有一大批这样的法轮功学员过着这种流离失所的日子。大家知道在中国对户籍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一个没有身份证、没有户口的人很难在一个地方呆下去,我妹妹后来流落到外地的一个小酒吧打工,过一段时间片警就去查,让她去办暂住证,她已经在黑名单上了,不能去办,所以,每次风声一紧,她就跑出去躲避,等风头过了再回去,所以流浪在外也是倍加艰难的。在那种环境你只有两种选择--要出卖自己的良心,要么生活在那样恐惧的环境之中。由于所有的媒体都是操控在官方手里,这些事情的发生除了当事人周围的几个人知道外,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就象北京女子劳教所,把人折磨得生不如死,每天这样的惨剧都在上演,可是有谁知道,天安门广场天天游客如云,一副太平盛世的样子,可是这样的事情却在大面积的发生着。
记者:你原来关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吗?
曾铮:其实那原来没有女子劳教所,是一女子劳教大队,和男队在一块,镇压法轮功后,抓的法轮功学员太多了,原来的地方不够了,和男队调换,后来又在对面建盖新的劳教所,我们当时还被迫参加挖地基了。
记者:我注意到很多在劳教所写过保证的人,出来后,都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一切都作废。你也写了吗?
曾铮:我也写了,当时出来后由于考虑到随时可能被抓,我跟一个澳大利亚的学员联系上,我把严正声明发给她,然后开始写《静水流深》这本书,写一点给她发一点,因为那时随时面临着再度被抓的危险,我告诉她如果十天以上联系不到我,确定我再次被捕后,就把我写的东西在明慧网上发表出来。
记者:你看到你被人称为“北大才女”,你是北大什么系毕业的?
曾铮:我是地质系的,本身并不具备写作的训练,但这是牵扯到几亿人的一场跨世纪的大浩劫,而且由于政府的掩盖诬陷,使很多人对法轮功有误会,作为这场浩劫的见证人,我觉得有责任把所经历的一切记录下来,把一个法轮功修炼者的内心世界及经历的一切真实的展现给外面的世界。让那些关心法轮功、想了解法轮功的人们有个窗口一探究竟,毕竟到今天为止,法轮功这个修炼团体表现出了与其他所有被镇压的团体很多不同的特质,为什么会这样?我也希望我的书能回答一些人的类似的问题。除了严正声明外,我还给警察写了一封公开信,因为我想要把自己的内心讲清楚,也想挽回由于我所做的一切而给法轮功的声誉带来的损失。
记者:我希望在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能把你的严正声明也一起发表。因为这对读者了解你受到的迫害的真像是有帮助的。你认为法轮功在经过五年的严酷镇压后,不但没被镇压下去,反而广为世人所知,他与其他的民间团体究竟有什么不同的特质呢?
曾铮:最大的不同在于法轮功是一种信仰,是一种真理。每个人都有思想,有头脑,会对某个事物做出一种判断,从我来讲,当我修炼了法轮功之后,我知道他所说的是真实不虚的,当你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去做时,真的能给你身心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原来夏天不能开空调,生孩子时落下的病,一开空调,腰凉得就象要断了,在生完孩子,没练法轮功之前,我都从未沾过凉水,家里请了保母洗衣做菜。练了法轮功后,马上感觉精力很充沛,去游泳怎么折腾都没事,原来外边一有风吹草动的,我是第一个倒下去的人,连二、三岁的孩子都不如,练了法轮功后,我孩子、先生轮流感冒好几次,我都没事,连我婆婆都觉得奇怪我怎么没得流感。我通过学法知道练功是从身体的最深层开始净化人的身体,把造成有病的各种因素都去掉了。
记者:你是在修炼法轮功后多长时间病全部都没有了?
曾铮:因为我读了《转法轮》之后,对我的思想的冲击非常大,我根本没有太去注意我的身体,但是我从思想上明白了人为什么会有病,为什么练了功之后病会好,通过我自己的亲身体验,我相信法轮功是真实不虚的。
记者:为什么会对你的思想造成很大的冲击?
曾铮: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生命的意义,读了很多哲学的、宗教的书,后来甚至还研究过《周易》,尤其在自己生病以后,一直在思考“我为什么会得病,是否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人生病,人是否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为什么宏观世界与微观世界的运行都是有规律的,唯独人这个世界如此的杂乱无章呢?”等等,我也常常问自己“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我想也许很多人在生命的某个时刻都曾有过这样的疑问,但一直也没找到令我信服的答案,直到我读了《转法轮》这本书,才在心中发出惊叹“天哪!原来是这样”,而且思想境界一下提高到完全不同的境界。世界上的书浩瀚如海,可是又有几本书是可以让人有如此之大的改变呢?但是《转法轮》这本书却改变了上千万的人。我原来是个很悲观的人,看什么问题都比较灰暗,很爱使性子,情绪也总是起伏不定,修炼后由于对问题的看法不一样,对自己的要求不一样,很自然的就变得内心很平和、安宁。我原来要是受点委屈,多少天心里都过不去,后来在劳教所,我遭受那么大的磨难,在太阳底下蹲十几个钟头,还让一个妓女看着,动不动就踢我一脚,或者看到警察揪着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的头,使劲往墙上撞,我心中却没有委屈,没有仇恨,而是很痛心那些做恶的人,他们这样对待那些无辜的人,他们将给自己带来多么不好的恶果啊!我写这本书也好,我到处去讲也好,并不是处于仇恨,而是觉得这样的行径必须停止,这无论对迫害者或被迫害者都是有好处的。
法轮功跟别的团体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能实实在在的改变人的身心,这从千百万人的修炼实践中已得到验证,因为修炼带给自己的承受力、意志力、心的容量,以及对事物的看法的改变使得我们有为他人、为真理去奉献而无所求的境界。
记者:你这么说,我就能理解为什么法轮功不同于一般的团体,他真正是一种信仰和修炼,而信仰就牵扯到精神和思想的深度,这不是通过肉体的消灭就可以轻易改变的,我想这也是法轮功被镇压这么多年反而在国际社会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和接受的原因,法轮功必将吸引越来越多的人注意。法轮功修炼的原理是真、善、忍,对吗?
曾铮:对。真、善、忍是宇宙的最高特性,任何事物符合这个标准的就是好,不符合就是坏,通过修炼我也知道真、善、忍不只是一个做人的原则,而是有更深的内涵在。
记者:很遗憾,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采访就要结束了,你有什么要对《看中国》的读者朋友们说吗?
曾铮:我到海外这几年发现,中国大陆的资讯都是经过精心过滤和策划的,他给你看的都是希望你看的,对人的精神诱导是潜移默化的,不知不觉中诱导你按照他的想法去看问题,这是一种阴险的精神控制,我觉得中国大陆的人如果能突破封锁上网看到《看中国》网站是一件幸运的事,这个网站能提供一些在大陆看不到的消息,这有助于我们对事情全面的了解,从而做出比较客观公正的判断。对于法轮功的问题,也希望大家对他有个真实的了解和正确的看法,我们这么多法轮功学员巨大的付出也就是希望大家在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能有个正确的选择,我们也就欣慰了。
记者: 非常感谢!
购买《静水流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