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8, 2016

澳ABC电视台播出中国劳教所专题

北京女子劳教所为雀巢公司制作玩具兔(图片来源: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Are prisoners making Chinese exports?

澳ABC电视台播出中国劳教所专题

——中国的被囚禁者在制造出口产品吗?

【大纪元6月1日讯】(大纪元记者蒋容编译报导)5月29日周日上午十点半的黄金时间,澳洲ABC电视台“聚焦亚太”节目播出专题节目《中国的被囚禁者在制造出口产品吗?》,揭示中国劳改营强迫被囚禁者——其中许多是法轮功学员——制造出口产品,并披露了澳洲外交部长迫于中国压力禁止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驻堪培拉大使馆前使用横幅的情况。
  以下是节目文字稿。采访记者为Helen Vatsikopoulos。
   Feature on allegations surrounding labour camps in China 
  中国劳教所专题
  澳中之间的自由贸易区谈判已经开始,据说这在未来十年内将给澳大利亚经济带来180亿元的增长。但澳洲工会却警告此举将有很大的负面作用。他们说澳洲国内的制造业将无法与廉价的(中国)进口品竞争。有指称说,许多中国产品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劳改营中制造或组装的。一个自我修炼并遭到中国当局镇压的精神运动——法轮功——的追随者们告诉“聚焦亚太”节目说,他们在劳改营里被迫制造出口产品。
  Helen Vatsikopoulos(记者):现在是早上七点,悉尼西区,法轮功学员们正在此进行两小时的打坐和炼功。(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炼功镜头。)
  他们特意选择在中国领事馆和居住区周围炼功。如果他们在中国内的任何地方炼功,他们有可能被立刻抓起来,送进拘留所、劳教所,关押到他们放弃他们的信仰为止。《静水流深》(英文版名Witnessing History)作者曾铮说,这样的事情曾发生在她和其他许多人身上。
  法轮功是中国许多传统的气功锻练的一种,结合了东方的精神信仰,最初于1992年由前政府职员李洪志创立。当局在早期给了他极大的荣誉,法轮功扩散得非常快。(法轮功教功录像带镜头)
  曾铮,《静水流深》作者(译注:曾铮曾被关押在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一年):任何人都可以来学,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们没有任何登记制度。我们也没有任何行政结构。我们只是修炼真善忍,做一个更好的人。
  Helen Vatsikopoulos:它不是政治。
  曾铮:不,不是政治。我们没有任何政治目标。
  Helen Vatsikopoulos:1999年,中国政府将法轮功打为邪教并取缔,虽然其创始人三年前就去了纽约。法轮功有约一亿的追随者,超过了共产党员的数量。
  曾铮于1966年,即文化大革命开始的那年出生。她在北京大学学理科。她在法轮功中发现了她对于人生和宇宙的问题的答案。这让她付出很多。
  她的《静水流深》是第一本曾来自(劳教所)内部的关于她在当局手下的梦魇般的经历的书。读之令人震颤。
  曾铮:我被抓了四次,然后未经审判送到一个劳教所。
坎培拉外交部前的反酷刑展(大纪元)
  Helen Vatsikopoulos:这就是前法轮功被关押者想让世界知道的。他们说已有2164名追随者死于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在澳洲外交部前举行酷刑展镜头)
曾铮在外交部反酷刑展发言(大纪元)
  曾铮(在澳洲外交部酷刑展发言镜头):我被电棍电得晕过去。我被警察强迫帮助他们“转化”我的功友。任何有一点点良知尚存的人都不能做这样的事情。但如果我不做,他们就不释放我……
  Helen Vatsikopoulos:曾铮说北京女子劳教所里95%的被关押者都是法轮功学员。 
  
  他们还被强迫每周工作七天,从早上五点半到第二天早上一、两点。如果要赶急活,他们甚至不能睡觉。
  曾铮:我们被强迫织毛衣。我想强调的是,我们在劳教所内所织的毛衣都是用以出口的,因为它们的尺码都很大,显然不是给亚洲人穿的。
   Helen Vatsikopoulos:那么澳大利亚的人也有可能穿着你在劳教所时所织的毛衣罗? 
  
  曾铮:是的。我们也为大型跨国公司,比如雀巢公司制作产品。我们做兔子,那种填充起来的软玩具。每只兔子需要至少10个小时,30多个步骤才能完成。劳教所得到的报酬才每只6澳分左右。而我们是分文无获。
  Helen Vatsikopoulos:雀巢的瑞士总部承认2001年曾向北京的一个玩具工厂订购11万只玩具兔。 
  
  雀巢澳洲公司告诉我们,它不能找到能确认这些指称的证据,它从司法部得到保证,这种事情不曾发生过。雀巢公司从那以后已联系其在中国的代理商和供应商,要求“没有公司的同意,不能将合同再转包出去。”
  中国制造了全世界70%的玩具,每年的出口额超过75亿美元。它也制造了全世界大部份的圣诞用品,每年类似祈祷念珠或圣诞灯这样产品的出口额达10亿。前被关押者章翠英曾制作这种产品。
章翠英摄于悉尼反酷刑展(大纪元)
  章翠英,法轮功学员(译注:章翠英曾被关押在中国监狱8个月):圣诞灯的灯泡很小。我们每天必须做几千个灯泡。有时做得太多了,手都流血了。
  李迎,法轮功学员(译注:李迎曾被关押在上海青松劳教所两年):你知道那些圣诞灯吗,就是那些红的、绿的、蓝的,花花绿绿、看起来很漂亮的那种。但那气味太难闻了,光线太刺眼了,以至于我看不清东西,整天都头痛。
   Helen Vatsikopoulos:苏联管它们叫古拉格,中国叫劳改。劳动教养是一种镇压任何异见的方法。人权组织说现在中国有约1100个劳改营,关押了680万罪犯或政治犯。 
  
  劳改基金会吴宏达:中国劳改营是利润产生中心。但中国政府文件说是他们提供税收了优惠,才使中央政府受惠。他们也试图掩盖监狱产品和警察的薪资。他们还管这叫“特种企业”。这些(劳改)产品不仅是供应国内市场的,同时也出口到国际市场。
  Helen Vatsikopoulos:吴宏达在劳改营呆了19年,他现在把(劳改基金会)当作了终身的工作,对无偿劳动的了解非常深刻。他说中国当局把(劳改营中的)产品组装与合法的劳动结合在一起,以逃过国际公约对于强制劳动的禁令。
  在过去三年,堪培拉中国大使馆前的法轮功学员被禁止使用横幅。澳大利亚是民主国家中唯一这样做的。外交部长亚力山大唐纳每月签署禁止(法轮功)横幅的文件,原因是这样会损害(中国)大使馆的尊严。法轮功追随者们说,政府是为了不激怒中国才限制自己国家公民的权利的。
  曾铮:外面的世界相信中国已经变了,中国的人权状况已经改善了。 人人都急于与中国做生意。他们不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不知道有那么多人在劳教所里被折磨、被谋杀……

购买《静水流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