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7, 2016

【热点互动】中国的古拉格群岛(上)



【大纪元9月12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安娜。今天我们非常荣幸请到被誉为中国古拉格群岛的作者曾铮女士,曾铮女士把她在中国劳教所的经历写成二十万字的“静水流深”这本书,这本书现在在华人世界成为畅销书,今天我们就请她谈谈她在中国劳教所的经历。

安娜:曾女士您好。
曾铮:安娜你好。
安娜:我们知道有很多人都有在劳教所的经历,但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写了这本二十万字的书。
曾铮:最直接的原因是因为我在劳教所里面所亲身经历的和见证的这种残酷和黑暗超出了我的想像能力和承受能力,我觉得也超出了人类文明所应该允许的程度,所以当时就有一个强烈直接的冲动要写一本书把这一切黑暗一切罪恶揭露出来,来制止这些罪恶进一步的发生。
安娜:我们知道你在北大有硕士学位,在证券公司有很好的职位,那是人人羡慕的很好的家庭及社会地位,那你怎么会进到劳教所里面去呢?
曾铮:这个话题说起来,那就牵扯到很大的问题是中国镇压法轮功的问题了,我进劳教所是因为我写给公公婆婆的一封信,里面跟他们解释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及为什么在政府镇压之后我不愿意放弃修炼法轮功,那么因为这一封信就给我判了一年劳教。因为镇压法轮功是江泽民制定要执行的政策,不管其他,只要你是法轮功学员,或是他认为你是比较应该要镇压的法轮功学员,那么不管这个那个或你是北大的硕士都没有特殊的待遇都跟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送到劳教所里去劳教。
安娜:那么是什么原因使你修炼法轮功的呢?
曾铮:我炼法轮功,当初是家里人推荐,一个月后觉得炼了效果很好,他们就给我寄了一套书,我一看了以后,我觉得它回答了我在这之前看其他书时找不到的人生疑问,对于人生的思索对于人生的价值思考,当时对于我内心的冲击是非常大的,超过我看其他所有的书,看了以后觉的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了我多年所寻求的问题的答案,非常自然的,看了两遍书以后,我就决定我要修炼法轮功,很简单的一个过程。
安娜:我们看到在海外有很多人尤其是高级知识份子,他们有很高的学位很高的知识,在常人中都有很高的成就,很多人都炼了法轮功,就你之前说的很好,解答你很多问题,你可不可以也跟我们具体说一说,让我们理解一下。
曾铮:我对人生最根本的疑问是人的生命是干什么用的,是为了做人而做人?人这一生中最应该追求的是什么?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目标和不同理解,但那些东西还不能满足我对这些东西的疑问,从另一个方面讲,我是学自然科学的。
安娜:你是学什么专业呢?
曾铮:我是学地球化学的,它是地质学和化学的一个边缘科学,那我就会有一些科学上的思考,当时在80年代,我上大学的年代,中国有一个气功热和一个生命科学热,当时我觉得科学从爱因斯坦后就没有什么大的飞跃,这一个世纪,人类的科学要有一个大的飞跃,一定是从生命科学中取得,因为人类对自己了解太少了,正因为了解少一定是还有发展空间,那么气功是一个很新的现象,它涉及到人的生命许许多多现代科学不能解释的问题。
我学科学的我知道每当我们发现一个不认识的事物时,我们出现了一些科学不能解释的现象的时候,这时科学家能去把它认识清楚解释清楚,科学可能会面临一个很大的突破。学科学的人也喜欢想宇宙有没有一个最终的真理,我也一直在找寻,所以看了“转法轮”之后,对我来说是一个突破性的发现,原来答案在这里,而且不象其他书写的含含糊糊,它说的非常明确就告诉你“真、善、忍”是宇宙的最高特性,做人的目地是修炼,是返本归真,我觉得就解决了我最根本的问题,再下来修炼就是很自然的事情。
安娜:我们知道在1992年7月20日中国政府发出文件说法轮功不再合法了,党员都不许炼法轮功了,当时你去了国务院信访办去上访,我知道你在国务院政策发展研究中心任职过,你对中国体制是很了解的,你上访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面临的后果。
曾铮:说实话到后来对法轮功的打压和发展到那种程度是我没有预料到的,虽然我在国务院政策发展研究中心任职过,我也经历过六四的血腥镇压,我也了解中国的一些历史,但是人是很容易忘记的,而有一些事情不是我亲身经历过的所以很淡漠,它可以发展到后来这么大面积这么残酷程度是我当时没有想到的,99年7.20那天事实上正式的文件还没发出来,只是我听到有其他法轮功学员告诉我说全国18个省市同时开始行动,大面积捉捕法轮功的辅导员抄他们的家可能要全面镇压了。
我当时听到这消息,我就非常担忧因为我知道法轮功他的人数是非常多的,那么作为一个国家面临这么大的人群要作出一种政策时应该是非常慎重的,那天我想我去找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去陈诉我们的意见,如果去的人很多也表示了我们一些公民的心声,那么是不是有可能促使他们多想一想这个问题,不要做出这样的决定,能不能改变这种发展的态势,就是想的这么简单的一种想法去了。
安娜:你去上访那天有没有看到其他你认识的法轮法学员,那么他们是怎么想的呢?
曾铮:他们大多数跟我的想法大同小异,或有的人对国家政策不会考虑那么多,他从个人受益的角度去想,我炼了法轮功挺好的,中国人都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从这个功法受益,我很尊敬我的师父,就像我的家人受了冤枉一样,我要去为他讲一句话,有很多人是这样很朴素的想法去了。
那天我看到我们炼功点有好几个人去,那去一个捉一个,他们已经蹲在那守一夜了警察严正待命,长安街府右街上停了很多大公车汔车装满了一车就开走,我是被捉到石景山体育馆,跟好几千个法轮功学员关了一整天,就我所知那天北京所有体育馆都被用来关押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安娜:那后来你被判劳教跟这一次上访有没有关系呢?
曾铮:我想是有一定的关系,那一天上访从进体育馆开始就有工作人员拿表格登记姓名、地址等很详细的登记,这个肯定是他们的黑名单。在晚上从体育馆放出来又拉到我所在地的当地派出所又作了一次登记,又做了一次个别谈话,那天至少登记三回就巳经上了黑名单了,至于以后有没有连系,也很难说有也很难说没有,我知道那天是登记了三回。
安娜:被劳教是因为你给公公婆婆写的信是吧。在过程中有没有审判或请律师为你辩护。
曾铮:没有,因为很多人对中国的劳教听说很多,但可能不是很了解。
安娜:听说劳教制度是人民内部矛盾是劳教,敌我矛盾是进监狱,这一阶段制度你可能比较了解,你可不可以给我们说一说。
曾铮: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是文化大革命时搞的一种说法,后来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为了要争取加入世贸等组织,它要向外界扮演一副很国际化的面孔,它修改了它的法律,什么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已经从法律中拿走了,反革命罪也取消了,就是一个形式的刑法,那劳教按它自己的说法就是最高行政处罚,劳教是由管理委员会决定的,这个管理委员会是隶属于各区政法委,政法委它是属于一个单位,它是属于行政处罚,用行政的手段它给你填一张劳教票,就已经做了这个决定了。
按劳教书上写了,你在收到劳教票60天内可以向劳教管理委员会的上级主管机关,也就是北京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覆议,但是事实上,我做为法轮功学员我被剥夺了这样的权利,其他被关在拘留所普通的在押人,他们接到劳教票,他说我要申诉就不把他往劳教所里送,就关在拘留所里面,申诉如果被驳回,他可向法院用行政诉讼法来提出诉讼劳教管理委员会对他的决定,由法院来做出判决,法院如果驳回他还可向中级法院上诉,一审二审有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有人劳教都快结束了这个过程还没审完就直接放了。
但对于法轮功学员我们是接到劳教票3天就送到劳教人员调遣处去,我到劳教调遣处第3天我跟他们要笔要纸,要申请覆议的权利,因为这样我被二个警察拖到院子踢啊打啊,然后用二根电棍架起来电到我晕过去为止,后来把我弄醒了,叫我蹲在地上低头抱首蹲在太阳下,只要一动就是一脚踢来,全身被电棍电的没有一块好地方,在地上拖着,裤子磨破了,臀部露着很大的洞,那裤子我穿了两个多月。
购买《静水流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