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5, 2015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瑞典篇


20133月,受欧洲多个国家的邀请,我和《自由中国》的制片人黄升建到欧洲参加了多场《自由中国》放映会,有在欧洲议会的,有在瑞典国会的,还有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Birkbeck, University Of London)学术研讨会中的放映及讨论会。

三个星期的时间内,我们跑了七个国家,出席了16场放映会,最「疯狂」的一天,是清晨坐火车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赶到500公里以外的隆德市(Lund,从那里驱车跨海开到一个多小时以外的丹麦首哥本哈根,参加完一个活动再开回隆德,做完一场放映会并回答观众问题后,再「飞驰」哥本哈根参加另一场放映会,完了再「飞奔」隆德市——我们当晚的住宿地

给我们开车是一名瑞典西人女士,为了赶时间,她把车开得如赛车一般疯狂,吓得我每每闭眼不敢看。一打听,敢情她父亲真是个开赛车的,所以从小已经习惯了!

也亏了是她,要不然那样的行程,换了我这样「面司机」来开,恐怕真是赶不过来。

就在这样「疯狂」的忙碌之中,我居然也「忙中偷拍」,攒了不少照片,只是一直没有时间整理。到现在才总算发表出来,作为对那次行程的一个纪念吧,也特别想感谢一路上帮助我们的各国大法弟子、《自由中国》义工和各界热心人士,包括许多政界要员和学术界人士。

那次欧洲行,最早的邀请方是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一名教授邀请我们参加他主办的学术研讨会社会中的受害者(The Victim in Society。作为中共残酷迫害的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可说是当今人数最多的社会中的受害者」。这名教授在此之前看过《自由中国》电影,对这部电影评价很高,所以当他主办这个学术会议时,就想到了要邀请我们。

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将伦敦选为此次欧洲之行的基地,从那里「分散式」的去往其它各国。三个星期之内,我们先后四次出入伦敦,搞得最后一次入境时,海关官员有些狐疑的问:你们这是什么旅游方式?」当时还真有点担心他不让我们再入境了。

没办法,要把那么多城市的放映时间都错开、按平,各国主办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所以我们只能这样四处游走

以上是「概论」了,下面就展开各个城市的「图片游」吧。

******************************************************************************

39日晚,我们从纽约飞抵伦敦,11日一早就飞放映会的第一站——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了。


坐火车去伦敦机场的路上,偶见一景,觉得可爱,顺手拍了一张。



伦敦的火车跟纽约的地铁很不一样,没有纽约地铁那么拥挤,设施也新很多。天天坐车上班的通勤族们,可以悠闲的闭眼睡觉。


这张是已经到了瑞典了。从机场驶往斯德哥尔摩的路上,坐在汽车里往外拍的。此图片游记」中的很多照片,都是透过汽车玻璃很外拍的,所以经常有玻璃上反射出的影子,叠在窗外的景色上,有时会形成一种特别的效果。没有时间专门去旅游」,又想留下图片时,就只能这样了。


在纽约市里,很少能见到这样大片干净的雪景了。



斯德哥尔摩天黑得很早,所以我们虽然是下午一点多到的,但拍出来的照片,已经有黄昏时分的感觉了。



3月12日,瑞典安排了两场放映会,第一场在瑞典国会,下午一点,第二场在晚上,是由一个名叫Global Reporting的全球性非政府组织主办的。两名接待我们的《自由中国》义工非常热心,一大早就来载我们进城,以便我们有时间观光一下。这张就是车子驶入市区时拍的。车一路开过,处处是这种看起来很有欧洲风味的建筑。整个感觉上,欧洲确实比美国要有文化一些,或者说,更有历史感一些。



天很蓝,气温很低,房子看起来都有点古城堡的感觉。


                                 天很蓝,气温很低,房子看起来都有点古城堡的感觉。

天很蓝,气温很低,房子看起来都有点古城堡的感觉。

这里的阳台都戴了太阳帽,是为了防雪防雨?(玻璃反光,建筑上叠着坐在汽车前排的黄升建的头,看出来了吗?)

这里的阳台都是戴了太阳帽,想来是为了防雪防雨?

车匆匆驶过,不同的建筑,我都想留下它们的倩影。


车匆匆驶过,不同的建筑,我都想留下它们的倩影。


这是瑞典首府斯德哥尔摩市中心Cirkus大剧院,神韵艺术团曾经在这里演出。开车的司机跟我们一样是神韵铁杆粉丝,所以特意拉我们来此「神往」一下神韵在此演出的盛况。


Cirkus大剧院,其实我们一分钟也没有停留,匆匆驶过那里之后,两位义工将我们带到瓦萨沉船博物馆,说这是值得参观的古迹。这个楼是博物馆对面的。对于一切用真材实料的砖或石头砌起来的房子,我都有说不出的喜爱,因此也给它照上一张。


瑞典《自由中国》义工Peter Ebertz(左)、《自由中国》制片人黄升建(中)和我(右)的合影。


这就是著名的瓦萨沉船博物馆的外观了。博物馆里陈列着一艘1628年沉没的战舰,名叫瓦萨号(Vasamuseet,Vasa Museum


这就是瓦萨号,它拥有64门大炮,不幸的是首航时只走了不到一海里就浸水沉没了,直到几百年后的1961年,它才被几近完整的打捞上来,并陈列在博物馆中。不过世事也难料,如果它按部就班的完成它的使命,那说不定早就在退役之后悄无声息的离开这个世界,不可能在今天还在供人们参观。据说,它是瑞典最受游客欢迎的展品之一,这个博物馆也成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历年来游客最多的博物馆之一。


另一角度。

 

仰拍。


船身细节。


这是照当年的瓦萨号打造的模型。



船头正面,很豪华吧?




橱窗中陈列着供出售的瓦萨号模型,游客们可买回去摆在家中或送人。


这个想必就是当年瓦萨号上的大炮的样子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