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1, 2016

一群法国人对一个中国人的“仰慕”-兼谈中国人的文化自信


-《自由中国》欧洲行(31)



参观完守护圣母圣殿,我们先送走了《自由中国》的制片人黄升建,他有事要先走一步。我的机票是第二天的,于是热心的主人就说带我到一个很地方特色的地方走走。这是在路上。
马赛之行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法国人的热情。当地有数位西人法轮功学员,但一位华人学员都没有。有一次我参加了他们的集体学法(就是大家在一起读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等)。那是一次奇妙的经历,他们都用法语读,轮到我时,我只能读英文,这样读了一个多小时后,大家讨论心得。我发现,他们热切地想听听我对许多问题的看法。他们修炼的时间都相对较短,最多的可能也只有六年吧,新入门的则有一、两年而已。相比较起来,我已修炼十六年,当然是很老很老的老学员了。
更关键的是,他们认为我能看懂法轮功的中文原著,能直接听懂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因而具有一种天然的“优势”,这让他们非常看重。我突然感到,在一群法国主流人士之中,我的“地位”,仅仅因为我是中国人,懂中文,而俨然“升高”了。这真是一种始料未及的体验。
前两天跟一位在海外拿了哲学博士的华人聊天,他谈到,海外华人过于强调,或过于急着要“融入主流社会”了,为什么不能保有自己的文化呢?
我问他:华人,特别是中国大陆来的华人,还有文化自信吗?中华传统的文化被共产党当“四旧”砸烂了,共产党自己是个外来的东西,且共产主义在中国根本就没有人信了,大陆华人还有什么文化依托呢?
相反,许多出国的大陆华人,反倒是多多少少有点难民心理。像我吧,就是一个政治难民,受共产党政治迫害不得不出来的。到了今天,那些为了躲雾霾而要逃离的,不都成了生态难民了吗?
博士击桌道:“对啊!‘难民心理’!这话说的太对了,我得写篇文章来论一论。”
不过,我个人虽然是政治难民,但在文化上,我却很有自信。这种自信,是修炼了法轮功以后得到的。比如那天晚上,当一群法国人以艳羡的眼光听我谈对《转法轮》和修炼法轮功的理解、体会时,我真的是感到了作为一名中国人的幸运和自豪。我来马赛之前,根本不知道在地球的这一端,有这么一群因修炼了法轮功而仰慕中华文化的法国人。我深知,我这个中国人,是因为这一点沾上了光,而受到他们格外热心的款待和礼遇。
庆幸的是,如今我们又有了神韵。近日在大纪元上看到一篇报道(http://www.epochtimes.com/gb/16/2/18/n4642942.htm)说,一名新西兰华人在看了神韵演出后说,“所有的中国人都为神韵所带来的全球效应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是的,我相信,越传越广、已经风靡全球的神韵,必将帮助越来越多的华人找回文化的根和文化自信。



途经一个很有意思的大桥,朋友停下来说让我照相。


这是一个修在海边的高架桥。


初发的嫩芽。


我的到此一游照。


从桥洞下望大海。


桥与海。


海水清且蓝,这美丽的颜色让我想起了九寨沟和黄龙寺——记忆中跟初恋一样纯洁美好的地方。


海水清且蓝,这美丽的颜色让我想起了九寨沟和黄龙寺——记忆中跟初恋一样纯洁美好的地方。



这一处又让我想起九寨沟的五花海。多少年没见过这么清澈美丽的颜色了!


不太明白这石头堆的分界线是起什么作用的。


朋友很热心,非要再给我照一张到此一游。


继续上路往前开。


接近我们要去的那个村子了。


建在海边山峦上的可爱的房子们。


我们把车停到了这里。


停下车后,我们开始信步而行。


海港边的绿地。


这位是陪我去的朋友。她是一名教师,为了办马赛这两场《自由中国》放映会,她专门请了假做推广,外加在我们来时给我们做“专职”司机。马赛的两场放映会都特别成功,电影院里坐得满满的,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义工都非常努力,付出了很多,让我非常非常感动。连我这个“当事人”,在来马赛前都毫不思晓她们的存在,更不知道她们的付出,更何况远在中国的那些她们试图帮助的人?可她们从没想到要回报,或要人知晓她们的付出和努力。甚至我离开马赛后,也再没跟她们有过任何联系。但每当想到她们,我的心都被温暖充溢。


我不知道这个地方叫什么,陪我的这名义工英文不太好,用法文说了个名字我也没记住。且叫它美丽的渔村吧!



许多船泊在这里。



这里不是旅游点,这些船应该就是真正用来捕鱼的?


海港  渔船



渔船风景线



渔船风景线



渔船与远山


公路紧靠着海。


漫步海边。


我们来到海边一家小店享用午饭。


小店的右边就是大海。


先上了cheese和左边那个我已经忘了是什么的东西。


再上了面包。


再上了刚刚打上来的海鲜。朋友说,这里的海鲜最地道了,所以才带我来。


大快朵颐。真的是很美味啊。也许,世界上除了中国菜以外,最美味的就是法国菜了。


吃完海鲜“小餐”,我们继续信步而行。天很蓝,阳光很灿烂,渔村很美丽,很安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