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8, 2016

【图片游记】芬兰:北极圈中的国度及女儿对母亲的国际营救-《自由中国》欧洲行(17)




3月19日,我们开启了此次欧洲行中另一个“疯狂”的行程。本来那天是没有安排的,但后来芬兰的国际大赦组织和《自由中国》义工听说我们有一天空闲之后,临时增加了一场放映会,所以我们必须在一天之内赶到芬兰,做完放映会再折回来,参加第二天在伦敦大学政治经济学院(LSE)的放映会。那天为了赶最早班飞机,早上三点多就起床了啊。中间好像在德国法兰克福还转了一下机,晕晕乎乎就于中午时分到了芬兰——这个地处欧洲最北,已到了北极圈的国度。当地一名很帅的小伙子来接我们,拉着我们直奔活动地点。这张图片,像这个系列中的许许多多图片一样,也是在汽车里往外照的。


汽车窗外的芬兰街景。第一次来,看到什么都新鲜啊。


这房子让我觉得有点俄罗斯的风格。


街上到处都能看见积雪,真不愧是北极圈啊。


途经一个港口。


车窗外的大游轮。


游轮。


游轮正在启航?


这有点童话的意味了。


处处是雪。


处处是雪。


匆匆。


因为离晚上的放映会还有一点时间,芬兰的帅小伙带我们到一个冰封的湖上参观一下“北极风光”。


这是我在照相,影子印在湖面上。


我的“到此一游”照。湖面上风很大,头发就凌乱了。


湖边的建筑。


雪中的世界。


当晚的放映会,由新唐人电视台芬兰记者站和芬兰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联合举办。这是会后的回答观众问题环节。

放映会后,芬兰的法轮功学员金昭环和金昭宇姐妹(左二及左三)也被请上台。她们的母亲陈真萍女士因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在中国,两姐妹一直在呼吁营救她,大赦国际也在全球范围内发起了营救活动。
那天晚上的活动非常感人。当我听到年龄尚糼的金昭宇讲到她放学回家,亲眼看到妈妈被抓走的经历时,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那么幼小的生命和心灵,也跟这个国家和民族一起承受着沉重的苦难。
我从没参加过这样的活动:我需要帮忙把两姐妹的中文翻译成英文,再由一名芬兰小伙子把我的英文翻译成芬兰文给在场观众;反之,观众问话时,也需要先由那名芬兰小伙子把问话翻译成英文,我再从英文翻成中文给两姐妹听,然后她们再回答。
虽然很麻烦,但没有人不耐烦。大家都被听到、看到的一切深深打动。
作为法轮功学员,我们一直被教导要“做而不求”。当时非常努力的做着一切,没有想过要求怎么样的结果。
令人欣慰的是,两年以后的2015年,陈真萍真的被营救出来了!新唐人电视台还把这个动人的故事做成了一个很精彩的电视片:漫漫团圆路



放映会结束后,我和金昭环和金昭宇两姐妹的合影。

附:大纪元及新唐人关于此次放映会的报道:



《自由中国》芬兰上映 陈真萍营救案引关注
【大纪元2013年03月26日讯】 (大纪元记者时晓萍芬兰报导)2013年3月19日,新唐人电视台芬兰记者站和芬兰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联合举办了《自由中国》在首都赫尔辛基的大型放映式,有近百名社会各界观众到场观看。除邀请了制片人和主人公和大家见面,大赦国际还现场采访了该组织立案追踪的受迫害案例中国法轮功学员陈真萍的两个已逃离中国,定居在芬兰的女儿。
53分钟的影片展现了中国的人权现状及法轮功信仰团体遭受的残酷迫害的冰山一角。看完影片后,许多观众陷入思索之中。很多人对中共的劳教制度和活摘器官罪行感到震惊,纷纷询问如何帮助受难的法轮功群体。黑诺宁夫医生在签名反迫害之后对记者说,作为医生她要在芬兰采取措施帮助制止活摘器官罪恶:“太可怕了,这么多受害人,活摘器官令我震惊。我认为必须立刻制止,太可怕了,我想人们有办法制止它,但是我们必须先让人们知道,传播这个资讯,这点很重要。我想我将努力在芬兰为制止活摘器官做些事情。”
华人观众唐夫感叹这部片子不仅是针对中国人,是对世界每一个人的良心的呼唤:“这个片子给我感觉非常生动、深刻,震撼灵魂!真实地揭露了中共的暴政,这部记录片可以说是一个全人类的共同产品,代表了人类的对真对善的追求、渴求和希望,我相信这部影片的对像不光是对中国人,是针对所有的全世界的人们呼吁一种正义感,一种良心的召唤,一种灵魂深处的震撼,这是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善良的正义的人都会接受这部影片,从而引发的思索。”
影片放映后,大赦国际官员杜嘉宁女士向观众介绍了陈真萍营救案例的情况并采访了陈的女儿金昭环,她呼吁观众帮助陈真萍,几乎所有的现场观众都响应了她的呼吁,在营救信上签了名。
大陆法轮功学员陈真萍经历了影片主人翁同样的酷刑、洗脑和奴役的折磨,目前仍然被关押在河南省女子监狱中,据知情人透露,陈真萍现在已经无法站立,眼睛看不清东西,监狱方每天要给她洗脑至后半夜二三点钟,不让她睡觉并恐吓她,不准说出她的遭遇,对外要说没有遭受过迫害。陈真萍的案例已经引起全球很多政府的关注,最近,新西兰外交部长已经向中国外交部提交关注陈真萍现状的政府间的正式文件。
作为几年未见到妈妈的小女儿,金昭环对电影中的故事感同身受:“我看电影的时候非常想念我的母亲,我看到结尾主人翁和自己的家人团聚,我非常期待有那么一天我和姐姐也会与妈妈团聚。”
影片主人翁曾铮(Jeniffer)莅临现场和观众见面,她对观众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当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最终曝光后,全世界人民震惊,发誓“NEVER AGAIN ”即永远不让这事再重演。可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同样的群体灭绝罪正在中国上演,并且已经持续了近十四年。她说:“过去的历史我们已经不能改变,但是我们正在创造今天的历史的过程中。妈妈被迫害的两姐妹就住在芬兰,这件事情已经不再是很遥远的和我们无关的事情,而是在我们身边的事情,我们如何来创造历史?”她对记者说,她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希望了解这场迫害的真相,当把一个生命在中共邪恶的迫害下所遭受的摧残和所经历的内心的真实痛苦、挣扎和怎么样走出来的过程以艺术的语言给重现出来,那种真实的力量,那种震撼力确实是很强的,人有善良的一面,他善良的一面通过这部电影被唤醒之后,自然就问我们能做什么,我们能帮助什么。”
制片人KeanWang说,《自由中国》将于今年六月在全球公映,他希望更多人能够在网上推广这部电影。多一个人知道真相,陈真萍和广大法轮功受难同胞就会早一天和家人团聚,中国人也将更早一天迎来自由。
(责任编辑:林彬)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