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7, 2016

【书评】一本很难批评的书

澳大利亚《阳光海岸日报》2005年4月2日刊文报导曾铮的新书及其发布会。


一名中国女士的故事,一个残酷的政权能做些什么,读之令人毛骨耸然

【大纪元4月8日讯】(大纪元记者肖楠编译)澳大利亚信使报(The Courier-Mail)3月12日发表了一篇题为《折磨人的国度》的书评,作者为特瑞∙奥伯格(Terry Oberg)。以下是书评摘译:
  曾铮的自传《静水流深——一名法轮功学员的生命见证》(Witnessing History – On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 and Falun Gong)是一本让你感到震憾,难过而无比愤慨的书。
  曾铮的书描述了政府对一个以真善忍为准则的和平及非政治性运动——法轮功的数万名追随者的残酷镇压。书中所记述的蹂躏是如此可怕,以致于读者想自己去做一番探究,看作者是否夸大了政府的无耻或这场悲剧的规模。
  可悲的是,看起来她并没有。
  虽然法轮功修炼者(或他们所自称的“学员”)的悲惨处境在西方得到过报导,但还是没有得到它应该得到的关注。
  当有报导指法轮功学员的数量超过共产党员时,这个集佛、道和气功于一体的创立于1992年的运动在1999年被禁止。
  一万名修炼者针对警察对他们的骚扰的和平聚集被认为是(镇压的)催化剂。
  这群人完成请愿后就离开了,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事件。但是,中共很快就发起了一场镇压,一天之内逮捕了数万人,同时政府的媒体开始了恶毒的宣传攻势。与其说中共是害怕法轮功和平而非政治的思想体系,不如说它是害怕其修炼人数之众。
  更坏的还在后面。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劳教所里,被折磨、殴打、洗脑和虐杀。
  曾铮的生活在她被关押之前也并不是一帆风顺。1992年的一次医疗事故使她两次大出血,而接下来的输血又让她染上了C型肝炎。
   “任何动的东西都让我头晕”,她写道,她“感到如此痛苦,以至于觉得活着都没什么意义。”
  (医疗事故)五年以后,曾铮的妹妹寄给她一些法轮功的主要著作,她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她说,“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些书带给我的冲击,超过了在此之前所在其它书带给我的冲击的总和。”
  她说,通过修炼书中的功法,她的健康得到了奇迹般的好转——连她的肝炎都“不翼而飞”了。
  自然的,她成了一个很热忱的信仰者。所以,她也就毫不奇怪的成了第一批被囚禁者。

  作者在被送进劳教所之前被拘留了三次。书中的大部份描述是她和其他千名功友在这些监禁中遭受的恐惧折磨。
  警察和其他被关押者——那些真正的罪犯——的疯狂殴打、睡眠剥夺、电击、累断脊背的苦役……这些便是劳教所真实的日常生活。
  曾铮回忆了她的看管者发明的许多折磨人的方法,比如强迫你头顶一碗水站立许多天,碗里的水洒出来一滴就要被暴打。
  有位妇女被连续绑在床上“五十多天”,直到“整个背部、臀部的肌肉皮肤都腐烂掉”。
  另一位被踩在地上用电棍电,“前胸后背电得全是黑圈”。
  不炼法轮功的读者很难理解,为什么法轮功学员只要宣布放弃他们的信仰——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就会被释放时,却要去忍受那么残酷的折磨。
  事实上,在忍受了三年(译者注:应为一年多)的摧残后,曾铮正是通过宣布放弃信仰而得到自由的。
  她为自己的“背叛”找的理由是:她决定逃出来写一本书来揭露劳教所的黑暗。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现在似乎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
   “我经历了这些考验(指酷刑和洗脑)”,她写道,“然而当受到‘为了大法,为了揭露邪恶’的‘好处’的诱惑时,终于也迷失了心智。”
  这种说法也许让我们觉得好笑——她在说,留在监狱里比向她的关押者说谎并逃出来更好——但是,(不要忘了,)我们拥有生活在一个有言论和思想自由的社会的奢侈。
  我们很容易觉得这些自由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很难理解,为什么对被关押在监狱里的中国法轮功学员来说,这些自由是值得为之牺牲的。
  我们很难去批评曾铮的书,哪怕它写得很糟或充满了说教(事实上并不是),哪怕它信奉的是一种读者(包括我)不那么容易理解的、基于一种玄奥的哲学上的精神运动。它所传达的信息是如此有价值,它的叙述是如此有震撼力,以致于我们决不能忽视它。
  中国政府臭名昭著而时常有之的对中国人民基本人权的践踏不是没有被世界其它地区注意到;问题是,这种关注太少了,而(中国政府)对人权的践踏远未受到其应受到的谴责。

  让我们希望《静水流深》一书能改善这种情形。
  《静水流深》英文版 Witnessing History – On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 and Falun Gong由Allen & Unwin出版,每本 29.95澳元。 

购买《静水流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