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7, 2016

紐約夜色-The Enchanting Charm of New York''s Night

猜猜這是哪兒?是紐約麥迪遜廣場花園,這裏經常舉行各種大型比賽和重要活動。不知今晚有何大事,場外亮起了不一樣的彩燈。
下次您若來紐約,請一定要在入夜以後出門走走。夜幕之下,白天的喧囂和雜亂會褪去,迷人的華燈,會營造出一種不真實的美麗和魅力。不管喜不喜歡,它是紐約獨有的。

Guess what is this? It''s Madison Square Garden in New York. Many important events are often held here. Don''t know what is happening tonight though.
Next time when you visit New York, make sure you go out in the night, when all the ugliness and noises in the day time are buried in the darkness, and when some kind of enchanting charm emerges with unrealistic beauty. Like it ornot, it''s unique to the Big Apple.
2016年12月27日

Thursday, December 22, 2016

《致命中国》作者掌白宫贸委会 中美会爆发贸易战吗?

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2012年在新唐人演播室接受專訪(新唐人視頻截圖)



12月21日,美国总统当选人川普特朗普)又抛出一个“重磅”:任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教授、《致命中国》作者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执掌新成立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并在新闻公告中表示, “我多年前读过一本彼得所著关于美国贸易问题的书。他清晰的论点及全面的研究令我折服。”


川普所说的这本书,就是《致命中国》
纳瓦罗的任命立即引发各界强烈关注,大陆官媒也开始说,要读懂川普的对华政策,必须要先看纳瓦罗的书。
有意思的是,四年多以前新唐人电视台报导《致命中国》这部纪录片在纽约上映的消息时,用了这样的标题:《“致命中国”影响美国大选?观众乐观 》,似乎已经“预见”到了今天这种结果。
说是“预言”,其实有点夸张。四年多前,还是奥巴马与罗姆尼的总统之争,但这个报导确实忠实地呈现了《致命中国》这部纪录片的主要内容和观点,以及如纳瓦罗这一类的美国人对美国制造业之死的担忧和反省。
新唐人报导的最后引述了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的话:“所以这部影片有力量能够改变美国对华政策的轨道。”
也许四年多以前,没有多少人会太拿这句话当真,四年后的今天,它却变成了现实。 如果说新唐人有什么“先见之明”的话,就来自于它捕捉到了当时并没有太多人留意的事实,以及敢于报导一些“非主流”的话题、敢于揭露一些别人不敢揭露的真相的勇气。
四年多前,我与许多纽约观众一起,在电影院观看了《致命中国》这部影片。印象很深的是影片对中共残害本国人民的毫不留情的尖锐批评,对于世界任由中共坐大后的潜在威胁的深刻思考,以及对中美贸易逆差给美国制造业带来的“疮痍满目”惨状的触目惊心的展现。影片拍摄了许多因停工后成为废墟的工厂,也采访了许多因工厂迁往中国而失去工作的美国蓝领工人。
如果美国制造业的现状果真如影片中所展现的那样,我们也许就不难理解这次大选中,为何有那么多“愤怒的”美国人投票给川普了。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川普每到一处,动辄就有上万或数万热情的民众自愿去为他站台了。
据说纳瓦罗的任命让许多人担心:中美之间,是否会爆发贸易战?
能否爆发贸易战,笔者在此不敢妄下定论。许多时候,人们看问题,都是“屁股决定大脑”的。站在美国人的立场,正如川普所说,为什么我们的产品进入中国要被征高税,而中国的产品进入美国却不用交税?而站在中国人的立场,特别是长年看中共官媒报导的中国人的立场,可能会觉得这回美国要对中国如何如何了……
结合著近几天人们对曹德旺等中国企业家到美国开设工厂的诸多议论,笔者想说,与其担心贸易战,倒不如真正深刻的反省一下:失去“世界加工厂”地位之后,中国要拿什么与世界竞争?
笔者在中国大陆时,曾在第一批获得证监会证券投资咨询顾问资格的清华紫光投资顾问公司任职两年,接触过大量的上市公司、准上市公司,以及许多中小型民营企业。
对于许多想上市的公司来讲,他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跑证监会,在北京“培养”各种关系,以便能拿到上市的“通行证”;对于许多想开办企业的私营企业家来说,仅办理营业执照一件事,就不知要踢破多少门槛,送出多少红包,陪上多少笑脸,才能把各种印章盖齐并开业。
而在企业运行过程中,需要打点的各种关系,更不知有多少,就连一个戴着红袖章的街道老太太,都有可能给你开张卫生罚单。一名税务官员曾在接受企业招待、酒饱饭足之余私下说:“在税务干半年,枪毙都不冤。”也就是说,做个税务官员,能够搜刮到的钱财,实在是太多了,枪毙都不冤。
相反,在海外,游戏规则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只要认识字,读懂了规则,按章按事,开车不闯红灯,如实申报所得并按规定交税,其它就没什么 好担心的了,没有什么潜规则、暗成本,或不可预知的“关系成本”,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各类企业,日子都可以过得非常舒心。
2001年,笔者初到澳洲时,接触到一位文革中因“上山下乡”政策而未能上大学、基本连半句英文都不懂的华人。她以旅游签证到澳洲后, 寄居于亲戚家中,没有正式的身份或社会地位,也不可能从澳洲拿到什么好处。但不久后她却发誓: 自己这一生算是没有机会了,但穷尽有生之年,不惜一切代价,也一定要让下一代移民澳洲!
笔者当时曾好奇的问:“你为何要下这么大决心呢?”
她说:“因为在澳洲,人是被当作人对待的。”
这句话很朴实、很实在,不是什么大道理,却让我非常震撼。我不知她经历或观察到了什么,而得出这样的结论。我知道的是,她回中国后,把自己的房子卖了,逼着成绩并不怎么好的女儿拚命学英文,用卖房子的钱把女儿送到澳洲留学,并用全副心思琢磨澳洲的留学和移民政策,研究学什么专业能最快拿到 身份,然后又逼着女儿学她自己并不喜欢的护理专业。
不管女儿为此哭了多少次鼻子,但她们最终真的成功了。十几年后的今天,女儿已经成了一名澳洲公民,并用自己工作挣来的钱为父母办了快速父母移民签证,还在墨尔本一个很不错的区买了一套很像样的房子,连姥 爷都接过来住了。如果用钱来衡量,当初卖一套房子的“投资”,也早就以 不知多少倍的比例赚回来了。
也许这个故事离“贸易战”有点远了,但其实道理是一样的。为什么许多华人不惜一切代价要移民海外呢?为什么许多大陆人要到美国来疯狂购物呢?中国如果也拥有一个让人不惜一切都想移民去的环境,也能生产出让人愿意疯狂抢购的产品,还怕什么贸易战吗?#
2016年12月22日

附新唐人2012年8月27日报导:


Thursday, December 15, 2016

中國異議作家張林與他女兒張安妮的故事


I am thrilled to learn that Chinese writer Zhang Lin’s daughter Anni Zhang was rescued from China 3 years ago; and will be performing at Carnegie Hall this coming Sunday!
今天很高興的得知,中國異議作家張林的女兒張安妮已於三年前被營救來美,由一對善良的美國夫婦領養。她將於本週日(12月18日)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演奏鋼琴!
http://www.womensrightswithoutfrontiers.org/…/anni-zhang-l…/
Zhang Lin is only one of the many writers in China who have been severely persecuted for their thougths and writings.
張林只是中國無數因言獲罪的作家之一。
And here are a few articles (in Chinese) I wrote more than 10 years ago trying to raise awareness of his arrest. It is a shame that to this day he is still NOT free and not allowed to come to New York to watch his dear daughter playing. We have to continue the fighting.
以下是我十多年前在張林再度失去自由後寫的幾篇文章。可嘆的是,十幾年後的今天,張林仍然沒有自由,拿不到護照,不能到美國來觀看女兒的演奏。我們還得努力。
致张林之妻方草
http://zhengzeng.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
再致张林之妻方草-兼论免于恐惧的生活
http://zhengzeng.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
读张林“判决书”三致方草
http://zhengzeng.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
我的绝食声明
http://www.epochtimes.com/gb/6/2/16/n1225583.htm

Friday, November 25, 2016

評《我不是潘金蓮》

《我不是潘金蓮》電影海報

這些天看到消息,說由馮小剛執導、范冰冰主演的新片《我不是潘金蓮》在大陸大熱,上映三天票房即破了兩億;「隨大流」看完這部片子後,又忍不住想說上兩句。
這部電影的故事情節非常簡單,就是由范冰冰飾演的村婦李雪蓮,懷了二胎後,爲躲避被計劃生育,提出與丈夫假離婚,以便保住這個孩子。誰知丈夫卻假戲真做,很快就與別的女人好上了。認死理的李雪蓮咽不下這口氣,找到一個在法院工作的遠房親戚要把這個理評評清楚。誰知法院根據「人證物證」判決離婚是有效的。於是李雪蓮便開始層層上告,一直告到北京人大代表會上,十年中「不小心」告倒一大票官員,但她的問題不但沒有解決,還又被扣上一頂「潘金蓮」的帽子。要伸的冤越來越多,促使她年年去告,官員們則年年防她去告。故事基本上就圍繞著上訪與截訪在展開。
很多人說,這是一部荒誕戲,因爲告狀的理由很荒誕(她自己提出的假離婚),故事的結局也很荒誕:李雪蓮丈夫的突然死亡,使她的狀再也告不下去,她因此失去了生活的動力,居然就去自殺……
然而,我卻想說,這不是一部荒誕戲,而是一部現實得不能再現實的現實劇。影片的表現手法,除了採用了獨出心裁的圓形畫面外,其他的,可說是非常逼真地在表現著現實:故事展開的節奏,鏡頭拍攝的手法,人物的服裝與表演,都相當接近真實,沒有任何譁衆取寵的手法,甚至連被稱爲衝擊力最強的特寫鏡頭都很少用,大部分時候是紀實感很強的中景鏡頭,讓你覺得電影中的一切,與現實生活中的完全一致。
還有人說,這部電影是范冰冰「一個女人與二十八個男人的對決」。的確,影片中的女性角色,基本上就只有李雪蓮一人。她在層層上訪的過程中,遇到的全是各種級別的男性共產黨官員。
這些男性官員,雖說有二十多人,可看完影片之後,你會覺得分不出他們誰是誰;你會覺得,這不是一個女人與二十八個男人的對決,而是民與官的對決,人與權力機器的對決,人性與黨性的對決。
爲什麼這麼說呢?影片中,你會看到,李雪蓮不管怎麼卑微,可她是個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情感的正常人。她在層層上訪的過程中,甚至在決定不上訪的過程中,雖然竭盡全力想要向各級官員表明心聲,可那羣黨官,似乎完全聽不懂人話,解不了人情,所以每一次的交流,每一次的溝通,都以失敗告終,因爲雙方本來就是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
在李雪蓮的世界裏,她不過就是要討一個說法,要讓丈夫承認當初的離婚是假的,要讓世界知道她不是潘金蓮;而在那羣黨官的世界裏,李雪蓮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麻煩,一個問題,一個會影響到他們的仕途、影響到「社會和諧」和「文明城市」評定的「瘋婆子」……
從來沒有人試圖去理解她的內心,黨官們也不可能理解她的內心。於是種種的荒誕,就在來自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必須發生交集時發生了……
可以說,影片的人物塑造相當成功。除了范冰冰的表演可圈可點外,那二十八個「老幹部」則是像一個模子裏倒出來的,清一色的面目可憎,清一色的可嘆可悲。那個最高級別的、連個名字都沒有的中央「首長」出來講話時,我一恍惚間,以爲自己看到了周永康:他的服裝、作派、氣質、髮型、整個人的感覺,甚至長相,都非常像落馬後一頭白髮出庭受審的周永康……
出國時間長了,天天見到的都是正常社會、自由世界中各種各樣的正常人,忽然在電影裏看到這麼多「黨性十足」、面目可憎的黨官時,真有點像看「西洋景」一樣不真實,覺得那些黨官們與我們所應該擁有的世界和社會是那樣的格格不入。
然而,中國社會現在就是被這樣的大大小小面目可憎聽不懂人話的黨官充斥著,那麼在那樣的地方,能不天天上演荒誕劇嗎?
其實,現實要比電影更加荒誕。99年底,中共鎮壓法輪功數月之後,筆者回四川老家探親,就聽到這樣一個真實的故事。
當時,爲防堵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爲法輪功喊冤,黨員幹部們都被下了死任務,防堵上訪承包到人。結果,一個四川綿陽郊區的村長之類的幹部,爲防本村的一名法輪功學員去上訪,逼著這名學員住到自己家,與村長同吃同睡同進出,以便二十四小時全天候監視,睡覺時還要用一根繩子將兩人死死拴在一起,以防這名法輪功學員趁村長熟睡時跑掉……
另一個防堵上訪的招數是:要求旅客在登上開往北京的長途汽車或火車之前,從放在地上的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先生的畫像上踩過去,拒絕踩的就被認定是法輪功學員,就要抓起來。
還有的警察,會在很多人等車時往人羣裏扔石頭,然後觀察誰罵人誰不罵人。罵人的,尤其是罵髒話的,警察就會放心的放他上車,因爲他肯定不是法輪功學員。不罵人的,不肯說髒話的,警察就不會放他過去……
200235日,長春發生了法輪功學員在八個有線頻道插播法輪功真相節目的壯舉,四、五十分鐘之長的真相節目戳穿了中共的彌天大謊,撕破中共的重重黑幕。一時間,長春市風聲鶴唳,不止是人,連電線杆都被承包了,二十四小時有人看守,以免再發生類似的「電視上訪」事件。
筆者2000年初在北京還曾碰到一名年輕的女法輪功學員,她剛剛從吉林四平精神病院出來。她說,是她父母主動送她去的,因爲有人跟她父母說,如果她留在家裏,就會被抓走,不如送到精神病院去躲一躲,總比抓起來強。父母信以爲真,就送她去了。
結果,到了精神病院後,一切就由不得她了。這名女孩子被逼吃了很多破壞神經的藥物,吃到最後,人都傻掉了,不但什麼都記不住,有時上完廁所,連衣褲都沒整理好就出來了……
後來父母看她被折磨成這樣,後悔的不行,才又千言百計弄她出來……
這些,都是發生在現實中國的真實荒誕劇,而且十幾年來一直在發生。
當然,更加荒誕的是將那些「上訪者」關起來,當作活體器官庫,然後在有人需要移植器官時從這個活體器官庫中尋找血型合適的,再活體取器官賣大價錢。活取器官的過程和行爲,自然就成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按需殺人」。據估計,每年這樣被殺的,就有六到十萬;十幾年累積下來,就是上百萬的數量級……
沒人敢相信的荒誕劇就這樣天天上演著,只是,這樣的荒誕,在今天的中國大陸,還不敢有人去表現。
不管怎麼說,馮小剛能拍出《我不是潘金蓮》這樣的影片來,還是值得稱道的。這部片子跟之前姜文的《讓子彈飛》和《一步之遙》一樣,都是有良心的藝術家們,在荒誕的現實中,在有限的範圍內,用他們可以運用的方式和語言,做了一點他們覺得應該做的事情。
說書的人說了他們故事,聽書的人聽到了什麼,那就是見仁見智了。


Tuesday, September 6, 2016

My Quarterly Pass for Temple of Heaven Park in Beijing-And My Happy and Painful Memories-我的天壇公園季度票以及一段幸福而痛苦的記憶

Before the crackdown on Falun Gong, I had been going to the south gate practice site at the Temple of Heaven Park in Beijing to do Falun Gong exercises, everyday from 6:00 am to 8:am. So this was my quarterly pass for the Temple of Heaven Park in Beijing. At that time, there were quite a few one Falun Gong practice sites in the Temple of Heaven Park alone. It seems that at every gate (the park has at least four gates facing four directions.) there was at lease on practice site. It was very easy to gather thousands of people to do group Falun Gong exercises then. How I miss those wonderful days, when we could peacefully and diligently do our daily exercises! Everybody was so happy! Life became so wonderful! We did it everyday no matter what, when the temperature was as low as -15 degree Celsius, or when the wind was as strong as a typhoon.
在鎮壓法輪功之前,我每天去北京天壇公園南門煉功點煉功,早上6點公園一開門就開始煉,一直煉到8點,然後再去上班。那時天壇公園內有不止一個法輪功煉功點,印象中每個門附近都有。集體大煉功時,很容易就聚焦到數千人。今天翻出這張公園門票,讓我真是懷念那段幸福的時光。每天早上我們平和而刻苦的煉功,無論是冷到零下15度,還是在五、六級的大風中,我們都一天不落,天天堅持。身心的受益,只有自己深知。所以才能天天堅持。
Please note the date of the pass: July 1999 to September 1999. As soon as the crackdown started on July 20, 1999, it was impossible to practice in the park any more. Actually on July 20, 1999, I was detained in Shijingshan Sports Stadium with thousands of other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for a whole day. So this pass became useless to me ever since. Shall I ask for a refund?
請大家注意這門票上的日期:1999年7月至9月。事實上,1999年7月20日迫害一發生,就再也不可能去公園煉功了。7月20日那天,我與數千名法輪功學員一起,被關押在北京石景山體育館內整整一天,從此失去了在公園集體煉功的環境。這張季票,也相當於是廢掉了。不知可否要求退款?
How wonderful life would have been without the persecution! The benefits Falun Gong could have brought to the people, to the nation and to the whole world would be beyond imagination. What a pity that the CCP had to start this most vicious persecution! How many lives have we lost or will lose because of this persecution? The number is terribly huge. So let’s work harder to stop this evil persecution!
如果迫害沒有發生,會有多少更多的人從法輪功中受益!那將是民族和世界的多大的福分?中共發動的這場人類歷史上最邪惡、最慘烈的迫害,已經和即將造成多大的生命的損失?數字是驚人而可怕的。所以我們必須加倍努力,讓這場迫害儘早結束!

Sunday, September 4, 2016

我的北大游泳證-My Peking University Swimming Pool Pass

Once upon a time, you needed a “certificate”, or a permit, or a “special ticket” to buy virally everything in China, such as meat, sugar, flour, rice, cooking oil, cloth fabric, etc. Today I saw this “ticket” for the swimming pool in Peking University. As it is so old, I guess we can treat it as a historical relic now. That’s why I posted it here. The hand written number “36/417” on the card could have been a secret in my university days; but it wouldn’t matter now, so I could “generously” reveal it today: It means that I lived at Room 417, No. 36 Student Dormitory Building. In those days you couldn’t tell just anybody where you lived; otherwise you could bring troubles to yourself. 
曾幾何時,中國是個什麼都要票、都要證的年代。北大游泳池的游泳票,您見過嗎?哈哈,長這樣哈。我幾乎把它忘了,今天看到,也覺得挺好玩的,曬出來給大夥瞧瞧哈。
游泳票上寫著的「36/417」是什麼意思?在學生年代,這就是密祕,不能說的。現在說說就無妨了,是我的宿舍號,我當時住北大36樓417房間。當時我們門口有副對聯,橫批是「芳草萋萋」,其他的忘了。

My High School Student ID-我的高中學生證

My high school student ID card. The card says I was 16 years old then. The jacket I wore was my father's workwear. The material was very much like today's jean, very tough. I somehow liked to look like someone who belonged to "working class". I guess it was because it was very important to belong to the right class of the society in those days. Intellectuals were not trusted by the Party,and could be regarded as dangerous.
曬曬高中學生證。俺16歲的時候。身上的外衣是那個年代的工作服(我父親的),很老土,但很結實耐用,有點像現在的牛仔服。也許,在潛意識中,我想看起來能像一個「勞動人民」。知識分子在那個年代還可能被當作是危險人物。

Thursday, August 25, 2016

Can New York MTA Hire A Human Chinese Translator? 吐槽紐約地鐵的中文翻譯

I saw this MTA message on the subway today. As a native Chinese speaker, I naturally read the Chinese first. And its title virtually says "Nobody Wants to Encounter Unnecessary Sexual Conduct During Commute." I couldn't help thinking, "Is there any 'necessary’ sexual conduct during the commute?” It doesn’t make any sense to me at all.
今天坐地鐵看見一個官方的宣傳告示,作爲華人,本能的就先看中文。當看到「任何人都不希望在通勤途中遇到不必要的性行爲」這個大標題時,不自覺的就想:「難道通勤途中還有『必要的』性行爲嗎?」誰有這個……雅興?
I hurriedly checked the English. It says, “Unwanted Sexual Conduct shouldn’t be part of anyone’s commute.” This does make sense, right?
I seriously doubt that MTA has been using a machine to do the Chinese translation. I hope they can hire a human translator instead so that poor Chinese speakers like me won’t get confused and puzzled any more in the future. 
於是趕快去看英文。原來人家說的是「Unwanted Sexual Conduct」。直接翻譯成「性騷擾」不就完了嗎?我懷疑他們是用機器的翻譯的。作爲一名熱愛中文的地鐵乘客,在此向紐約地鐵當局表示強烈抗議!
親愛的朋友,您遇到過類似的說不通的中文翻譯嗎?如果有,一起來吐槽吧,直到他們改正爲止!

Monday, August 22, 2016

New York, My Strange and Lovely New York-紐約,奇怪而又奇妙紐約!

After finishing long working hours, I took a night subway to home. New York is really a strange and unique place. It is hot, crowded, sometimes nasty, with rats running everywhere. However, when you live in this city, you will also feel its vitality , liveliness and efficiency, you will love that something in the air, and you will feel that you own this city and are really loving it.
早上八點到公司,晚上十點半離開,這是跟我乘坐同一部地鐵同家的人們。
紐約真是個奇怪又奇妙的地方。它又熱,又擠,又吵,又髒,弄不好還看見老鼠四下亂竄。
然而,當你真正生活在這個城市,你會感到它的活力,它的生機,它的效率……你會愛上它似乎存在於空氣中的某種東西。然後你會覺得你擁有這個城市,而真的是愛上了它。

Thursday, June 23, 2016

Human rights campaigner illuminates dentention in China

  • Wangaratta Chronicle

  • SHARING HER STORY: Galen College year 11 students Amelia Walton and Meg Amery with human rights campaigner Jennifer Zeng. PHOTO: Mal Webster
    HUMAN rights campaigner Jennifer Zeng offered her firsthand experience of detention in a Chinese forced labour camp when she met with senior Galen College students this week.
    Jennifer, who visited Wangaratta to attend Sunday’s screening of award-winning documentary ‘Free China: The Courage to Believe’, in which she features, stayed on to speak to year 11 students on Monday.
    Sentenced to detention in China for her spiritual beliefs as part of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whic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aw as a threat, Jennifer now works to highlight injustice.
    She addressed many human rights issues during her presentation, focusing on common humanity and the rights of all people to spiritual freedom.
    Year 11 student Meg Amery said Jennifer’s presentation was eye-opening.
    “I previously didn’t know anything about the issues that Chinese people face,” she said.
    “Jennifer’s story was very touching.
    “It was amazing that she was able to escape from forced labour and torture.
    “It’s also very brave of her that she has written about her experience and shared it with so many people.”
    Galen College teacher Tim Ellis said Jennifer shared some very important values through her story.
    “We can often be unaware of the plight of others, but it’s experiences shared by people like Jennifer that highlight our connectedness as human beings,” he said.
    “I’m personally in awe of Jennifer’s courage and compassion, given everything she has been through.
    “She is one of the most profoundly courageous people I’ve ever had the opportunity to know; a true inspiration.”

    Imagine of the report on the paper:



    Wednesday, June 22, 2016

    《自由中国》澳洲旺加拉塔放映会 观众震惊落泪


    【大纪元2016年06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冰清采访报道)2016年6月19下午,由新唐人电视台和美国导演迈克•波曼(Michael Perlman)联合制作的纪录片《自由中国—信仰的勇气》,成功在澳洲维多利亚州的旺加拉塔市(Wangaratta)举行放映,女主角曾铮出席了放映会。

    《自由中国》自2012年4月入选第17届美国棕榈滩国际电影节后,多次荣获多项国际影展大奖及好莱坞影视传媒音乐大奖。此前这部影片在墨尔本多次放映,观众深受感动。这次受旺加拉塔市民邀请,曾铮女士带着《自由中国》来到了这一维州北部城市,与观众见面交流,观众震惊热议。

    2016年6月19日,《自由中国》影片在澳洲维州旺加拉塔市举行放映,女主角曾铮出席了放映会。(Lucy / 大纪元)

    《自由中国》讲述了美裔华商李祥春博士和前中共党员曾铮女士由于修炼法轮功而惨遭中共迫害的亲身遭遇。观众们观看后无不为影片中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而震惊,放映结束后观众们纷纷向曾铮女士提问、与她交流,并表示中国的人权状况令人震惊。他们认为,这场迫害应该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国际人权组织应该站出来制止。一位观众说:“中国地域广阔,与很多国家有经贸往来,致使很多国家对中国的人权迫害问题闭口不言。我们应该传播真相,呼吁更多的人了解,并采取行动制止这场侵犯人权的暴行。”

    每个人都需要更有勇气


    2016年6月19日,Tim Ellis先生(左)成功邀请到《自由中国》前往澳洲维州旺加拉塔市放映。(Lucy / 大纪元)

    影片开映前,本次放映会的邀请人,旺加拉塔市的一位教授商业课程与道德规范的老师Tim Ellis说,自己几年来一直在关注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情况,希望有更多的澳洲人知道这件事。
    Tim曾在墨尔本看过一次《自由中国》,深受感动,因此他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这部影片,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于是几经周折最终邀请到《自由中国》前往旺加拉塔放映。他说:“在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更有勇气。当人们听了曾铮的故事,可以有所领悟,思考自己应该成为一个怎样的人。这部影片让我非常感动,人最美丽的样子就是富于勇气,有勇气的人是如此幸运和动人。”Tim说,人们应该告诉身边的朋友这场残酷的迫害,向澳洲国会反映,老师也可以在学校给学生们播放这部影片。“我们应该善良、有勇气,去做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事,今天的放映会让我觉得很荣幸。”Tim由衷地说道。

    德国夫妇:我们深知共产党的所作所为

    影片主人公的经历深深震撼了来自德国的商人夫妇Reinhard Reupert和Erika Reupert,他们纷纷落泪。影片结束后,Reinhard先生感慨道:“很多人不知道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度是多么幸运。我和我太太曾在德共体制下生活,我们深知共产党为统治政权的所作所为。为了追寻自由生活,我们逃离东德,来到了澳大利亚。如今欧洲人民已携手解体了共产党,我希望中国也能早日迎来这一天!”
    Reupert夫妇对中共历史也有所了解,他们读过反映毛泽东执政时期中国状况的书籍:“我们了解共产党。他们进行恐怖专政,迫害所有对他们有异议的群众是他们得以维持政权的唯一方法。”Reupert太太还说,自己理解曾铮为了得到一个好的工作曾加入过共产党,因为自己的父亲也曾为了有一份好工作而不得不加入纳粹。“这太糟了,” Reupert太太说,“中共的残酷行为让我想到了东德。我们很遗憾我们的朋友今天没来看这部电影,我希望他们都能来看。”
    历史教师:希望为制止迫害尽我们所能退休的历史教师Frank McFarlane在观看电影之前并不知道中国发生的人权迫害。他说:“这场迫害令人难以想像。整部影片的放映我都聚精会神,不想错过一分一秒。”影片放映后Frank购买了曾铮女士出版的《静水流深》一书,并说曾铮的经历让他想到苏联曾经发生的事情。他说:“曾铮坚持信仰值得钦佩。希望更多人了解她的经历,伸出援手,为制止这场迫害尽我们所能。我向所有人推荐《自由中国》这部影片。”
    责任编辑:李欣然

    Tuesday, June 21, 2016

    Human Rights campaigner to visit Galen

    published at
    http://www.galen.vic.edu.au/2016/06/17/5078/

    Human Rights campaigner to visit Galen


    FreeChinaGalen is most privileged and fortunate to have Jennifer Zeng, author and Human Rights campaigner at the College on Sunday June 19th at 2.30pm and Monday June 20th.
    Jennifer is author of Witnessing History: On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 which details her youth and membership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her subsequent arrest and imprisonment for following her Falun Gong spiritual practice.
    Jennifer details her persecution and torture and her subsequent escape to Australia.
    Sunday June 19th features the award winning documentary ‘The Courage to Believe’ about Jennifer Zeng and also Dr Charles Lee, an American citizen who was also imprisoned in a labor camp. Following the documentary, Jennifer will talk of her experiences followed by refreshments and a book signing.
    This is a wonderful opportunity as Jennifer now works most of the year in television in the USA as part of her fight for Human Rights and only comes back here periodically. As the program does detail serious human rights abuses, parental discretion is advised but in most cases should be suitable for young people (mainly 15 years and over) and adults.

    Monday, June 13, 2016

    感悟神韻(之五):感悟神韻聲樂

    2007年,第一次在澳大利亞布里斯本聽到神韻歌唱家姜敏的演唱時,心中忍不住「哎呀」一聲驚叫:「原來人聲可以一美至此!」
    那是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的一刻。從此以後,就愛上了神韻的聲樂。
    筆者以為,如果把神韻演出比作一個璀璨的皇冠的話,神韻歌曲,就是皇冠上最耀眼的明珠,真真正正為整臺演出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神韻的主旨,神韻的精神內涵,神韻對於人心靈的震撼和啟迪,神韻想通過演出告訴觀眾的……都在神韻歌曲中充分的體現了出來。
    現在神韻網站上,有數首神韻歌曲的歌詞。如果哪位觀眾有心,能夠把歷年的神韻節目冊攢齊,透過一年年、一首首的歌詞,他(她)一定會看到,歌詞當中,蘊含了多麼洪大的主題,多麼深刻而高深的天機,以及多麼殷切而又慈悲的心意……
    美國聖地亞哥哲學博士胡禮君2016年第一次觀看神韻後,激動的流下了眼淚,連聲驚呼:「朝聞道,夕死可矣!」
    他說,他在此之前潛心研究西方哲學和神學十四年都沒有找到的答案,在神韻歌詞中全都找到了:「神韻是人類文明的巔峯之作!是人類文明今後能夠走出衝突、走出物質文明的根本出路。」
    他還說,神韻歌詞「非常好的描述出人類的希望」,「我希望神韻能夠像光一樣,火花一樣,能夠帶給今天這個世界一種神聖的文明,一種神聖的文化,能夠讓這個世界的人的靈魂甦醒。」
    是的,神韻的歌曲,神韻的整臺晚會,不僅揭示了宇宙、人類、生命的來源和意義等諸多奧秘,也為人們指明了未來的道路、方向和希望。
    寓意深刻的神韻歌曲,讓觀衆領悟人生真諦,心境變得平和向上、充滿希望。觀衆禮讚:「神韻歌曲振奮人心,能讓人從精神靈性上思考問題,……是人類思想境界的最高導師。」
    神韻歌曲不僅歌詞寓意深刻、打動人心,在演唱技法上、藝術承傳上,也是對人類的一大貢獻,她將已經失傳的正宗傳統美聲唱法重新呈現在舞臺。
    今年三月,筆者又一次有幸見到隨神韻到洛杉磯演出的關貴敏。他有著「中國歌王」、「高音之王」、「長音之王」的美譽,一首《那就是我》最後十一秒的長音紀錄,至今無人打破。他將西洋發聲與民族唱法融為一體的獨特演唱風格、他寬廣醇厚的音色,令許多在幾十年前聽過他演唱的觀衆到今天還記憶猶新。
    也許很難想像,幾十年前就紅透中國半天邊的歌王,依然是那樣質樸、實在。他絕口不提過往的輝煌,反而喜不自勝的告訴筆者,他從師於神韻藝術總監,學到了目前只有神韻藝術團才掌握的、已經失傳的正宗傳統美聲唱法。這種唱法的發聲位置不同於現在社會上流傳的。以這種唱法演唱,即使再唱多少年,也不會像有些唱法那樣會在幾年中就將人的嗓子毀掉。
    是的,從「歌王」又變回「學生」、掌握了新的演唱方法、已七十二歲高齡的關貴敏的歌聲,依然是那樣年輕、那樣穿雲裂石、充滿磁力,高音絲毫不亞於當年,而更加醇厚優美、駕輕就熟。
    神韻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也曾揭示:「當今世界上的美聲唱法逐漸走入了沒落,一百多年前的意大利歌劇唱法是真正傳統的、古典的美聲唱法,但是隨著社會潮流的變遷,傳統文化、藝術的逐漸失落,一百年後的今天,那種正宗的、傳統的歌劇唱法已經遺失了。我在學校學習的也是現代的美聲唱法,而當我來到神韻的時候,我才認識到我過去的發聲位置是不對的。我們的藝術總監是真正掌握了失傳的傳統美聲唱法的大師,他把最傳統的、正確的、最原始的那種歌劇唱法親自傳授給我們,使我們可以把它重新帶回到舞臺上,與觀眾分享這種失落的藝術。回首我的藝術生涯,這一點是讓我覺得最最幸運的,也讓我每每滿懷感恩的心,竭盡全力把這份珍貴的賜予捧給觀眾。很多觀眾一聽到我們的歌聲,就覺得與他們平時聽過的美聲唱法演唱很不同,但又知道這個是好的、對的唱法。」
    許多觀衆都稱讚,神韻歌唱家的聲音像是來自天堂的天籟之音。也許,這真的就是天籟之音——這信息、這能量、這技法、這背後的內涵,還有神韻藝術指導和藝術家們所傾注的一切……都有著更加高遠的來歷。正如耿皓藍所說:「我想大多數的觀眾都能從更高的層面理解我們的音樂——他們對我們傳達的信息心生共鳴。這個信息是關於人生的意義,回天的希望,真相,良知和覺悟。」

    Thursday, June 9, 2016

    感悟神韻(之四):感悟神韻音樂

    西方和東方音樂體系,都是神傳給人的藝術。特別是西方音樂體系,在文藝復興之後,發展成了一個輝煌完整的藝術體系,無論是從音樂理論、配器與樂器的使用,還是對樂器性能的掌握來看,它都是一個完整、龐大、複雜,而難度很大的系統。
       
    中國的音樂與其文化一樣,有著幾千年的歷史,非常注重表現意境,表現內在情緒,有特有的古老中國音樂的曲調韻味、民族特性,和幾千年積累下來的豐富的人生情懷。
       
    然而,由於缺乏系統的整理、學術體系及綜合音樂系統,中國音樂未能形成像西方音樂那樣的龐大而完整的藝術體系,也不太注重音樂配器和合成。
       
    將中西方音樂融合的努力,以前也有人嘗試過。不過,在筆者看來,神韻是這個領域的唯一。
       
    事實上,2012年神韻交響樂團首次在卡內基音樂廳震撼亮相時,美國音樂評論人威廉·劉就驚呼:「這一天是世界音樂歷史性的日子,是世界音樂史上革命性的時刻,創下了文藝復興後音樂史上的新輝煌,世界音樂的版圖從此將發生改變。」
       
    是的,西方音樂雖然有過輝煌,但自貝多芬、李斯特等大師之後,已經有近二百年不再有新的突破、新的世界級大師出現了。
       
    神韻在音樂創作和演奏上,則完全走出了一條嶄新而輝煌的路。與神韻的其他方方面面一樣,神韻的音樂,配合著她宏大的主旨,成爲了神韻藝術體系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同時又完全能自成一體。
       
    威廉·劉還說:「神韻交響樂團成功地在西方音樂中注入了東方的個性、天人合一等元素,把東方樂器的二胡、笛子、琵琶等與西方樂器組合在一起,將傳統西方音樂推向了新的境界。……從音樂曲目到演奏,都創造出前所未有的奇蹟。」
       
    是的,音樂界人士應該爲神韻的出現而歡呼雀躍,因爲她讓許多人感到又回到了一百年前歐洲交響樂團的鼎盛時期。然而,神韻絕不是簡簡單單的再現西方音樂曾經有過的輝煌,而是開創出了全新的音樂時代,將東西方音樂都帶入了新的輝煌。
       
    神韻網站介紹說:「在神韻音樂裏,中國音樂的精神與韻味和西方交響樂團的精準、力度得到了完美的結合。 神韻樂團以完整的西方管弦樂隊的弦樂、木管及銅管樂器為基礎,並以二胡、琵琶及中國打擊樂等古老東方樂器為領奏,創造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樂章。」
       
    在筆者看來,神韻完美的結合了東西方兩大音樂體系的優勢、精髓和特點,以中華五千年文明藝術和獨特風格作底蘊,嫻熟運用西方音樂的技法,再加上西方交響樂的恢宏寬廣和整體合奏效果,讓極富表現力、極具東方韻味的中國古老音樂旋律,在宏大的西方管弦樂的基奠和烘托下展開,既爲西方音樂注入了新的靈魂,譜寫了新的篇章,又讓中國古老音樂在世界舞臺上大放異彩,在洪大的西方音樂海洋上,展現出東方音樂「王者歸來」的氣韻和風範。兩者的溶合是如此的完美、如此的天衣無縫,成就了渾然天成的「神韻音樂」。
       
    與此同時,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奏,又完全保留了東方音樂的生動、和諧、美妙、婉約和細膩的特點,獨具個性,同時兼具西方音樂的輝煌。
       
    在神韻音樂中,既有表現「創世」這樣的大題材的恢宏篇章,也有表現藏族男子在世界屋脊歡快歌舞的流暢而富有張力的二胡和大提琴二重奏;既有描繪宮廷深院中的年輕仕女們的端庒秀麗的悠掦流暢的二胡旋律,也有表現正義戰勝邪惡,善愛與慈悲化解仇恨後,天國諸神與人間萬衆共慶宇宙走過磨難、堅貞的信仰與神的意願最終勝利的磅礡交響詩篇……每一首樂曲都撼動人心,每一個音符都沁人心脾。
       
    令許多專業人士驚豔和稱道的是,神韻樂團場場都是從頭至尾的現場演奏,且與臺上的舞蹈配合的天衣無縫。許多人甚至不敢相信,生活在電子時代和電子樂器氾濫年代的人們,還能擁有這樣的全程聽真人大型樂團現場演奏傳統的、真正的樂器的「奢華」和享受。
       
    這就是神韻的標準,這就是神韻的水準。
       
    然而,神韻的標準和水準還不僅於此。
       
    在介紹神韻音樂時,神韻主持人經常說:「古人說,『樂』在先,『藥』在後」,並強調德音雅樂對人身心健康的重要性和幫助。
       
    的確,音樂能夠打動人心,能夠使人身心受益,不僅僅是因爲它表面的旋律優美,同時更在於它的內涵,在於作曲者和演奏者的品德、品質、內心世界和內在修爲。
       
    神韻網站上介紹二胡這種古老中國樂器的文字中,有這樣一段話:
       
    「然而當二胡演奏家掌握了這些之後,還並不能演奏出動人心魄的樂曲,孔子曾說:『樂而不淫,哀而不傷。』這也是中國古樂所提倡的精神內涵,真正的二胡大家,在演奏音樂的同時,也能夠從喜悅與悲傷的情緒中超脫出來,用寧靜的內心去平和地演繹人生的激盪。正如神韻樂團的二胡演奏家戚曉春所說:『其實,真正能打動人的並不是純熟的技術,技術大家都有,但是到了一定的層次以後,那真正能打動他們的,還是背後的內涵。……因為我們在心上面的要求比較高。越寧靜、越純淨的時候,神就會展現她的力量。』」
       
    也許,這才是神韻音樂的真正奧祕。在如意運用人類巔峰時代的音樂藝術和音樂成果的同時,又爲她注入了更多的精神內涵和更大的能量,因而坐在神韻劇場中的觀衆,才會感到如聽仙樂般的感動和美妙,同時全身心都能得到淨化和洗滌,內心充滿了幸福和喜悅,似乎整個人生從此都有了新的希望。
       
    所以,有觀衆說:「看完神韻,感到自己就像鳳凰涅槃一樣,得到了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