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5, 2016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8)-瑞士篇






从《时代报》出来,因为时间离晚上的放映会还早,Carole和她先生说要带我们步行参观一下日内瓦。这里应该是一个很大的车站。我发现在欧洲许多城市,把自行车作为交通工具的人很多。一是环保吧,二来很多时候骑自行车也确实比开车或坐公交方便。



日内瓦也有这样的商店。



市区内的一个教堂。


教堂内的玻璃壁画    




因为不是周日,教堂里没有人,静悄悄的。



瑞士果然是手表之国,大街上手表专卖店很多。




匆匆路人的影子,映在手表店的玻璃橱窗上。




日内瓦湖上的白朗峰桥,桥上挂着各种旗帜。


天鹅也是这里的一大景观。



都说天鹅是对爱情忠贞的象征。它们果然是成双成对的。



热闹的市区,也有如自然保护区一样的野生动物,这真是令人感慨。



时间接近中午,水面的反光很强,其实挺不好照的。但天鹅的优雅依然可以一览无余。


再来一张湖面的大景。



除了天鹅外,也有其它水禽。这个是野鸭吗?



市区建筑



市区一景


据Carole和她先生介绍,这是老城区,很多地方都必须步行,专门带我们来看。
我发现欧洲人对于保存历史有着近乎偏执的热情。2007年一位朋友带我参观丹麦皇宫时,给我讲的一件事情我还一直记得。他说皇宫外广场上的青石方砖,因多年被马的铁蹄踏过,慢慢的出现了许多坑凹的地方,影响观瞻,于是对此进行了修复,找些材料把坑填平再重新修整,让广场看起来焕然一新。
谁知道,填平了没多久,有不少人强烈反对,说还是喜欢原来的青石砖坑凹不平的“自然”状态,因为那就是这个广场的历史。
于是他们又付了比填平广场更多的力气,将崭新的广场恢复成原来的模样,把新填上的材料统统又挖走。自此后广场就一直那样“旧”着,这才有品味和历史。
请大家注意照片中我脚上的那双靴子,那是Carole借给我的。早晨临出门时,他们就说,今天有很多路要走,天又刚下了雪,穿高跟鞋会很冷,也会太辛苦,所以找了双很容易走路的靴子给我穿,Carole的先生二话不说,就把我的高跟鞋装在他的背包里替我背着,说到出席活动前再让我换上高跟鞋。
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尤其是一个刚刚才认识一天的“陌生”男士替我背鞋。于他,这好象很正常、很自然,于我,既意外,又颇有些不好意思,还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温暖。那一瞬间的种种感动,就此永远留在我心底。



《自由中国》的制作人黄升建在用手机拍照。我发现他跟我一样喜欢拍照,于是也拍了他一张。


这位就是Carole的先生。他的背包里有我的高跟鞋。他是前苏联人,但在苏联倒台之前就背弃了共产主义,趁出国的机会“叛逃”了,离在了瑞士。现在在联合国工作。由于对共产主义邪恶的深刻认识和切身体会,他非常愿意帮助推广《自由中国》这部电影,默默的做了很多事情。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