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9, 2015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7)-瑞士篇



3月15日,在Carole家睡了一觉醒来,惊见窗外已是大雪满山!


这与头一天阳光下的景致,已完全两样,却有着另一种的美丽。


太阳还未完全升起,山庄中一派静谧。


这张是从阳台上照的。


窗外的世界



朝阳初升

对面的人家


Carole家门口的小径及大树。



今天的行程是到日内瓦做放映会。背上包,在朝阳中出发(照片中的小人儿是《自由中国》的制片人黄升建)。


迎着太阳上路。




车窗上的雪化成了水滴,是不是也很有趣?


远山白雪皑皑。


远山白雪皑皑。



我不清楚Carole家在什么地方,坐人家的车,从来就是稀里糊涂的。总是昌大约开了一个小时,到达日内瓦。这是汽车驶过著名的联合国万国宫前的万国旗。以前只在电视或网上看过,这是第一次看“实景”。
据说在日内瓦找停车位超难,停车也超贵,所以那天我们把车停在了联合国附近——Carole的先生工作的地方。他对那里的地形很熟,知道哪里能停车。我记不得是否他有免费的停车位了。
停好车以后,我们才步行开始那天的第一个行程。


第一项行程是去拜会瑞士法語主流媒體《時代報》(Le Temps)的记者Frederic Koller,这是在去往《时代报》的路上照的。我跟Frederic Koller是2002年认识的,已有十多年的“交情”了。
2002年时,Frederic Koller还在北京,是《時代報》的驻京记者,他在看到《悉尼晨锋报》关于我在被关押于北京女子劳教所期间曾被强迫为雀巢公司制作玩具的报道时(http://www.falunau.org/reports/smhjennifer.asp),出于一名记者的职业敏感性,再加之雀巢公司总部在瑞士,他决定要跟踪此事,于是通过《悉尼晨锋报》联系到已逃到澳洲的我,在我进行非常详细的采访和“盘问”,并到实地调查后,他写出了一篇当时影响较大的报道《玩具(TOYS)》(报道请见:http://www.epochtimes.com/gb/2/12/31/n261247.htm(中文),或http://zhengzeng.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39602(英文)),进一步揭露劳教所的奴役迫害。
我之所以用“盘问”二字,是惊讶与佩服于Frederic Koller的调查精神,他问问题非常尖锐、详细,为了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甚至不得不将当时制作玩具兔的生产过程和工艺步骤详细的画成图给他。
有意思的是,当他写这篇报道时,曾多方联系承接雀巢公司公司玩具兔订单的北京咪奇公司并要求采访,咪奇公司都不回应。他的报道发表约一年后,却突然接到咪奇公司的电话,要求他去采访,并说他的《玩具(TOYS)》这篇报道发表后,咪奇公司的订单减少了60-70%,这篇报道已严重影响到他们的效益,因此想主动请求他去采访,希望他在了解“实情”后能够写一篇“纠正”报道,挽回上一篇报道的影响。
Frederic Koller真的就去了,参观了他们的工厂,拍了一些工厂内工人、领导和产品的照片,并发给我,问我有无在劳教所见过照片中的这些人,以及我们当时做的兔子是不是跟照片中的一样。
我一看,的确是一模一样的。后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表的调查报告《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劳教所被强制生产奴工产品的调查报告 (一)》(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3528)中的咪奇公司大门的标牌照片,和玩具兔照片,就是Frederic Koller当时照下来发给我的,不然我哪里会有?
有意思的是,经过这次实地参观,虽然咪奇公司费尽一切力量想证明给Frederic Koller看:玩具兔是他们在厂内自己生产的,不是劳教所做的,Frederic Koller却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结论。
为什么呢?因为一年多以前我就告诉他,我猜想分包这个订单给我们的工厂,一定离劳教所不远,因为前来给我们送材料并将成品拉走的一名妇女,每次都是骑着三辆车来的。骑三辆车显然不能走太远。
Frederic Koller写那篇报道时,虽然多方打听、调查,但并没有得到咪奇公司的确切地址。
这次参观完咪奇公司后,Frederic Koller写信告诉我:原来咪奇公司距北京女子劳教所只有500米!
也因此,Frederic Koller更加深信我说的话。咪奇公司虽然演示给Frederic Koller看了玩具兔在他们厂内生产的过程,却不能证明11万只兔子全部都是在那里做的。
我不知Frederic Koller还了解到其它情况没有,总之最后的结果是:他参观完咪奇公司后,不但没有再写任何“纠正”的报道,反而还写信告诉我,他发现咪奇公司离劳教所只有500米这一事实,同时也帮助我拿到了咪奇公司和玩具免的照片。
当我通过他了解到,咪奇公司的订单少了60-70%时,更加确信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揭露邪恶一定是对的,而且一定会见效的。因此我也非常感谢Frederic Koller这位正义而称职的好记者。



日内瓦街道小景。



初春的日内瓦,花儿已经绽放。


这里看着像个“衙门”,不知是哪里。我对于蓝天白墙的色彩搭配有着说不出的喜爱,因此只管照下来。



这是与Frederic Koller会面之后,在《时代报》门口照的。见面之后,才知道他已经被提升为《时代报》国际新闻部的主任了。这个消息并不令我惊讶,象他这样优秀的记者,理应得到提升。在11年之后,我终于当面向Frederic Koller表达了我的谢意,并送给他一本我的英文自传"Witnessing History: On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 and Falun Gong"。我还继续向他讲述了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特别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以及我们此行的目的。他认真的在笔记本上记下了一切。

(未完待续)











Friday, December 25, 2015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6)-瑞士

(接前篇:http://zhengzeng97.blogspot.com/2015/12/5.html)




这是已经是Vevey镇了。接近黄昏时分,光线分外漂亮。


要放电影的地方离海边很近。于是我们把车停在这里,再步行去扶轮社。夕阳下的海边小径上,两三行人在漫步,很有意境。


终于不再是透过汽车车窗往外拍了。夕阳下可爱的房子,直接“裸露”在镜头里。


夕阳无限好,影子无比长。


静谧的小镇


艳丽的红墙屋。也许在当地只是一个平常的房子,在我这个“外来客”眼里,却是一道风景。


美丽的小镇,处处上镜头。


美丽的小镇,处处上镜头。


光线越来越暗,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


小镇上还有一条可爱的小河。


步行穿越小河。


这是小镇的中心,“繁华地带”了,放映地点就在这附近。


Vevey小镇的中心商业区。


Vevey小镇依山傍海,颇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


最后一抹夕阳,照在小镇不知其名的楼上。


这是已经到了电影放映地点了,这里地势高些,就又见到阳光了。这张是透过窗户往外照的。白墙红瓦的房子们,在夕阳下是那么可爱,像童话世界里一样。


电影放映结束后,我们与扶轮社负责人的合影。他们非常感谢我们将这部电影带给他们。


然后我们步行前往海边停车的地点。夜幕下,小镇商店橱窗中的摆设,吸引我再次举起相机。


其实到了夜间,小镇上已没什么人了,这些商店也都已关门,可是橱窗还是可爱的亮着。是为了给我们这样的“游客”照亮道路吗?


这好像是一个卖装饰品的店。


镜框里的瑞士美女?


这就是当地的“古董一条街”?


夜幕中独自闪亮的灯儿们。


这好像是个古董店,在打折销售哎。


古香古色的家具。


橱窗中的欧洲风情。



商店里的欧洲风情。


这是海边的小花,打着闪光灯照的。到了这里,我们一天的行程就结束了。第二天的任务,是去日内瓦。

(未完待续)