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5, 2016

《静水流深》(3) 序


静水流深台湾高雄发布会(大纪元资料图片)
谨以此书献给 走向未来纪元的人们

《静水流深》(3) 序


张清溪:用真相来克服我们内心的软弱

  
   社会科学发明很多理论、模型,使用各种统计推论、估计方法,甚至牵扯到复杂的数学演绎,来研究人的行为。它们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发现真相。可是,很奇怪,有些真相摆在眼前,有人就是不相信,或假装没看见。问题是,真相不会因此而消失,而且,终有一天它会影响到你我。
   简单地说,这本书就是一本揭露真相的书。揭露什么真相呢?揭露当今世界上那个被无理夸大、令人迷惑、充满陷阱、色厉内荏的中国的真相──它迫害法轮功的真相!真相又是什么呢?有位朋友无限感慨地说:“直到看到曾铮女士的书稿,才知道人间炼狱的面貌,知道人持守信念的试炼,以及环绕与法轮功相关传闻的真相。”就是这些了。
   作者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她在这本书从得法前的迷茫,写到得法的喜悦,以及更重要的,中共镇压法轮功以后,她只为了说出一句真心话,就饱受残酷折磨的过程,同时也见证了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苦难。感叹的是,在中共全面控制媒体、布下弥天大谎栽赃造谣之下,这个沉冤目前还未能昭雪。
   人必须知道真相。漠视真相,就会纵容邪恶、姑息养奸。现在有这样的机会把中国内部的真相揭露出来了,就让我们面对真相,来克服我们内心的软弱。当真相大白之际,光明就在眼前。
          
  (本文作者为台湾大学经济系教授 台湾法轮功协会会长)
  
徐沛:在泪水中净化心灵

  
  
   女人是水做的,这是贾宝玉的观点,从初识“红楼梦”起,我对此的体会便与日俱增。
   林黛玉不是我之所爱,但我却和她一样爱流泪。黛玉从见到宝玉起就总因他落泪是为了偿还前生当绛珠草时从宝玉,这位昔日的神锳侍者那儿所得的灌溉之情。而我流泪的因缘至今不明。小时候,一有机会我就嚎啕大哭。上初中后,哭声震天的时候少了,默默落泪的时候则越来越多,一场电影,一本书,一句话,一只鸟,都可能让我潸然泪下。   
  
   泪如泉涌则是在目睹六四的血腥画面之时。自此我的创作源泉除了泪水外还加上了鲜血。十四年下来,我流了不少泪,也写了不少字。
  
   读曾铮的《静水流深——一名法轮功学员的生命见证》时,我的泪水更是止不住的流。如果六四时的眼泪平息了我心中的怒火,那么曾铮则让我在泪水中净化了自己的心灵!
  
   曾铮和我有很多共同点。我们都是在毛泽东发动“文革”的那年呱呱坠地的四川妹子,我猜测我们的前生可能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被打死的“右派”,总之,我们都曾是求知欲强,好奇心大的“三好学生”,我们都曾听“党”的话,鹦鹉学舌,把孔圣人当大草包深揭猛批。好在我们都是中共六四血腥镇压请愿学生的目击者,曾铮当时就读北大,我则正因为留学德国,才得以了解六四真相。否则,或许我至今还象生活在大陆的老百姓一样被蒙在鼓里,以为“党又为民除了害”。
  
   如果说六四前我们都是中共愚民的话,那这以后我们都开始觉醒,我开始反共尊孔信佛求道,并踏上了德国诗坛。曾铮虽是共产党员,但也不再相信中共的鬼话。曾铮攻下的是北大的理科硕士,我则是文科博士,但我们并不知足,仍在求索人生的真谛,并最终成了法轮功修炼者。也因此流亡澳洲的她和流亡德国的我在互联网上走到了一起。我们同性,同龄,同乡,同修。现在又成了同行。
   曾铮用自己的血泪写出的不仅仅是她亲身经历的迫害。她提供的是一份惊天地泣鬼神的历史见证。中共对“真善忍”的修炼人的残酷迫害让我一再联想到希特勒对犹太人实行的种族灭绝,其惨无人道可谓超过了我这个诗人的想象力。我的泪眼看着曾铮,这位柔和温顺的白领丽人没有在暴力和淫威中倒下去,因为她象我一样自信,信神,坚信“真善忍”是佛法大道。
  
   我2002年才在德国开始修炼法轮佛法,而曾铮则经历了佛法以气功形式在大陆的兴起和发展,以及被中共打成邪教后受到的迫害。但我和曾铮的心愿相同,就是希望读者能够通过我们的心得体会了解法轮功与中国传统文化密不可分。曾铮通过修炼法轮功治愈了不治之症,我则满足了追随李白等古诗人的求道心。法轮功是千载难逢的佛法大道,我们真心希望读者愿用心去体悟它的神奇,象我们一样身康体健,神清气爽。
  
   (本文作者为德国文学博士 流亡诗人作家)

购买《静水流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