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9, 2016

神童女兒 平常心(之三)



Brilliant Daughter Unaffected Mind(3)

   最近,女兒跟著我移民到了澳洲。與同齡的澳洲孩子比,她的中文水平繼續是「神童」級別,而英文水平卻立即變成了「弱智」。怎樣幫助她儘快適應新的環境,倒是我的新課題呢!
   Recently, my daughter and I immigrated to Australian, Comparing her to children of the same age group in Australia, her proficiency in Chinese language continues to be at the “Super Smart” level. However her proficiency in English language has become her “Weakest”. How to help her adapt to the new environment in the shortest possible time? That has become my latest task.
   

平常的心

  

  全校最小的學生

  
     「神童」女兒三歲半時,已經應該從幼兒園小班升中班了,無奈老師說她年齡不夠,要再上一年小班。女兒頗不樂意,婆母只好帶她回河南老家,在她姑母任教的學校「開後門」上學前班。
     女兒從學前班畢業回到北京,雖然只有四歲半,也只有送她上小學了。為了讓小學破格錄取,先生特意找區教育局局長寫了「條子」。
     雖然有「條子」,學校還是堅持要對女兒進行測試。老師拿來三年級的課本讓女兒念,女兒隨便翻到一篇課文,毫無困難就讀完了。學校收下了這個全校年齡最小的學生。
     開學第一天,女兒領回課本,翻開語文書,像平時讀故事書一樣,用了二十分鐘就從頭看到尾,完了往邊上一扔。我問她﹕「有不認識的字嗎﹖」「沒有。」一學期的課,她這就算學完了。
     到了學期末學校舉行朗誦比賽,她是所有參賽者中最小的,上臺時夠不著麥克風,老師專門為她搭了個小凳子,並驕傲的宣佈﹕這是我們學校年齡最小的 學生。白襖紅帽的女兒搖頭晃腦的講著小紅帽的故事,我驚奇的發現,她居然有點緊張。在此之前,她走到哪裏都是一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模樣。也許那「盛大 的」比賽場面和老師鄭重其事的介紹,已經使她過早的有了過重的自我意識。
   

  「特殊」即平常

  
     女兒從一歲多起,便因為會認字而屢屢引來驚嘆,所以我一直在試圖「抹平」她的特殊感,想讓她保持一顆平常的心。比如她第一次從幼兒園回家,像發 現新大陸似的告訴我﹕「媽媽﹗幼兒園的小朋友連一、二、三都不認識﹗」那時她倒沒甚麼驕傲心,只是覺得人家跟她不一樣有些奇怪。
     我淡然的說﹕「他們的媽媽剛好還沒有教他們,也沒甚麼奇怪的。以後他們學過,就認識了。」我不想讓她把自己的「本事」看那麼重。
     上小學後的一天,她放學回家,興奮的告訴我﹕「媽媽,元旦我們要去音樂廳演出,中央領導要親自來看﹗」
     她把「親自」二字說得好重,顯然是在模仿老師的口氣。
     我在心裏暗嘆口氣。在開始接觸社會之前,孩子的天性是那麼率真,純潔,乾乾淨淨沒受過半分污染。而現在,四、五歲的她居然為中央領導「親自」觀 看她們的演出而激動如許。我彷彿正看到一張潔白的紙,在怎樣的一筆筆被抹上顏色。人從簡單走向複雜,從純潔走向市儈,都是這樣慢慢發生的﹖
     我兜頭就是一盆「冷水」向女兒潑去﹕「中央領導也不過就是一個鼻子倆眼睛,有啥了不起的﹖你演節目就是演節目,不管下面是誰在看,你都好好演就是了。知道了嗎﹖」
     女兒的表情看起來雖然似懂非懂的樣子,但我知道,從此後她至少明白「中央領導」不是甚麼值得為之特別「表現」的人物。
   

  女兒給我講故事    

     我一直想細心的呵護她,讓她純真的心少受不該有的污染,然而她七歲半時卻發生了一件讓我很震驚的事情。
     那天我帶她去參觀自然博物館,售處票寫著「一米一以下兒童免票。」女兒頭一歪說﹕「媽媽,我還不到一米一吧。」售票員看看女兒,相信了她的話,就只撕下一張門票給我。
     我對女兒說﹕「前兩天我們不是剛量過嗎﹖你已經一米一六了。」說完,我拿出錢買了兩張門票進去。
     剛進大門,我突然覺得很不對勁,以女兒的智力和記憶水平,她絕不會忘了自己剛剛量過的身高。她為甚麼要那樣說呢﹖
     我趕快先找自己的原因,想起出門前我說過如果博物館門票太貴,比如說在十元以上,那我們就不看了。到了博物館時發現門票是十五元,雖然我並沒有 打算因此就不帶女兒進去了,但女兒一定在擔心,所以趕快搶著那樣說。如果她可以「矇混過關」不買票,那我們倆要花的錢就不會超過我的「預算」。也許是我們 這些大人,尤其是她爺爺奶奶,平時太強調節儉了,以至影響到她?
     於是我對她說﹕「我們節約錢是對的,但甚麼事情都不能過分。咱們掙錢就是為花的嘛,該花的錢媽媽一定會花。」
     女兒趕緊說,我知道了。我給你講個故事吧。從前有個財主,攢了很多金幣,怕被人偷走,就將這些金幣裝在罈子裡,埋在地下,過一段時間挖出來數數。
     有一次,財主挖出罈子,發現裡面的金幣被人換成了石頭,傷心得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鄰居聽見他的哭聲,問了為甚麼後勸他道﹕「嗨﹗你反正從來也不用這些錢,而只是數它們,數石頭和數金幣有甚麼區別﹖你就抱著石頭數數唄!哭甚麼哭?」
     女兒講完這個故事,我欣慰的想:她的悟性夠高,一點就透,聽懂了我的話。
   

  守住淨土 

  
     從博物館回到家中,我突然覺得更加不對勁起來,細想想,原來是自己忘了向她強調一個更嚴肅的問題:人應該誠實,更不能佔不該佔的便宜!
     於是我又問她:「你明明知道你已一米一六,為甚麼要說自己不到一米一呢?」
     女兒看著我,幾乎想也沒想便說:「沒有吧。我好像是說,我希望我還不到一米一!」她將這句話的重音,放在了「好像」和「希望」兩個詞上。
     我倒吸一口涼氣,震驚得說不出話來。明明是說了謊被我當場「捉住」,她卻這樣「機巧圓通」的將我的詰問「滑」了過去。這樣的急「智」,怕是成年人也難有。而她只有七歲多而已!
     我半天都說不出甚麼話來,愣了幾秒鐘後轉身走開了。作為一名母親,我早已觀察到,雖然所有孩子生下來時都是白紙一張,然而每個孩子的性格特點, 似乎又是生而有之。住在產房裡時,我便看到剛出生幾天的小寶寶們相互間的性格差異。有的嬰兒天生便性急得很,有的嬰兒天生就好脾氣。
     而女兒身上,也天生帶著許多東西,例如這種很多同齡的孩子都不會有的機巧。我相信這是她在這一世以前的生命中就形成的,在這一世又得到了加強。除了社會的因素外,我本人也有不夠敦厚的時候,而她顯然也會跟著我學。
     女兒就像一面鏡子,讓我時時對照檢點自己。我相信身教重於言傳,在紛繁多變、不安定因素日益增多的世界,只有守住內心的一片淨土,才能真正保住自身的安寧,也才能從我做起,改善這世界的大環境。
     我再也沒有向女兒提起這件事。孩子也有自尊和面子。從我的態度上,她知道這件事錯了,以後不會再犯,就行了。當然還得繼續在日常的點滴瑣事中引導她,幫助她漸漸形成以德為本的做人價值。
   

  新的課題 

  
     小時候常聽母親說:「養兒方知父母恩」。做了母親,才知「母親」二字的份量有多重。好在我在紛繁的世界中已有了一顆堅定的心,所以才十分有信心的認為,女兒一定會有一個光明的人生。
     最近,女兒跟著我移民到了澳洲。與同齡的澳洲孩子比,她的中文水平繼續是「神童」級別,而英文水平卻立即變成了「弱智」。怎樣幫助她儘快適應新的環境,倒是我的新課題呢!
  
   (2004年8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