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7, 2016

《南华早报》评论:流亡中国作家曾铮


《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2005年11月27日周日刊第七版〈书和书评〉

《南华早报》评论:流亡中国作家曾铮


大陆劳教所一年的折磨和“再教育”,让曾铮萌发了成为一名作家的愿望。2001年,从劳教所被释放一个月后,她开始写作Witnessing History(译者注:中文版名《静水流深》)——第一本由中国法轮功学员撰写的关于对大陆(法轮功)追随者的迫害的书。
39岁的曾铮用软盘保存她的手稿,而把电脑中的写作内容全部删掉,她的记叙包括电击、殴打、挨饿、睡眠剥夺、被强迫“转化”并帮助(警察)对付其他功友的精神折磨,以及长时间为西方公司制作产品。
曾铮在她悉尼的家中说:“劳教所里实在太黑暗了。我觉得我必须写一本书。我上学时从没想到我有朝一日会写一本书。但(法轮功)这个事情实在太大了。中共为镇压法轮功,几乎把整个国家翻个底朝天。
“我想人们会希望了解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其它宗教的人问过我,我为什么要去经历那么多的事情,为什么我要忍受那么多极端的痛苦, 为什么中共对法轮功如此不能容忍、如此疯狂。我想我能用我的理解和我所领悟到的去回答这些问题。”
曾铮担心她先生被迫害,所以没告诉他她写作的情形。她在四川的家人因为她和她妹妹对法轮功的投入而已经遭受迫害。曾铮把(未完成)的手稿交给一个朋友,并告诉这个朋友如果十天以上联系不到她,就将手稿交给出版社。
曾铮逃往澳洲之前,将手稿发到了自己的电子邮箱,但她的丈夫、女儿和她曾经有过的富足的生活方式,被留在了中国。
这名北京大学地质系的毕业生用她以前的积蓄和两年的时间完成了这本书,并将中文本《静水流深》在台湾出版发行。
这本书的英文版今年由澳洲Allen & Unwin出版社出版,并有了一个新的书名和作者(英文)名:Witnessing History和Jennifer Zeng。
曾铮12岁的女儿去年来到了澳大利亚与她生活在一起。她的丈夫仍在大陆。
曾铮现在住在悉尼一座简朴的单元住宅里,但她远未得到解脱。
虽然她经常出现在媒体上和全国各地的作家节上,但她在华人社区中的朋友却不多。许多人不敢跟她来往,一个在悉尼举行的华文作品研讨会本已邀请她参加,但当组织者知道她的作品是关于什么的之后,却收回了邀请。“当地华人还有亲属在大陆,或需要回大陆做生意,所以他们很怕这里的中领馆,中领馆对华人社区的操纵很厉害。”
曾铮也就法轮功学员入境香港时遇到的麻烦而谴责中领馆。“北京不仅向澳大利亚,也向其它国家派出很多特务,这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如果有90名法轮功学员试图从台湾去香港,可能只有20个能进关。黑名单哪里来的?很明显,有特务。”
曾铮决心继续为被拥有6000万党员的中共迫害的多达1亿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和平奋斗。
曾铮的女儿出生后五年内,她的健康状况一直很差。她于1997年转向法轮功。法轮功的打坐让她恢复健康。“我完全恢复了健康,再也没有生过病。即便是(劳教所)的肉体和精神折磨也没有摧毁我的健康。”
法轮功让中共感到恐慌。当共产主义运动在全球破产的时候,法轮功却受到越来越多的欢迎。曾铮说,一个相信阶级斗争才是人类社会发展动力的政党,除了镇压外不会干别的。
她对中共的评介是:“除了他们自己的权力外,他们不关心任何别的东西。带着这样的思想,他们不相信还有人不想要权力,也对政治不感兴趣。
“法轮功与中共正好是相反的两极。法轮功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之外。迫害完全出于他们的恐惧。他们什么都不相信,因此也理解不了精神信仰的力量。
“这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因此记录这段历史非常重要。”
译者注:原文刊登于《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2005年11月27日周日刊第七版〈书和书评〉),感谢作者Allister McMillan允许翻译刊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