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7, 2016

华风:激流、噩梦与生命之光



【大纪元12月17日讯】这是一个真实的噩梦。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罪恶。
曾铮着的《静水流深》所揭露的发生在当今中国大陆的血腥,使人感到震撼和灼痛。
了解中国现实的人,对独裁专制下出现的以权谋私、腐败堕落、下岗失业、人权个案、拆迁自焚、偷渡打劫等等社会问题,耳熟能详,但对正发生在那片土地上的历史上最残暴、最邪恶的镇压------江泽民对法轮功的群体灭绝,对在这场镇压里为泯灭人的信仰所采取的种种令人发指的手段,由于媒体的封锁和谎言的掩盖,却知之甚少。
曾铮,一个深受中华传统文化薰陶的北大学子,曾为追求科学、真理、生命的意义而上下求索,苦苦追寻,但多年的寻寻觅觅,得到的却是更深刻的怀疑和困惑。就在百思不得其解及生命最无望的时候,是法轮功的理论和实践解救了她,除了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更让她明白了科学的局限,宇宙的真相,修炼的道理和生命的根本。“短短的几天之内,整个世界在我眼里全部变了样。我从一个无神论者变成了一个有神论者,我不但相信了宇宙中存在着佛、道、神这样的高级生命,同时更认识到其实我们每个人只要想修炼,就都能达到佛、道、神那样的境界,以更加美好、更加永恒的方式存在(《静水流深》)。”从那时起,她的内心及生活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幸福、智慧轻松。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信仰的建立根植于人的心灵,是在社会真理、历史真理之上由神所启示的终极真理。信仰的实质在于具有超越任何政治利益、民族利益、经济利益及现实利益的终级性和独立性,因其最能触动人心的终极关怀和道德感召,而成为信仰者的强大精神动力。对信仰的忠实与坚持,闪现着人渴望精神升华的生命之光和尊贵,同时也是社会稳定人心向善的有力保证。但在一个专制的社会里,信仰往往被独裁者视为威胁加以消灭,法轮功被镇压的根本原因,即在于“真善忍”信仰所显示的巨大凝聚力。
中共80年来的历史,是一部“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政治打压史,尤其到江泽民独揽大权时,将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积累的残暴、狡诈,在铲除法轮功的精神信仰中达到了登峰造极。《静水流深》向人们透露了发生在华都之隅、大墙之内的野蛮摧残、黑暗沉沦、灵魂扭曲和人性大裂变的惊人黑幕。
作者由于坚持信仰,坚持告诉人们关于法轮功的事实真相,被三次拘捕及判劳教,亲历了劳改营中炼狱般的非人折磨,见证了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惨绝人寰的迫害。从她的笔下我们看到,公安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所采取的强行洗脑和强制“转化”,如何褫夺了人最基本的人格尊严,使人从完整变成破碎,从善良变成魔鬼。劳教所里干警们“春风化雨”般的“挽救”,如何使人从生机勃勃变成万念俱灰,“她空洞的大眼里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像原来一样目无所视地瞪着,我甚至不能确定她听到我的话没有。她的双眼、她的整个生命中那一种连绝望都不再拥有的彻底空洞直让人不寒而粟。(《静水流深》)” 而曾铮本人所遭受的那种正邪较量,那种惨烈的心灵交战,更反映了江泽民政权极力以谎言掩饰的扼杀精神自由的本质。
本应是惩治社会罪犯的劳教所、监狱,在当今中国,却囚禁着成千上万的仅为了讲真话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为坚持信仰失去了工作、学业、家庭以至生命,他们的和平抗争,已经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理解、支持及国际社会的尊重。他们就像曾铮在《静水流深》中写的,“有人说,这种不造反,不屈服,非暴力,不卑不亢,坦然无畏的群体在要么‘以暴制暴’,要么‘低头认罪’,要么蘸着被杀同胞的鲜血吃‘人血馒头’治病的中国历史上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个神迹。”中国宪法里规定,中国公民有信仰、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江氏集团的严重违宪行为,及对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异己人士、不同政见者的镇压和人权迫害,是中国走向现代文明的耻辱,也给国家民族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
《静水流深》是一部透过沉沉黑暗、穿过万里追杀而缀就的血泪控诉,以平实真诚的文字,细腻地描述了发生在当下中国那虚假的社会进步背后的罪恶,那在“平静”之下的激荡与悲壮,以深刻的批判精神和严格自省,真实的记录了一个法轮功学员的生命思考,展示出了在被凌辱被摧残中的心路历程和生命质地。其实,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和施行的强制“转化”从未成功过,真正的修炼人绝不会放弃自己的信仰,正是这种真理之光,曾使历史上的基督徒走过了罗马帝国的血腥屠杀,也使法轮功的反迫害坚忍持久地进行到今天。
象征着共产主义学说和体系的赤龙,在横行了一个世纪后已崩溃解体,而今江泽民集团为了维持统治以强权控制着一切精神领域,这种在“经济发展”“申奥成功”“神五上天”的光环背后,对道义信仰、人性良知和生命尊严的摧毁,实质上是中华民族最大的危机。也正因为此,《静水流深》呼唤着结束迫害、抵制强权、惩罚邪恶的彻底的无畏及勇气。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