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7, 2016

她的脸庞

《澳大利亚人》整版书评《她的脸庞》


Rosemary Neill专访作者曾铮

【大纪元4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肖楠编译)澳洲全国性大报《澳大利亚人》(The Australian)2月26-27日《人物传略》版发表了题为《她的脸庞》的整版书评,介绍曾铮的新书《静水流深》英文版Witnessing History-on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 and Falun Gong。书评作者为该报资深专栏记者Rosemary Neill。以下是书评摘译:
  她能平静的谈及她所经历的折磨和洗脑;她也能面不改色的谈及她丈夫的被捕和关押。但当曾铮谈到政府如何试图因她修炼法轮功而使她唯一的女儿与她敌对之时,痛苦的眼泪不可抑制的汩汩而出。
  法轮功是一个基于打坐上的精神运动,共产党将其取缔,这是自文革以来最残酷的镇压之一。
  曾铮说:“有一个时期我的女儿是如此的困惑。她害怕,她困惑。她只有六、七岁,却必须在自己的母亲和党所告诉她的之间做一个选择。”
  今天,十二岁的世坦与她母亲,一位皮肤细腻,声音温柔的38岁的女士一起生活在悉尼。曾铮于2001年逃离中国,来到澳大利亚寻求避难。她的女儿在她之后(来到澳洲)。

  曾铮说,“我很高兴她现在在澳大利亚”,并随即补充道,已在此上学的女儿很想念她北京的父亲、祖父和朋友,但她知道不能回去(探访),她母亲很可能会被捕,因为虽然曾铮生活在一个安静的区,为一家生活型杂志工作,并(继续)打坐,但她一直在致力于反对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下周,曾铮关于她的苦难经历的纪实文学Witnessing History(Allen & Unwin出版, 每本$29.95)将于全澳发行。这是第一本由经历过关押和折磨的法轮功追随者所写的书,它已被列入了中国的(禁书)黑名单。
  在这本书里,曾铮叙述了发现法轮功后,她的生活是如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专业是自然科学。她生产后遭遇了两次大出血,又由输血感染了C型肝炎,失去了工作和照看女儿的能力。“我才30岁,我有一个好丈夫,一个可爱的女儿;但我如此痛苦,以致于觉得不想再活下去。”她写道。
  但修炼法轮功后,她重新获得了健康、工作(能力)和乐观的心情。事实上,她觉得她已是“隔世为人”。
  然而,她的快乐非常短暂。1999年,在一万名追随者在北京抗议法轮功成员在另一城市受到的虐待之后,中共禁止了法轮功。这次抗议是1989年天安门学生运动以来对共产党权力的最大胆的挑战。
  曾铮拒绝放弃修炼——甚至在三次被捕之后。2000年,她被送进了一个劳教所。在那里,她被迫整日蹲在太阳底下,被电击,并被强迫参加洗脑活动。目标是让她放弃她的精神信仰。更大的屈辱是,被“转化”的人被强迫帮助“教育”或殴打其他法轮功追随者。曾不能够强迫自己做这些。
  她说许多时候她已到了彻底崩溃的边缘。“我看了别人被逼疯,我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也被逼疯。真的,真的很可怕……”她说着,声音变得细不可闻。
  并非所有的家庭成员都支持她对信仰一心一意的追寻。她的婆母被吓坏了,不允许她离家到外面打坐。2002年,曾铮与其他六名追随者一起向联合国控告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那时她已经在澳大利亚,但远房亲戚打国际长途电话来威胁她。“我理解他们的反应,”曾铮说。“在他们的眼中,这个举动太过耸人听闻,而且对我丈夫也太危险了。我非常理解他们的怨气。我一想起生活在恐惧之中的人们,心中就痛。”
  控告江泽民后的第四天,曾铮的丈夫被捕,女儿在恐惧中独自度过了10岁的生日。“我所经历的痛苦比自己坐牢时还甚。”她丈夫被监禁了一个月,现在还处于被监视之中。她婆母在她丈夫被捕不久后患上了癌症,并因此过世。曾铮相信,这是因为她受的惊吓太大了。

  她的书会让她丈夫再次处于危险之中吗?她认为,非常有意思的是,她的故事被披露得越多,她的丈夫就越安全。“他们(指中国的当权者)不想用逮捕我丈夫来替我的书做广告,”她解释道。一直到今天为止,她不能自由而安全的与她在中国的家人交谈。她说,中共当局知道她在此的一举一动。
   “我不想给别人带来麻烦。也许我稍不注意就给国内的人带来很大的麻烦。”由于知道这种危险,她母亲禁止她与她妹妹交谈,后者也因为炼法轮功而被判处18个月劳教。
  她的家庭所承受的一切值得吗?曾铮说,她的家庭是无辜的,应该受到谴责的是迫害者,而不是她的信仰。“我不认为这场迫害是应该的……法律只应针对人的行为,但是在中国,法律被用来针对你的思想。”
  她很惊讶,澳洲的许多中国人也接受了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说法(当地法轮功分支被排除在悉尼的中国新年游行之外)。
  西方专家毫不怀疑,法轮功的修炼者在中国受到迫害,主要是由于法轮功1992年创立以来惊人的传播速度。据称,到今天为止,法轮功在中国国内外有几千万名追随者。
  曾铮说,法轮功传得这么快,仅仅是“因为他确实好”,对修炼者身心健康的正面作用“非常明显”。她说她写书是为了揭露中国劳教所中的邪恶,披露其他被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悲惨处境。“我们要求的只是停止镇压,和信仰的自由。我认为这是基本人权——它根本不是政治。”(http://www.dajiyuan.com)
购买《静水流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