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4, 2015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4)-瑞典


这是Carole给我安排的房间。不好意思,床上扔的东西,地上打开的箱子,都是我的。本来人家的房间很整齐的。 Carole的家应该是典型的欧洲建筑吧。基本是木质结构,内部的装修也以木头为主。我非常喜欢这种到处都是木头的房屋,所以忍不住拍照留念。


3月14日一大早,我们离开了Carole家,去赶早场的放映会。因为实在挤不出时间,就把放映会安排到早上八点了,在著名的科技园区。那么早的放映会,居然还是来了不少人,而且都是非常主流的,有一名女士看完后激动的拥抱我,并说我应该得诺贝尔和平奖。这令我非常感动。
这是Carole家门。汽车上还堆着头天晚上从丹麦带回来的雪。




迎着初升的太阳,沿着大雪铺就的道路,Carole又带着我们出发了。



我转过身去往后看,透过后车窗上的雪花,银装素裹的世界果然美丽。



车窗外的世界


晨曦中的教堂




朝阳升起。



瑞典隆德的清晨


瑞典隆德的清晨


农舍


晨曦·农舍


隆德的清晨


隆德的清晨


放映会结束,Carole立刻载我们去机场,去赶当天晚上在瑞士的一场放映会。我不知是否是隆德没有机场,总之那天我们是又开车到丹麦去坐的飞机,所以再次经过厄勒海峡大桥。时间紧得一点点空都没有。我们到了机场后是一路拼命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才勉强在机舱关闭之前赶到。


这是在穿越厄勒海峡大桥的海底隧道。请注意,前排的黄升建已经累得睡着了,歪着脑袋倒在那里,我看着好玩,偷拍下来的。
在那次旅行中,我发现黄升建有一个特别大的本事,可以随时随地利用空闲时间打盹休息。哪怕只有一分钟,他也能睡上一觉,醒过来后立刻精神抖擞。
最过分的一次,是在法国马赛。那天放映会结束后已凌晨一点,一个电台主持人把自己的工作台(带上所有的录音设备)搬到电影院,采访我和黄升建。轮到我说话时,黄先生居然也坐在椅子上睡了一觉。一边接受采访一边还能睡觉的,大家见过没有?——不过那次实在是太累了。
对了,这名电台主持人同时也有一个制作公司。马赛的《自由中国》义工为了记录我和黄升建在马赛的活动历程,特意雇了这个制作公司来跟拍我们。刚开始他们并不知道我们来此的目的,我们做点什么都赶快来拍,连去小店买块糕点也拍下来,他们以为是请他们拍旅游风光片呢。
等他们看完在马赛的第一场《自由中国》后,才明白我们是来做什么的。那位主持人当即决定,第二天的放映会后要给我和黄升建预录一期节目,留到六四前夕在他的电台放。
因为知道我们的行程太紧,不可能有时间去他的电台录音,他就愣是把整个工作台搬到电影院去,用了至少一个小时才把各种设备安好、调好。完成采访后,已经凌晨两、三点了吧,他还得至少再花一个小时才能把设备再折下、装起来。电影院的工作人员也一直心甘情愿的陪着他,到凌晨四点多才下班。
他们都说,自己是被《自由中国》打动了,因此心甘情愿这么做。这也让我们非常、非常感动。


去往瑞士的飞机。我记得那天上飞机后,我和黄升建都拿着菜单兴奋的挑好了自己想吃的东西,准备等服务员来了就点。因为头一天和那天早上几乎都没怎么吃东西,所以第一次会看着飞机上的菜单兴奋。
结束呢?选好以后,我们俩人都立刻睡死过去,连飞机起飞都不知道,更别说服务员到底有没有来了。等我们从睡死状态中“苏醒”过来时,飞机已经落地,我们已到了瑞士。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